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钻瓷器活——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人物名片: 陈力平,艺名老山羊,1955年9月29日出生,景德镇手工锔瓷技艺传承人。自幼在景德镇土生土长,对景德镇传统制瓷工艺谙熟于心,师承于北派锔瓷工匠泰斗、宫廷锔瓷传人王振海,技艺精湛。

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说,陶瓷制作“过手七十二,方克成器。”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在景德镇,有一样绝活,与制瓷历史共生千年,北宋的张择端曾将其形象的绘制在《清明上河图》之中,旧时候,由于受到“惜物保福”的朴素情感影响,无论达官显贵还是布衣草民,大都见识过这门技艺的神奇,但今天的年轻人对这项技艺却几乎是鲜有所知。这就是—锔瓷。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锔瓷”是一项传统补瓷工艺,历史超过千年,经过工匠巧手,把破碎的瓷器拼好固定,用金刚钻在破损器物上钻孔,再用锔钉嵌住抓牢,使其恢复原样。这样的工艺古代多是出现在家传之宝或是有纪念性的陶瓷被不慎打破之后,修补过的瓷器滴水不漏,而锔钉在器物上成为装饰,与瓷器融为一体,既能继续使用,又有观赏价值。在西方很多博物馆的瓷器藏品中和一些大家族的收藏品中都能看到“锔瓷”宝物。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1955年出生的陈力平自幼随父亲陈学民在宇宙瓷厂工作生活,对景德镇传统制瓷工艺可以说是谙熟于心。陈力平师承于辽宁抚顺的北派锔瓷工匠泰斗、宫廷锔瓷技艺传人王振海,人称“王老邪”,被誉为中国“锔瓷第一人”,在收藏界和锔瓷派系中大名鼎鼎,被中国中央电视台和其它众多媒体争相报道。王老邪赠其一幅字画,曰:“缝补生命、修复艺术、锔瓷绝技、聚乐生活”,希望陈力平将锔瓷手艺好好传承。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当陈力平(艺名:老山羊)拿到一件破损的瓷器,首先是看,细细端详、反复揣摩,一看器物原本的华美气质,二看器物的损伤程度,三看器物的留存价值,四看该何处钻孔、锔钉又该怎样排列。所以,也可以说,看,是锔瓷过程第一道工序,也是最关键的,实际上是再发现再创造再设计,只有经过这样的琢磨推敲,锔过的瓷器才能起死回生,甚至更具价值。

看过之后,老山羊便要下手拼接,他将破碎成许多块的瓷器拼合起来,然后用细绳缠绕捆扎,将器物各碎片紧紧固定,还要用小锤子轻轻敲击,可谓“软硬兼施”。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复原,且要用力均匀,恰到好处才能严丝合缝,否则锔起来就容易变形和缺陷,功败垂成。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钻孔是锔瓷中最讲究的活计,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说的就是锔瓷中的钻孔。陶瓷是高温硬质器皿,要在陶瓷表面钻出深浅合规、尺寸均匀的小孔,误差以零点零几毫米计算,非要金刚钻不可。金刚钻南方北方造型略有区别,但原理大同小异,都是以皮绳做成弓子形状,左右拉动带动钻杆高速转动,钻石颗粒制成的钻头就可以在瓷器上开出微小的孔洞,小孔沿着裂缝两边排开,用于工匠嵌放锔钉,钻头对瓷器是硬碰硬,这力道拿捏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并且,这钻孔的角度也有着十分的讲究,只有经年累月坚持下来的老师傅,才能下手稳如磐石,不差一丝。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孔钻好了,就要开始备料,锔瓷可以用金银,以显奢华气派,但常用的是铜。铜片拿在手中,用纯钢的铰子剪出来的细小菱形,便是锔钉,与剪别的物品不同,锔钉太小,钢铰一用力,容易让剪出的锔钉四散弹开,陈力平剪锔钉时,要用手指轻轻将锔钉捏住反过来剪,这样不管钢铰怎样用力,铰下的锔钉始终在他手中。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铰好的锔钉呈现菱形,陈力平将菱形两头的尖脚一个个插进钻孔,或穿或填,用小锤子轻轻敲击使锔钉固定抓牢,手法各不相同。有些瓷器在锔过之后,在内面可以看到钻孔和锔钉,称为穿;但有些就看不到,钻孔并不刺穿陶瓷,只是在陶瓷表面留下一个深约只有半毫米级的小洞,再将锔钉的小尖脚放进去,称为填;甚至还有如穿针引线一样缝合起来的做法,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上好了锔钉不要以为就完工了,其实这才完成了一小半,陈力平还要对上好的锔钉进行整形,俗话说锔瓷“三分锔,七分修”,根据器皿不同,破裂位置不同,锔钉抓合张力不同,而再加以琢磨修整,使瓷器上的锔钉平整光滑,饱满熨帖,不仅不显多余,反而使修补后的瓷器增添新的韵味。

 

锔瓷师傅“老山羊”陈力平作品欣赏

 

锔好的器皿还要经得起试水,将清水注入修补好的瓷器之中,可达到滴水不漏,重新回归器物的实用性。

 

现代锔瓷修复讲究既能修好器型,又能装饰出新的花样。口沿肩颈、梅兰竹菊、花鸟虫鱼,陈力平常常在不同器物上修饰不同的锔钉、锔子,巧妙利用器物的残缺美,让瓷器涅槃重生,旧貌换新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