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而不崩,则祈羊至矣;渊深而不涸,则沈玉极矣,天不变其常,地不易其则,春秋冬夏,不更其节,古今一也。蛟龙得水,而神可立也;虎豹得幽,而威可载也。风雨无乡,而怨怒不及也。贵有以行令,贱有以忘卑,寿夭贫富,无徒归也。衔命者,君之尊也。受辞者,名之运也。

    高山不会崩塌,(就有人)用烹羊作为祭礼;深渊不会干涸,(就有人向里面)投下美玉。苍天不会变更它的常道,大地不会改变它的规则,春秋冬夏不会改变它的季节,这一点自古而今都是一样的。蛟龙到了水里,它的神灵自然可以产生;虎豹到了幽暗的密林中,它的威风自然可以施行开来。风雨所到达的地方没有偏向,所以(百姓的)怨怼愤怒就不会在它身上。身份高贵之人有办法可以行使命令,身份卑贱的人有办法可以忘记自己的卑微,长寿、短命、贫困、富裕,都不是无因而至的。臣民奉行君王的命令,这是君王的尊严的作用。臣民接收君王的指示,这是君臣名分的作用。

   上无事,则民自试。抱蜀不言,而庙堂既修。槛鹄锵锵,唯民歌之。济济多士,殷民化之,纣之失也。飞蓬之问,不在所宾;燕雀之集,道行不顾。牺牷圭璧,不足以飨鬼神。主功有素,宝币奚为?羿之道,非射也;造父之术,非驭也;奚仲之巧,非斲削也。召远者使无为焉,亲近者言无事焉,唯夜行者独有也。

   君上清静无为,百姓就会自己去做事。(君上)拿着礼器不用说话,庙堂之政也会得到修正。大雁的叫声优美悦耳,百姓就会唱歌来赞颂它。(看到西周人才济济的情景),殷纣的子民也会受到感化。蜚短流长的言语,(君王)不用理会;燕子麻雀聚集在一起(的场景),有道之人不会去理会。牛羊美玉作为祭品,不足以敬献给鬼神。君主若是功名卓著使得诸侯不敢轻犯,又何必要宝贝财帛(作为祭品)呢?后羿的箭道,不在于射箭;造父的技术,不在于驾车;奚仲的巧妙,不在于砍削。召集远方的人民,光靠使者是没用的;亲近国内的民众,光靠言语也是没用的。只有具备阴德的人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平原之隰,奚有于高?大山之隈,奚有于深?訾讆之人,勿与任大。譕臣者可以远举。顾忧者可与致道。其计也速而忧在近者,往而勿召也。举长者可远见也;裁大者众之所比也。美人之怀,定服而勿厌也。必得之事,不足赖也;必诺之言,不足信也。小谨者不大立,訾食者不肥体;有无弃之言者,必参于天地也。

   平原上的湿地(即使上面有些积土),又哪里会有多高呢?高山上的弯曲之处,有哪里会有多低呢?诋毁贤能赞誉佞邪的人,是不可以让他们担任要职的。谋划深远的人可以与他们共图大事,忠义勤恳的人可以跟他们共图治国之道。那些计谋收效虽快,但忧患近在眼前的人,要让他们离开,不可以在召回他们。推举之事为天下长利的人,自然会被远方之人看见;能裁断大事的人,自然会被众人所亲顺。想要令品德高尚身份高贵的人归顺自己,就一定要踏踏实实地履行道德,不可厌倦怠慢。(不应得却)一定会得到的事物,是不值得依赖的;(不应承诺却)一口答应的诺言,是不值得相信的。(缺乏器量)以为谨小慎微的人,是不会有大的作为的,挑肥拣瘦饮食不佳的人,身体是不会强壮的。那些不舍弃这两句教诲的人,必将能与天地相媲美。

    坠岸三仞,人之所大难也,而猿猱饮焉,故曰伐矜好专,举事之祸也。不行其野,不违其马;能予而无取者,天地之配也。怠倦者不及,无广者疑神,神者在内,不及者在门,在内者将假,在门者将待。曙戒勿怠,后稚逢殃。朝忘其事,夕失其功。邪气入内,正色乃衰。君不君,则臣不臣。父不父,则子不子。上失其位,则下踰其节。上下不和,令乃不行。衣冠不正,则宾者不肃;进退无仪,则政令不行。且怀且威,则君道备矣。

   从三仞高的悬崖上跳下来,对于人来讲是很大的困难,可猿猴却能跳下来饮水。所以说刚愎自用专断独行,正是办大事的祸患。(即使)不到野外乱跑,(也)不违背马(认路的)天性;能做到只有给予没有索取的人,(其品德)堪舆天地相匹配。平素懈怠的人肯定落后,勤勉惜时的人如有神助,如有神助的人(就好比)已经进入了屋内,而落后的人还只在门外。进入屋内的人可以好整以暇,待在门外的人只能疲惫不堪。早晨时不可轻忽懈怠,否则傍晚就会遭受祸患。早晨时忘掉了应做之事,到了傍晚就会一无所获。邪气侵蚀到内部,美玉的颜色就会衰减。做君王的不像君王,自然做臣子的就不像臣子。做父亲的不像父亲,自然做儿子的就不像儿子。君主失去了地位,臣下自然会逾越(应保有的)规则。君上和臣下不能和睦相处,朝廷的指令就得不到通行。(主人)衣服帽子穿戴得不整齐,宾客的态度就不会恭敬;(国君)一进一退没有法度,政策条令自然得不到施行。既要令臣民感怀赞美,又要具有威信令人畏惧,这样国君的道就足备了。

 

   
莫乐之,则莫哀之。莫生之,则莫死之。往者不至,来者不极。道之所言者一也,而用之者异。有闻道而好为家者,一家之人也;有闻道而好为乡者,一乡之人也;有闻道而好为国者,一国之人也;有闻道而好为天下者,天下之人也;有闻道而好定万物者,天下之配也。道往者,其人莫来;道来者,其人莫往;道之所设,身之化也。持满者与天,安危者与人。失天之度,虽满必涸。上下不和,虽安必危。欲王天下,而失天之道,天下不可得而王也。得天之道。其事若自然。失天之道,虽立不安。其道既得,莫知其为之。其功既成,莫知其释之。藏之无刑,天之道也。

    倘若国君)不能使臣民快乐,那就不能(期待)臣民会(为国君)感到悲伤。(倘若国君)不能使臣民保全性命,那就不能(期待)臣民会(为国君)舍身赴死。国君给予臣民的情意不能传达,臣民给予国君的情谊也自然无法送到。道所表述的道理是一样的,但人们所运用的各有不同。有那种学习过道而能治家的人,他便是治家的人才;有那种学习过道而能治乡的人,他便是治乡的人才;有那种学习过道而能治国的人,他便是治国的人才;有那种学习过道而能治天下的人,他便是治天下的人才;有那种学习过道而能使天下万物得以安定的人,他便是德配天地的伟大人物。失道之人,人民是不会归附他的;得道之人,人民是不会抛弃他的。道之所在,自身就会与其同化。有的人总能保持强盛,是因为他顺应天道;有的人总能保证自己安危,是因为他顺应民心。失去了天道的支持,即使一时强盛也终会衰落。国君与臣下关系不睦,即使一时安全也终将危险。(国君)想要做天下的王,却违逆了天道,那么是不会成为天下的王的。(国君)顺应了天道,那他成事就会十分自然合理。违逆了天道,即使一时成功也不会安定。那些已经得道的人,却不知自己是怎样做的。那些已经成功的人,却不知道“道”是怎样离开的。能够隐藏起来没有形体,这就是天道啊。

 

   
疑今者察之古,不知来者视之往。万事之生也,异趣而同归,古今一也。生栋复屋。怨怒不及;弱子下瓦,慈母操箠。天道之极,远者自亲。人事之起,近亲造怨。万物之于人也,无私近也,无私远也;巧者有余,而拙者不足;其功顺天者天助之,其功逆天者天违之;天之所助,虽小必大;天之所违,虽成必败;顺天者有其功,逆天者怀其凶,不可复振也。

   
对于今天(事物)有所怀疑的人可以考察历史,不能推知未来的人可以通过检视过去(来达到目的)。世间万事万物的产生,都是殊途同归的,这一点古往今来都是如此。以没晒干的木材来盖房子,即使屋子塌了也不能埋怨到别人;稚弱的孩子把瓦片揭落下来,即使是慈祥的母亲也会气得拿起木棒。以天道去做事,即使远方的人也自然会亲近。由人(的好恶)来做事,即使亲近的人也会产生怨言。天地万物对于人来讲,并没有亲近疏远之别,然而让灵巧的人用则有余,让笨拙的人用则不足。人的事业若顺应天意,上天也会帮助他,人的事业若违逆天意,上天也会违背它;得到上天帮助的,即使弱小也必会强大;遭到上天违逆的,即使一时成功也必将失败;顺应天意的人会成就功业,违逆天意的人将招致凶祸,不可解救。

 

   
乌鸟之狡,虽善不亲。不重之结,虽固必解;道之用也,贵其重也。毋与不可,毋彊不能,毋告不知;与不可,彊不能,告不知,谓之劳而无功。见与之交,几于不亲;见哀之役,几于不结;见施之德,几于不报;四方所归,心行者也。独王之国,劳而多祸;独国之君,卑而不威;自媒之女,丑而不信。未之见而亲焉,可以往矣;久而不忘焉,可以来矣。日月不明,天不易也;山高而不见,地不易也。言而不可复者,君不言也;行而不可再者,君不行也。凡言而不可复,行而不可再者,有国者之大禁也。

   以乌鸟性情的猜忌,即使彼此相处融洽,最终也不会亲近。没有重合的绳结,即使看似坚固,最终也会被解开。道的运用,贵乎于慎重。不要与不可交之人交往,不要强迫办不到(某事)之人(去办这事),不要告知不明事理的人;与不可交之人交往,强迫办不到(某事)之人(去办这事),告知不明事理的人,这都叫劳而无功。表面上亲近的交情,其实已接近于疏远了;表面上友爱的关系,其实已不坚固了;表面上慷慨的恩赐,其实已接近于得不到回报了;天下四方所归顺的,是用心履行道德的人。四邻无援的国家,疲敝而多祸患;无人辅佐的君王,地位卑下没有威信;主动为自己做媒的女人,必定丑陋而无信用。还未见面就表现亲善的人,可以让他离开;分开时间长了还没有忘记自己的人,可以请他过来。(即使)太阳月亮没有光亮,天(也)没有变换过;(即使)山势高峻而人无法见到,地(也)没有变换过。只能说一次就不可再说的话,国君就不应该去说;只能做一次就不可再做的事,国君就不应该去做。但凡是那些只能说一次就不可再说的话,只能做一次就不可再做的事,都是拥有国家的国君的大的禁忌。

上篇文章04《太极图》的渊源
下篇文章《鬼谷子》揣情术:所谓的高情商,不过如此
中国记录 http://www.massmedia.cc 是港澳地区具知名度及公信力的国际性通讯社——中国记录通讯社主办。中国记录通讯社是具有联合国新闻部联系地位的NGO国际媒体组织(IMO)发起单位;国务院侨办指导、中国新闻社发起的世界华文媒体合作联盟成员;海外华文传媒协会成员;世界华文大众传播媒体协会理事单位;国际中文记者联合会理事单位;国际华文媒体联盟理事单位;浙江中华文化学院海外华文媒体联谊会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