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非遗有了洋徒弟 雅买加姑娘学习胡琴制作技艺

在济南鞭指巷内,坐落着一家以手工制作胡琴为主的铺子,店面不大,却已经传承了上百年。4月28日,这家名为杜福庄胡琴铺的百年老铺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学徒”——外国友人中国传统文化体验活动的忠实粉丝、在山东大学留学的雅买加姑娘代丽娅。

1915年开设的杜福庄胡琴铺到现在已经传承了上百年,作为第三代传人的杜文源从18岁开始跟随父亲学习制作胡琴,如今已经35年。在杜文源的记忆中, 他从小就是闻着木屑味长大的, 做胡琴几十年,这股味道他无比熟悉。

杜文源说,做琴要几十道工序,要做出一把出色的胡琴,每一道工序都要精益求精,来不得半点马虎。桌子在日积月累中的打磨中已经变得坑坑洼洼,布满了木屑。在杜文源的指导下,“洋学徒”代丽娅打磨起琴筒来也是有模有样。

琴杆是二胡的支柱,亦是躯干。不仅起着上连下接的支撑作用,而且对整体振动发音也有一定的影响。杜文源告诉记者,制作琴杆的材料有些檀木、乌木或红木,最常见的是竹子。一截凹凸不平弯弯曲曲的竹子要变成一把琴杆,需要抹上蜡在酒精灯上烤软, 然后一点点调直。

杜文源告诉记者,抹蜡是为了保护竹节不会被烤焦, 火烤的竹子稍软, 就要一点点调直。因为竹节面积比较小, 需要用酒精灯一点点烤。火烤,调整,再烤,再调,如此不断重复,直到竹节没有任何弯曲,方能成为一把合格的琴杆。

看似简单的工序,需要的是极大的耐心和细心,也需要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代丽娅认真体验了这道工序,直言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杜文源一边手把手教徒弟一边说,这只是做胡琴的工序之一,做一把胡琴需要几十道工序, 复杂得很。通常做出一把京胡需要5天,二胡则需要10天至半个月,一年下来也只能做几十把。

有意思的是,杜氏三代人都是制琴高手,但却不会拉琴,最多也就懂得拉琴的姿势。尽管如此,与琴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杜文源深谙制琴的奥秘,什么样的琴杆和琴筒好,什么样的琴杆和琴筒搭配在一起效果好,他都了然于心。短短几分钟,代丽娅便在杜文源的指导下初步掌握了握琴的手势,开始当起了师父,教起了同伴如何握琴。

作为济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杜福庄胡琴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杜文源最大的心愿是能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他坦言,现在的年轻人很少能够耐住性子学习这些老手艺,现在他正在努力培养儿子的兴趣,希望儿子接过他的衣钵,把祖传了上百年的手艺继续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