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解读:连续五个季度盈利,只有寺库才能保证没有假货

电商有个规律:得屌丝者得天下,要赚屌丝的钱,才能做大。而寺库则是为数不多,赚有钱人生意的电商平台,也是中国最大的高端消费者服务平台。

“垂直B2C电商已死”,国内奢侈品垂直电商寺库却熬出了头,在一个半月前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成为“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

认识李日学四五年了,2014年4月聚美优品被腾讯科技“卧底”调查出平台奢侈品商家销售假货,引发了假货危机,至此聚美优品走向了下坡路。这一次假货危机,受牵连的平台还包括京东、天猫、亚马逊、国美在线等等。而寺库是为数不多没有受到影响的。而东哥在京东的最后一个项目,就是如何杜绝京东开放平台奢侈品可能存在的假货问题。所以向寺库李日学交流,有什么经验?

李日学说“这个很'简单',不管是我们自营的,还是开放平台商家的货,都必须要通过寺库的鉴定,才能寄给用户。寺库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奢侈品数据库,培养了专业的鉴定师,通过分级鉴定,杜绝假货。”

►第三季度业绩超预期,股价触底反弹

日前,寺库发布了上市后的首份财报,截止2017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初步未经审计财报,GMV1 reached RMB1,394.4 million (US$209.6 million) for Q3 2017, representing an increase of 65.4% from Q3 2016。

寺库第三季度GMV较去年同期增长65%,总营收为9.82亿元(1.476亿美元),同比增长44.2%。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计算,净利润为3970万元(600万美元),同比增长达1067.6%。这也是自2016年第三季度以来,寺库连续五个季度保持盈利。尽管寺库上市后,股价大起大落,但财报趋势利好,有效的回应了资本市场对其未来前途的质疑。

除此之外,在发布财报的当天,寺库还启动了新动作——“5+2+1”战略,升级线下布局。即五大线下体验中心,两大高端定制酒店和一批品牌旗舰店的落地实施。

寺库方面并未对上市后出现的股价波动做具体回应。而对2016年第三季度寺库刚实现盈利的情况解释是,当时利润基数较低,增长比例自然比较大。寺库管理团队召开了关于财报的电话会议,管理层披露,寺库通过线下服务实现的销售额有所上涨,占到了总销售额的约6%。

►寺库财报解读:潜力价值正在浮现

寺库公布的的2017 年Q3财报主要亮点:其一,取得单季13.9亿元的高交易额,同比增速达到65.4%;其二,本年第三季度订单总数达到了37.23万件,较2016年第三季度的23.07万件增长了61.4%;其三,第三季度的活跃用户数达到了15.8万人,同比增长了43.6%;其四,2017年第三季度毛利率为17%,比2016年16.2%的毛利率有0.8%的提升;其五,按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分摊,第三季度寺库每股(ADS)收益0.3美元(1.98元人民币),创历史新高。

费用方面:2017年第三季度,寺库的总运营费用为13.5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了30.9%。其中,履约费用同比增长了26.5%,达到2.58亿人民币,增加的原因主要是由于订单数增加,带来交付费用的增加(比如第三方快递费),以公司对包装材料的质量提升,导致物料成本增加。营销费用的扩大也比较明显,约6.4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了21.8%,主要是增加了广告投放提升品牌曝光。技术研发投入增加到了1.75亿。而管理及行政费用增加至2.79亿,主要来自员工人数增加、福利提升以及股票激励。

截止2017年9月30日,寺库公司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1.55亿人民币。第三季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如净额约2520万元,而9月底的IPO募集8.749亿元(1.135亿美元)。

综上可见,寺库的营业增长仍保持稳定,投入产出效益在不断优化。而寺库模式在渡过盈亏平衡点并保持实现持续高速大幅增长之后,正在逐渐获得更多投资人的认可,成熟市场的理性投资也正在加速回归。

在此之前,寺库的股价一波三折,表现并不如人意。但作为寺库的投资方,无论是IDG资本闫怡勝还是贝塔斯曼龙宇,都曾表示:不同于传统电商和传统零售,奢侈品行业有其固有规则,从寺库重视线下体验和服务的表现来看,寺库在新零售时代已然抢占高位,也为行业带来了更多思考。所以,“对寺库要有一个很放松的心态和耐心去看待”。

东哥认为,寺库未来的增长空间不容忽视服务性收入的势能:从收入增长的角度来分析,寺库的营收由奢侈品商品销售+平台服务(养护、鉴定等)构成,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平台服务收入增长非常之快,2017年第三季度该部分收入已经达到1600万人元,同比增长了85.8%!

►寺库的增长驱动力来自何处?

除了上面提到的服务性收入潜力外,保障寺库的发展两股核心力量分别来自:

1)线下

2008年,寺库从济南起家,以贸易公司的形式;到2011年,在北京开设了第一家线下体验店同时电商网站上线;2016年,寺库与碧桂园、马来西亚YTL集团建立合作关系,将在其国内、东南亚及澳洲的购物中心、酒店建立更多的线下体验店。

此次,寺库线下进一步深入,发布“5+2+1”战略,五大体验中心将上线全新智能产品——智能穿搭魔镜,实现“现实+虚拟”的服饰搭配,突破线下店的库存限制和线上电商的体验限制。

寺库线上线下融合有两方面优势:

一方面,是把原有的1500多万会员在线下(体验店、会所)进行交互运营,会有二次转化的机会,这对线上红利已尽的寺库来说,线下获客成本会有显著下降(2016年、2017年上半年,寺库平均获客成本已从48.6元/人下降至2017年41.7元/人)。

另一方面,线下布局,对寺库会员的平台服务(养护、鉴定等)收入提升有显著作用,因为这部分服务需要良好的线下落地。

2)供应链壁垒

因为需要提供奢侈品养护、鉴定、保真等服务,寺库的业务构成就注定要其具备相关领域的专业知识,加上之前的奢侈品贸易积累,第一波奢侈品电商“海外购”开启者,寺库从未出现过假货负面,其全球供应链能力也是其他电商披靡的。

在寺库最新财报中提到,截止目前,公司拥有“30万个SKU,涵盖3000多个全球和国内品牌。并有相应的认证程序和品牌合作的专有数据库支持。”

2017年第三季度,寺库已与Armani,Kiton,Vivienne Westwood,Pinko,意大利先生及Mrs.等11个国际品牌合作,并与欧洲制鞋业联合会(“CEC” )。根据协议,寺库有权向中国高端鞋类品牌的中国客户销售来自意大利,法国,英国,西班牙及欧洲其他国家的品牌。

►打破奢侈品“电商”怪圈,寺库上市只是突围的开始

2010年开始,垂直B2C电商春风袭来,奢侈品电商也经历一波春天,但好景不长,分水岭出现在,2014年5月,奢侈品电商尊享网的倒闭,要知道这家2011年成立仅1个月的公司,曾获得赛富亚洲基金的千万美元投资,甚至还拉来招商银行站台。

而后,天品网被美丽说收购,品聚网、佳品网、呼哈网等以奢侈品电商为定位的网站在过去两年纷纷遭遇倒闭,尚品网还是靠裁员度过了生死危机。今年8月份,走秀网创始人兼CEO 纪文泓,因涉嫌走私涉案4.38亿元,在境外潜逃1年3个月后被抓的消息在圈内炸开了锅,不禁让人唏嘘。

“魅力惠”算是其中最幸运的一家,在2015年7月获得阿里超过1亿美金的投资,当然出让股份也超过了50%,而后有了天猫流量支持。而剩下的奢侈品电商,除了寺库,凤毛麟角再难寻觅.

奢侈品电商的发展集体受挫,并不是奢侈品市场的萎缩造成。知名咨询公司贝恩公司,刚刚发布了其对2017年奢侈品市场的预测。该报告预计全球奢侈品市场份额,包括奢侈品和体验式消费,到今年年末将增长5%,达1.2万亿欧元。

其中,千禧一代已经占到奢侈品消费者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左右,这一群体的特征大致体现在两个层面:互联网化和多元化。另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2016年进口消费洞察报告》显示,95后对于进口明星产品的购买力远超其他年龄段人群。

垂直奢侈品电商难成事,同样天猫、京东、唯品会这类综合电商平台的奢侈品业务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后者具备前者不具备的流量,但并非决胜性因素。一方面是因为天猫、京东他们的全品类在通吃,到了奢侈品这个类目中已经分流很小;另一方面,奢侈品的货源鉴定、售后维护能力,这是综合电商平台的一个部门所不具备的;更重要的一点,未来奢侈品消费会是突出很强的线下服务附加值,对天猫、京东而言,自己去线下开奢侈品店的可能性太小,大平台用户是开放合作的心态,也就意味着这事还是交给专业的机构。

这对寺库这样的奢侈品电商“剩者”来说,反而是一个互补机会。在东哥看来,寺库加大线下战略布局的正确性毋庸置疑,而与高端业主的合作,也使得寺库开店的成本不断降低,当然,在线下体验店的基础上,寺库还应加大线下渗透力,其最佳路径就是与高端群体服务机构合作,创造线下奢侈品购买/服务的场景,核心是高端会员的运营。

但最后要说的是,很多人只是单纯的把寺库理解为一家奢侈品电商肯定是不对的。很早之前李日学就在说的一个观点,寺库的目标是打造成高端消费者服务平台,而不只是奢侈品销售平台,拼的不是卖货能力,而是服务能力。中国越来越多的中产消费者需要更多的服务,而不只是商品。(李成东,前腾讯京东战略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