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玉清宣布封麦惨哭5分钟!含泪称绝不复出:今晚就是永别

713

63岁的费玉清今年展开《2019告别演唱会》,2月8日是台北第1场,他当晚宣布封麦,他表示“不管日后有任何媒体希望我出现,我也永远不会再出现了”,“要退圈就会退得干干净净,像路人甲乙一样”。费玉清封麦演唱会惨哭5分钟!含泪宣布绝不复出:今晚就是永别,费玉清曾借用《诗经》里“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感恩父母的辛苦养育之恩,让费玉清戚然决定退出演艺圈。

目前费玉清的告别演唱会,在台湾已售出8场,经纪人也宣布好消息,费玉清告别演唱会有海外场,而目前仍积极申请场地,最终场告别演唱会,希望在台湾跟歌迷道别,他也确定在2019年巡演结束,全面告别演艺圈,不再参与真人秀节目,展开他的退休生活。

当晚,费玉清也宣布捐出新台币2000万元(约437万元人民币)帮助公益团体,详细捐赠对象会于近期正式公布。他说自己来自于一个平凡的家庭,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观众朋友们多年来的支持,所以这一笔捐款,也包含了大家的参与。

费玉清纵横歌坛47载,大小演出破千,演艺收入达10亿元台币(约2.1亿元人民币),退休生活无虞。

当晚,费玉清唱到《晚安曲》时,一度唱到哽咽红眶,最后他忍不住,泪水不断从眼角滑落,台下歌迷呼喊着“加油、加油”,费玉清强忍泪水说:“谢谢大家,谢谢大家,谢谢你们,非常的感谢各位朋友,我先下去整理一下情绪。”

约5分钟后,费玉清再度登台,他笑说:“谢谢各位朋友,谢谢大家,唉,啧…,我太幸福了,我应该知足,谢谢大家,跟您聊聊心底的话,从小就很喜欢唱歌,家人、同学帮忙报名比赛,我是励志就要当歌星,我就喜欢唱歌,真的让我如愿,让大家厚爱。”

他表示:“我年少老成,歌迷愿意走进来,到现在一直受到工作的邀约,不感觉辛苦,兴趣所致一往情深不会动摇,记得我母亲父亲是个快乐的家庭,母亲在台下会说‘这就是我儿子,不要怕,妈妈陪你去’,母亲陪我去东南亚、美加、有母的催促,我人生就有劲。”

费玉清提及有人在妈妈过世走不出来,像陈淑桦一样,“母亲离开了以后,我就想放下麦克风,父亲说对我说‘人生没有工作方向是很无聊的’,我之后的邀约,就加了费玉清最终回,留下了伏笔,这次我想到,春去秋来时光一直往前推,设备一直更新,谁叫我生的太早,想着想着,留给时间给自己吧,我出生在那个年代,我也改善了一些家里的环境,没有外传这么厉害,我又再次站了起来。”

他说,“想想现在时候到了,我过了一生,接下来把人生最后的时间留给自己,希望朋友祝福我,过清清淡淡的人生,这一生,脚步匆匆,我还是幸福满满。”他打趣说:“我太早唱歌了,我连阿里山也没去过,退(休)下来后,我要去阿里山看看。”

费玉清哽咽地说:“父母离开以后,每个人的乘载力不同,有的人几年都出不来,不管日后有任何媒体邀我再出现,我是真的不会再出现了,今晚彷彿就是一个永别,谢谢大家,谢谢各位,非常谢谢大家,当我退出去,我就会退得干干净净,我就是个路人甲,就像是往日一样,我喜欢搭火车,我都喜欢往贡寮的方向去,因为海边都有我爸爸妈妈的影子,我哥哥带我们全家去钓鱼,那些路边的商店都跟我们熟透了,有时候穿过去到了宜兰,中间的小站我就会下去,也许肚子饿了,吃点东西,再搭车回来,也许在火车上碰到各位。”

费玉清提到之前曾和哥哥张菲透露自己要隐退,却被张菲调侃“歌坛有你无多,没你正好。”张菲也提醒过他艺人一旦失去光环的失落感,“有次我和我哥哥一起坐火车,看到对面坐着一个年轻人,哥哥说对方看起来有点面熟,结果走过去,对方还是没有认出他,我哥哥说艺人被人家忘掉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等到光环没有,你就知道了。”

不过后来张菲仍尊重他退休意愿,有了张菲的支持,也让费玉清毅然决定告别歌坛,费玉清表示:“哥哥说我老大不小了,还是要留点时间给自己,要我以后就陪他玩模型飞机和钓鱼,家人玩在一起,所以在这里谢谢哥哥和其他家人们的祝福。”

费玉清演唱最后一首歌《但愿人长久》前再度向满场歌迷诉说心底话:“我退休下来,可以常常去看看江蕙,我有个心愿,看你们愿不愿成全我,继续跟她做朋友…,我今天在后台看到江蕙的花,格外温暖,老朋友就是老朋友,就是上道的朋友,男未娶、女未嫁,要避避人家耳目,给人家一点空间,要追她的人还很多,我半夜找她,会断了人家的好姻缘,我曾在她家聊天聊快天亮、聊到她打哈欠,我退休后,她也是美食家,我也可以去找找她漂亮的花。”而费玉清当晚7点35分开唱,没有嘉宾的他独自撑完整场个人演唱会,一口气演唱到晚间23点08分,下台前还依依不舍向歌迷道别。

费玉清以清亮嗓音及幽默口才,风靡两岸三地,孝顺的他近年父母相继离世,“顿失了人生的归属,没有了他们的关注与分享,绚丽的舞台让我感到孤独”,成为他决定封麦的主因,他去年以亲笔信宣布,告别巡演结束后,将全面退出演艺圈。

费玉清在演唱第一首《原乡人》前,对着满场的歌迷说:“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这是我巡回台北演唱会的第一场,也是我这么多年来站在舞台上,在台湾第172场演唱会,在台湾唱了这么多年,将近40来年的时间,但是今晚的演出,就有点不太一样,心里有一点说不出的滋味和感觉,好像跟平常唱不太一样,好像时间越来越紧迫,既然说下了‘封麦’这句话,除了心情有点混乱外,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我想跟大家说的话。”

费玉清笑说:“我从17岁开始歌唱这条路,在舞台上我始终除了感谢和愉快外,终于到了告别的时刻,心裡有很多不习惯、不舍,对日后生活打了很大的问号,可能会很徬徨,或是寂寞的日子等着我,各位带给我的回忆,都会在内心深处,我来自平凡的家庭,因为唱歌是我变成叫做费玉清,是各位赐予给我的我希望为社会贡献力量,这次我将捐出2000万元(新台币),给各个公益团体,例如说像是医院、儿童、动保,日后我会再另外公布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