岳飞的《满江红》其实还有一双胞胎兄弟

岳飞的《满江红》相信大家都非常熟悉,“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但是你知道这首《满江红》的题目叫啥吗?它叫“写怀”。另外,岳飞还作有另外一首题为“登黄鹤楼有感”的《满江红》。

它和我们所熟知的《满江红》几乎就是一对双胞胎。

这首词要早于《满江红·写怀》,写于公元1134年岳飞出兵收复襄阳六州驻节鄂州(今湖北武昌)时。公元1133年十月,金国扶植的伪齐皇帝刘豫,率军攻占了南宋的襄阳、唐、邓、随、郢等诸多州府和信阳军,直接威胁到了南宋朝廷对湖南、湖北的统治,为此岳飞上疏奏请收复襄阳六州,随后朝廷应允,命其统军出征。

短短三个月时间,岳飞就迅速收复了襄阳六州。随后他觉得此时应该一鼓作气,直捣中原,收复失地,以免坐失良机,于是便向皇帝上奏请求选派精兵增援,不料遭到拒绝,还将他从江州调到了鄂州,使其离开了主战场。

在鄂州,岳飞登上了黄鹤楼,远眺北方沦陷区时有感而发,于是这首词作就诞生了。

我们接着来一睹该词作的风采: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看下这首词作中的几个关键点,这个弄清楚了,词作的含义我们就好理解了。

万岁山,又叫艮岳,是宋代的著名宫苑,宋徽宗年间所造,消耗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据洪迈《容斋三笔》说:“(万岁)山周十余里,最高一峰九十尺,亭堂楼阁不可殆记。”可见工程量之大。

蓬壶殿,应该是北宋故宫内的蓬莱殿。

膏,这里做被动词用,指滋润了敌人的兵器。锷本意是剑,这里锋锷为泛指兵器。其实也就是说,我们的士兵成了敌人的刀下之鬼。

河洛,指黄河、洛水,泛指全部失去的土地。

骑黄鹤,传说三国时期的费祎在黄鹤矶飞升成仙,后又曾骑着黄鹤返回在这里休息,于是后人就在黄鹤矶建了黄鹤楼以示纪念。当然了,这里的骑黄鹤不是升仙,而是说只要收复了失地,我岳飞绝不居功自傲,只是想回归故里,做一个平凡的百姓,就像范蠡一样。

这些关键点解决之后,这首词作的含义就明了了。

岳飞登上黄鹤楼,眺望北方被金人占领的沦陷区,遥想当年汴京是何等的繁华,现如今却遭金人肆意残踏蹂躏,如此强烈的对比,更是激起了岳飞收复中原的渴望。他渴望高宗能够准许他带领大军横渡长江,直捣黄龙,灭了金国,收复中原。如果真的到了胜利那天,自己还会重游黄鹤楼,然后回归故里,做一安乐的百姓。

那么我们为何说这首词和《满江红·写怀》是双胞胎呢?只要看它们的开头和结尾就知道了,这首词的开头是“遥望中原”,那首词的开头是“抬望眼、仰天长啸”;这首词的结尾是“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那首是“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这是多么的相似。

当然了,说它们是双胞胎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它们都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