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副校长爆贪污,800名师生上书求情——中国科技第一案

【中国记录讯】2013年以前,褚健一直是一个在圈内赫赫有名的科学家、企业家、教育家,但是他从未走入大众的视线,真正“红”起来是在2013年10月19日。这位浙江大学副校长、科学家褚健,突然被拘捕,这就是很多人称为的,“中国科技第一案”——褚健案。

这种貌似因为贪污而逮捕“大老虎”原本应该是举国欢庆的事情,但是褚健案却似乎不同寻常,首先,褚健被捕后,他的同事、学生纷纷声援,浙江大学800多位浙大师生联名上书,愿意为褚健作保,其中包括现任学院院长、退休的党委副书记、副校长以及工程院院士等人;2014年4月,包括周立伟在内的四位国家工程院院士,联名向国家安全委员会上书,为褚健事件陈情。另外,从那时开始,到今年6月为止,褚健案已经第五次被宣布延后审判,五次延期开庭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2013年10月被批捕到现在,褚健已经在看守所关了近3年;不管褚健有没有犯罪,他已经先坐了3年牢。更加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说到褚健被批捕的原因竟然没有人说的清楚,甚至有人说“也许有境外势力参与”真是吓死宝宝了一个高校教授、科学家被批捕,跟境外势力有啥子关系。

据许多媒体报道这个“中国科技第一案”竟然是始于一封“匿名举报信”,这封匿名信的内容耸人听闻也改变了褚健的一生,而在这封匿名信出现以前褚健是一个科学家、企业家、教育家,而且他在这三个岗位上全都做得近乎完美。有人说:“除了长寿之外,褚健已经得到了一个人能得到的一切”。作为科学家,褚健是一个天才,他15岁考入浙江大学,作为神童,远近闻名。浙江大学硕士毕业后,1986年被送至日本京都大学,作为首批中日联合培养博士,师从日本自动控制学界最权威的高松武一郎教授。1989年学成回国,在浙江大学控制系任教,1993年成为浙江大学最年轻的正教授。他获得过9个国家级的科学技术进步奖。2013年被捕之后不久,他获得了含金量极高的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013年6月,褚健顺利通过工程院院士第一轮答辩如果不是因为被捕,他现在已经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网上关于这个案子的几乎全部资料和报道发现一切起源于一封神秘的匿名信。

匿名信流传很广,有好几个版本但是内容大致相同列举了褚健的四大罪状:1. 贪污科研经费;2. 向国外转移资产;3. 论文抄袭;4. 生活作风问题。就是这封信引发了有关部门对褚健的地毯式调查,并直接导致了褚健被批捕。而事实上,很多浙大的老师认为这一封举报信漏洞百出,褚健被羁押一年多之后检察机关根据调查,出具了起诉书,检察机关对褚健的指控,与匿名举报信的内容完全不一样,实际上间接证明了这封匿名举报信完全不符实,最终对褚健的指控主要说他在1999年-2004年发生了贪腐行为。

吴晓波在《“不划算”的褚健》中写道:在2004年,香港教授郎咸平曾对海尔、长虹、TCL等公司的产权改革,提出质疑,一时引起轰动,几乎所有被郎教授盯上了的企业,其改制方案都经不起“推敲”。但是在已公布的信息中可见中控科技的产权清晰,正发生在2003年。现在问题来了既然匿名信的内容完全不实为什么有人要散播这封信?关于这些“匿名信”传播的原因有人说是学术界内的妒忌,有人说是商业界的利益纠纷,然而最可怕的一种猜测是褚健案有国外势力的参与这看起来就厉害了。我国一个高校教授做的公司关国外势力什么事呢?这就要从褚健的中控集团说起,褚健不仅是一个科学家,他还是一个企业家。

1993年,褚健靠贷款自己筹到20万元创办了中控公司,从此以后,他一直坚持做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民族品牌。中控集团在中国,高校老师成立公司,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应用到业界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也是各个高校鼓励的事情然而中控却有一点不同,中控不仅是一个年收入超过40亿元,在自动化行业占据30%以上市场份额的公司。而且,这个公司所从事的是一个关系到国家安全的重要战略领域工业自动化控制。这个装满了集成电路和芯片的柜子,就是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它可以指挥一个50万吨的小型的石油炼化工厂全部的生产流程。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工业设施、交通设施甚至包括所有的大型设施,比如:信号灯、地铁、高铁、三峡大坝、甚至国防武器装备,都要靠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它像是现代工业社会的大脑。正是因为这样重大设施的工业控制系统,有可能成为不怀好意的人网络攻击的目标。

2010年10月,在出差的航班上一条新闻引起了褚健的注意,伊朗2000多台核燃料铀浓缩离心机,失控炸飞了,造成重大损失。褚健立刻让人查伊朗这批离心机,用的什么控制系统,很快查出来是西门子的pcs-7系统。此次事件极有可能是工业控制系统,受到了网络攻击。其实,早在2007年,褚健就想到过这个问题,但很多人觉得是天方夜谭,但是,2013年7月斯诺登最终证实了他的想法斯诺登爆料证实,是美国和以色列用“震网”病毒攻击了伊朗的离心机。而2010年的褚健,早就想到了这件事他有点着急了,中国大量的重要基础设施和工业设施都是用国外的控制系统,极端情况下这些装置形同虚设用很多人的话说,中国很多大型设施的工业控制系统在安全上“如同裸奔一般”

2010年以来,中国很多化工厂爆炸,外界有很多猜测包括2011年温州动车事故,也有相同的猜测,官方给出的说法是信号系统故障,这就是工业自动化控制领域的问题。有一个阴谋论向的猜测是:有没有可能是我国的这些,重大设施的工业控制系统,受到了“别有用心”的人的攻击?不管这是不是真正的原因,中国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是在褚健出现之前,如果有人想的话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伊朗离心机事件之后,在褚健的强力推动下中控很快投入巨资研究工业控制系统信息安全,并且取得了重大进展。

褚健和他的团队提出EPA行业标准在2008年,被国际电工委员会批准EPA为国际标准,这是中国自动化领域第一个国际标准。2011年底,国际标准制定大国,德国,将EPA纳入德国国家标准科技部部长万钢对此还做出了鼓励性的批示。在褚健之前,中国的这个领域完全被外资公司垄断,GE、霍尼韦尔、西门子,都是这个领域的龙头公司。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中国出现了三个自己的品牌,上海新华、北京和利时和褚健的浙江中控,经过他们的努力外资公司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少。正因如此,它们三家一直是

外资公司收购的对象。终于,2007年上海新华被GE收购褚健的中控也一直收到各种外资公司的收购邀约,但是褚健认为,中控掌握的技术是中国的自主核心技术,他断然拒绝了多次的高价收购的诱惑。2013年褚健被捕后,北京和利时的创始人王常力博士立即辞去了所有职务,至今一直留在新加坡,没有回国。也就是到此为止,中国自主的工业自动化公司全军覆没。

现在回过头来看褚健到底是因为什么被捕的?或者说,谁最希望褚健出事?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事实是褚健被捕之后,在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在看守所里不能见任何人,包括他的律师而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他的中控集团一共有6次股权变动,其中,最有商业价值和科技含量的子公司。中易和被贱卖给了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也就是说在褚健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他的公司被卖掉了。而收购它的人是一家名为浙江某N公司,经核实,这是一家有外资背景的上市公司这也是为什么。在褚健被批捕后包括周立伟等4位中国科学院院士联名为他上书。在上书中,有这样一段话如今看来,意味深长。“相信任何系统,都会有漏洞,如果境外机构利用我们司法系统里的漏洞,攻击了我们的核心研发人才,国家的损失不可估量。”要知道,院士们上书的对象不是别人,而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关于这一段公案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经济学案件。

中控技术副总裁,贾勋慧:关于公司的分红,他作为创始人至少可以分个几千万,但是我印象中他只拿走了七八十万。他假如贪财,他完全可以把这个钱拿走,这是合法的,这个钱就是他的。你可以装,装一年,两年,但是难道说他装了二十年?

在杭州,褚健的父母住在非常普通的公寓里坐公交车去看病,完全不像一个身价几十亿的老总的父母应该有的样子,褚健的妻女,至今仍在国内。在褚健被批捕后他的女儿四处为父亲奔走,她身上没有半点富二代的影子,只是一个将要失去父亲的悲痛的女儿。

前国务院参事、科技部秘书长石定寰非常关心褚健案,他曾经这样对记者说:褚健的技术,他所做的工作,是核心层面的,是各国的高端竞争。这个技术,国外不会给我们,不会卖给我们,只能靠自主创新。而我们恰恰是靠褚健,中控的核心团队,来不断地攀登高峰。我觉得很遗憾,因为褚健的被捕,这个工作戛然而止。褚健被捕后,如今这个重要领域的研究工作后继无人中控研究院副院长阮伟叹道:“这段时间头发全白了,因为关键项目的研发目前均处于基本停滞的状态。”2015年杭州绿城集团董事长宋卫平到西安出差,一位大学校长在饭桌上谈起了和他同城的褚健,此后又有两位院士跟他谈起了褚健。他和院士们有相同的困惑:“褚健应该是科技创新的旗手人物,这样的科学家被抓起来,谁去搞创新?

而正当我国将褚健批捕导致战略性领域的研究完全停顿的时候,美国人却在全速地进展着。2013年,美国防部决定在4年内把网络战司令部及其下属部队由900人扩大到4000人,组建40支网络战部队,总预算约为230亿美元。2015年4月23日,美国五角大楼发布新版《网络安全战略概要》,公开声称要把网络战作为今后军事冲突的战术选项之一。同时,依次列出网络战中对美国威胁最大的国家: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

当年褚健要做这个事情的时候中控内部的高管们与他有很多分歧,有人说:“这个应该是国家干的活儿,我们为什么要做。企业肯定要考虑赚钱,这类项目短期都不可能盈利。”很多了解褚健的人说,对褚健来说,重要的不是他所做的事业能不能赚钱,重要的,他所做的领域是一个关系到国防安全的重大领域,别人都不愿意做。总有一个人要站出来做这就是我所了解到的褚健。褚健案过于复杂背后的真真假假,作为一个外人很难了解清楚。

只不过,褚健被批捕到今天已经3年过去了,身陷囹圄之初,褚健的抗诉令人揪心:“我如今身患多种疾病,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遭受着非人道的对待和巨大的身心摧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随时可能发生各种不测,已命悬一线。”这样一个以一人之力担当国家安全的企业家,浙江大学的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候选人:即使他贪污、犯罪至少也应该受到公正的审判,一年前,87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的电力工程学家汪楢生教授说:“我非常关心褚健案。一个知名大学的副校长,一个有成就的学者,这样不明不白地抓了快2年,不审也不判,到底是什么说法?”我认为汪院士这话说的还不完全即使这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即使他什么官都不是什么钱都没有,他也应该受到公正的审判。这个案子像一个切面它切出了知识分子群体几十年来的担忧,前途未卜的不只褚健一人,还有全中国的无数科研工作者。

当国外的知识分子如商业火箭公司SpaceX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可以毫不费力地同时作为一个科学家和企业家,既有科研突破又有市值过亿的企业,并成为民族偶像的时候,中国的知识分子是如何呢?褚健就像一个缩影,即使一个人的能力能够身兼科学家和企业家这两种身份,却居然会莫名地陷入牢狱之灾,而真正让人心寒的是在成为嫌疑犯后

即使只是想受到一场公正公开公平的审判,也是遥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