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称为曹操第二,为乱世枭雄,斯大林曾暗杀他,死后尸体停放九年才下葬!

“在东北,以张作霖为首的奉系军阀逐渐在吉林、黑龙江两省扩展地盘,它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扶植下,成为直皖之间举足轻重的势力。”

这是人民教育出版社的历史教科书《中国近代现代史》上册第四章第二节《军阀割据下的中国政局》中对张作霖的评价。

反动军阀、封建军阀也是长久以来贴在他身上的标签。

从小土匪到小无名小卒到奉天督军到东北王再到北洋政府陆海军大元帅,他权力最大时,可以说掌控着大半个中国。

的确,在东北三省只要他一跺脚,地都要抖一抖,连日本人也对其敬畏三分。

一些人认为他是被日本扶植而成为“东北王”,又在皇姑屯被关东军炸死,这些与日本错综难明、纠葛不清的恩怨,正是张作霖一直饱受争议的原因之一,也是长久以来学界、民间争论不休的焦点。

痛斥其卖国的有,为其辩护的也不少;有人认为他是日帝的傀儡,也有人认为他是不乏民族气节的野心家。

而张作霖和安徽又有什么关系呢?

张作霖,字雨亭,1875年出生于海城,父亲叫张有财,是当地的一个小商人。

他幼时上过几年私塾,但因家道中落,最后还是辍学回家,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庄稼人。

1889年,张有财在赌场被人残害致死。15岁的张作霖拉着二哥张作孚连夜寻仇,结果误杀了仇家的女佣。

为了逃避官府通缉,张作霖往黑山的方向逃去,边跑边嘟囔:老子逃跑不是怕你,此仇不报非君子,等老子回来收拾你们!

晚清时期的东北,政治腐败,民生凋敝,土匪麻子四处横行。侥幸逃生的张作霖先后做过兽医,入过军营,还参加过甲午战争。

不过无论做什么,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临时工。再后来,为了填饱肚子,他干脆落草为寇了。

五年后,他的队伍发展到近千人的规模,成为一支不容小觑的地方势力。

打家劫舍的绿林好汉,并非武侠小说中写得那般潇洒自在。脑袋系在裤腰带上过日子,张作霖愈发感觉此举并非大计。

陈独秀的养父陈衍庶时任新民府知府,招抚了张作霖,而后收他作为义子。就这样,张作霖与陈独秀也成了义弟兄。

这样张作霖就正式告别了草莽,进入体制,成了像宋江一样的“公务员”。

大清灭亡后,他又紧抱袁世凯的大腿,成为北洋系的一员。

管它北京城头变幻什么样的大王旗,咱东北的老张还是原来的那个老张。

在奉系、皖系不断倒戈的过程中,这只狡猾的“东北虎”坐收了诸多渔翁之利,并最后一家独大,成了北洋政府最后的掌舵者。

作为东北的“土皇帝”,很多人觉得这个大军阀肯定在这片土地上为非作歹,肆意妄为。事实上那个年代在中国叱咤风云的东北,是由他一手扶持打造的。

在东北时期,他实行“整军精武,励精图治”的政策,除了开矿、修铁路,还建立了电站、开设了银行、兴办了学校,张大帅只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就使东北的经济在中国已举足轻重。

他在东北地区建立了最早一批工业,其中军事工业以及重工业占了相当比例。张氏父子在东北建立的工业,侧重于重工业与采掘工业,当时东北地区的铁路、矿山、钢铁工业,也是全国最发达的。

他根据自建自营方针,制定了庞大的铁路修建计划,不顾日本的反对,成立了东三省交通委员会,开始筑建东北铁路网,经过近十年努力,打破了东北铁路长期由外国控制的局面。

而别看张作霖没读过什么书,是个大老粗,却相当重视教育,著名的东北大学以及东北讲武堂就是他创办的。

东北讲武堂先后培养出了吕正操、马本斋等著名军事将领。与云南讲武堂、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以及后来的黄埔军官学校,并列为当时中国的四大军官学校。

1922年春,他下令让奉天省长兼财政厅长王永江筹办东北大学。

王永江不辱使命,一年后,东北大学正式成立,王为首任校长,当年即招生480多人。

台湾著名作家李敖的父亲李鼎彝曾在吉林做过几年中学校长。老爷子回忆说:

每年的孔子诞辰,老帅都会脱下戎装,穿上长袍马褂,赶到治下各个学校给老师们作揖行礼。

“俺老张是大老粗,什么都不懂,教育下一代,就仰仗各位老师了!”

1919年3月,在东北讲武堂的复学典礼上,张作霖用大白话训令包括张学良在内的学员:

“有些事我们知道我们不知道,还有些事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那咋办?学习呗!教的人好好教,学的人好好学!

真他娘的干好了,除了老婆不能给,啥都可以给你们!”

训令完毕,台下掌声雷动。

(电视剧《少帅》中的张作霖)

除了重视教育,张作霖就像曹操那样求贤若渴,重视人才。

他出生草莽又是东北人,说话口无遮拦有时候难免流露粗鄙之语,但是他对倚重的人才如王永江、杨宇霆从来不说一句粗话。

有人告诉胡适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张作霖和杨宇霆为一件事争论起来,张脾气上来了,说了“妈的”两个字。

杨站起来说:“你骂谁?”张立马作揖赔罪,真诚的说:“这是咱的口头话,一个不留心溜出来了,敢是骂谁!”胡适说,“这个故事很美”。

还有一个故事,张作霖最初任命王永江为警务处长,王要求有完全的人事权,不受军人干涉,张一口答应了他。

于是王致力于改革全省的警政,设立高等警官学校,学习日本的警察制度。

那时军人中有一些张作霖早年的绿林兄弟,像冯麟阁、汤玉麟等,都不服气,经常推荐人给王永江,而王却一概不用。

他们便意见很大,常常捣乱。无奈之下,王只好据实告诉张作霖。有一次在“老虎厅”开会议事,老张提出此事,严肃的说,王永江要用心办好警察,大家不许乱荐人。

汤玉麟绰号“大虎”,随老张征战多年,几次救过老张的命。而此人又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纵容部下胡作非为,屡犯军纪,其部下多次被王永江惩处。所以他在席上发言攻击王。

不料老张大怒,当众大骂他。汤也大怒退席,密谋举兵作乱,但老张稳住了汤的主要干将张作相和张景惠,兵变没有发生。

但情况已经很严重,全城戒严,甚至架起了机关枪。王永江辞职避往大连,老张最后又把他请回来了,让他全权做警政改革。

汤玉麟则脱离奉天,重操旧业,干起了土匪的老本行,一年多不归。老张几次派人去请,他总是不肯。

有一天张作霖过生日,唱戏,其中有一出关于关羽和张飞的《古城会》,老张看的潸然泪下。

众人问何故,他说:“人家兄弟失散了还能相会,咱弟兄一去就不回来了!”这话传到汤耳朵里,汤大为感动,就自己跑回来了。

时隔多年,1934年2月11日,胡适听说这个故事,还在日记中喟叹:“老张宁愿自己的老弟兄造反,也不肯减轻他对王永江的信任,这是他最不可及之处。”

“江湖是什么?江湖就是人情世故”。张作霖是江湖里真正的老炮儿,是更大格局的传统中国江湖英雄。

他的兄弟们帮助张作霖奠定了一生事业的基础,张作相更是主动放弃接班的机会,在张作霖死后一心一意辅佐张学良。

而张作霖在不断上位的过程中,也始终倚重兄弟共享富贵,并未如赵匡胤那样杯酒释兵权,更别说像朱元璋那样大开杀戒。

即使是与他构成竞争关系的冯德麟,尽管两人为了争夺东北领袖曾剑拔弩张,但终究没有兵戎相见,张作霖胜出之后,对这位义兄心存愧疚,在冯德麟落难之时全力营救。

脾气火爆的冯德麟失势后常以老大哥的姿态训这位义弟,但张作霖一一忍耐,甚至笑脸相迎,从不争辩,真正做到了热脸贴冷屁股。

冯德麟去世后,一如电视剧中的悲痛,张作霖为他举办了49天的盛大葬礼。

1916年,张作霖被北洋政府委任为“奉天督军兼省长”.接到任命后,张作霖喜忧参半。

喜的是,他在奉天军政大权拥有了合法性;忧的是,他手底下那几个拜把子的兄弟已经盘算着要坐地分赃。

兄弟们还是失望了。掌权后的张作霖,既没有带着大伙儿贪图享乐,也没有大把大把地提拔身边人。

“奉天城刘邦太多了,咱们是要请个项羽了。”分析了当时的情况,他力排众议,“警察署长要在全省范围内找,不能搞小圈子。”

无权无势无背景但拥有一身本领的王永江,就这样被任命为奉天警察署长和财政厅长。

张作霖果然没看错人。不到三年,奉天城治安良好,财政收入猛增。

除了王永江外,张作霖还提拔了杨宇霆、郭松龄等少壮派军官。

两位有留日背景的青年军官对东北军进行了正规化的改编,战斗力大幅增强,最终被成为当时国内首屈一指的劲旅。

正是靠着这支精锐部队,再加上在日俄两国之间的巧妙斡旋,在他任内,东北未曾丧失一寸土地。

“我张作霖没有别的能耐,但替国家守护这点土地,还敢自信”。

如果你仅仅把他当作一个旧式军阀,那就大错特错了。张作霖的胸间,实则藏着强烈的家国情怀:

“我唯一的志向,就是把国家治理好,使其能屹立于世界国家之林。”

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日本之手后,东北沦陷。时人皆称:“大帅在(张作霖),必不至此!

《密勒氏评论报》主编鲍威尔曾当面采访过张作霖,在《我在中国二十五年》一书中评价道,

“他无愧为一个爱国的中国人。张作霖把自己的大半财产用于兴办教育。他年轻时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但他在东北亚地区,跟俄国人和日本人玩弄国际政治这副牌时,却是一个精明的牌手,应付裕如,得心应手,始终保持了东北领土的完整”。

1928年6月4日,张作霖乘坐的火车在开至皇姑屯时,被日军提前埋下的炸药炸翻了,张作霖本人被炸成重伤,送回大帅府后就不治身亡,时年53岁。

没过多久“918”爆发了,在张学良的不抵抗下,东北沦陷了,就连奉天的大帅府也被日本人占领了,可大帅府里张学良的棺椁还没来得及下葬。

好在日本人没有毁尸,而是把张作霖的棺椁转移到了临近的珠林寺,此时距离张作霖去世已经3年了,尸体估计也已经腐烂了,而在珠林寺,这一放就又是6年。

可毕竟老在寺庙里面放着也不是回事,张作霖的许多老部下都希望能让张作霖入土为安,而此时张作霖的8个儿子,无一人过问父亲遗体下葬的事。

按照中国人的习俗,下葬时要由儿子在灵前打幡引路,可是张作霖的8个儿子早已各奔东西,张学良也被软禁了,无奈之下,只好找来了张作霖的侄子为其打幡,时隔9年后才得以入土。

他出身草莽,但是他有那一代草莽英雄的豪壮与义气,不与日人妥协,在皇姑屯火车上被日人埋伏炸死,结束了传奇式的军阀时代,留下东北那么大的局面;

其子张学良继承名号、权势及财富,但是没有智慧和尊严,东北自主强盛的希望也永未实现。

在张作霖身上,几乎有着一切中国传统江湖英雄人物的优缺点,他应对大小事务的行为模式大抵是江湖式的,是真正的老炮儿。

张学良对唐德刚口述历史时说,父亲有雄才,没有大略;蒋介石有大略,没有雄才。

张作霖的雄才就来自江湖,是雄霸江湖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