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庆顺:老祖宗的艺术要传承下去

在天津杨柳青镇画铺林立的明清街上,有一个不太起眼的二层小店:一楼的门脸除了柜台外只能站几个人,二楼的年画作坊甚至容不下4个人同时彩绘。可是店名却颇有历史:这家名为“玉成号”的画庄是霍玉棠老先生1926年创立的。现在的店主霍庆顺,是杨柳青镇仅有的两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之一,另一位,是他的弟弟。

“断层”三十年

“杨柳青木版年画,始于明,盛于清,衰于民国,兴于新中国,发展呈波浪形。”霍庆顺告诉记者,乾嘉时期,杨柳青镇有3条街在经营年画,有300多个作坊、3000多人做年画,很不简单。“连年有余”、“五子夺莲”这两幅年画都出自这一时期。随着京杭大运河的航船,杨柳青年画一时远销全国各地,外国人也慕名来到杨柳青。

到了民国时期,随着石印技术的出现,木版年画开始走下坡路。齐健隆、戴廉增及诸多作坊纷纷倒闭。霍庆顺说:“到1948年左右,杨柳青作坊只剩下玉成号画庄一家了。”

波澜壮阔的历史大潮中,这家小小的画庄一点点发生了变化。从6名老艺人组建互助组到9个人凑成杨柳青和平画业生产合作社,再与天津荣宝斋、德裕公“公私合营”为天津杨柳青画店,玉成号画庄渐渐成为历史——“此后三十年,杨柳青镇没有人再经营年画”。

“画庄就设在我们家的院子里。春天种完地,大家就聚在一起做年画,到了农历八月十五开始‘走活’,腊月里必须把这些画卖出去。”在霍庆顺的记忆里,旧时年画庄的经营方式与现在有很多不同之处。一家人忙“三产”

店面不在,霍家人延续杨柳青木版年画的信念没有结束。霍庆顺说,“父亲一辈子除了做年画就不会干别的,姐姐从小就在画庄学彩绘,他们后来都在天津杨柳青画社工作。我在画庄出生,童年在天津杨柳青画社的西青分社长大,一家人对杨柳青木版年画的感情非常深”。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霍玉棠后代开始逐渐恢复玉成号画庄。“当时整个杨柳青就我们一家干‘三产’,姐姐、姐夫、我、弟弟、妹夫等人聚在一起,利用业余时间练习年画制作,我弟弟学刻版,我学印刷和彩绘。直到1993年,才在原址正式成立玉成号画庄,当时各大媒体都报道过。”霍庆顺回忆起当时盛况,仍然有些小小陶醉。其实,所谓的画庄原址,就是霍家老宅的一栋四合院。

2002年以后,随着杨柳青镇的大规模拆建,霍家的老宅子没了。玉成号画庄也搬到仿古明清街上,成为三四十家画庄中的一员。规模经营加上旅游带动,年画店的生意都上了一个大台阶。但在采访中,店主们仍然深深怀念过去的自家小院,因为“面积大、便于年画制作”,也因为那里有一段不能割舍的童年记忆和成长经历。霍庆顺也不例外。

承前启后的一代

杨柳青木版年画有勾、刻、印、绘、裱五道工艺,“一个人能做好两样就很了不起,做年画靠一个人是不可能的”。霍庆顺说,自己是先偷艺,后学艺。小时候,家里认为做年画太辛苦,也发不了财,不让他学。但上世纪60年代初,家里给别人加工年画挣外快时,他每天放学回来就去帮着干活,由此开始学习做年画。

现在,霍庆顺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但在很多人看来,这个传承人更像一个符号,记载着玉成号画庄在新中国成立前后对杨柳青木版年画传承与发展的独特贡献。玉成号画庄以及后来的互助组、合作社,曾经接待过很多人,甚至有国际友人来参观。

过去玉成号画庄留给霍庆顺的财富,还包括一批印好版线的年画。这使霍庆顺有了“画找版”的机会,可以恢复传统的杨柳青木版年画。“很多年轻人提起年画就说‘不就一个抱鱼娃娃’吗,我听了很不自在,‘抱鱼娃娃’只是大海里的一滴水。我们是世家,有责任把老祖宗的艺术传承下去。而在杨柳青木版年画发展过程中,我们也不过是承前启后的一代。”霍庆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