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西方死刑最后一餐是什么

中国有句古语:不做饿死鬼,吃饱好上路。西方对待死囚,同样有最后一餐的传统。

新西兰摄影师亨利,就以死刑犯的最后一餐为主题,拍摄名为“A Year of Killing”的照片,探寻食物与死亡的关系。

三明治,奶酪,玉米粒,桃子派,巧克力冰淇淋,萝卜

安德森,49岁,入室行窃、人身侵犯、越狱,七项谋杀,2002年被注射死刑。龙虾尾,炸土豆,半磅虾,炒蛤蜊,大蒜面包,罐头和啤酒。

戴维斯,54岁,抢劫和三起谋杀,1999年死亡在电椅。肋眼牛排,烤土豆,莴苣沙拉,黄瓜,番茄,烤大蒜面包,柠檬馅饼,

一瓶可口可乐.。

奥斯卡,53岁,三起谋杀,2016年注射死刑。这些简单或丰盛的一餐,大概就是犯人们最后的表达。烤鸡,肉酱土豆泥,胡萝卜,黑眼豆,切片面包,茶水饮料。

墨西哥牛肉卷,西班牙什锦饭,墨西哥煎豆泥、薄饼。

肉馅披萨,酿蘑菇,橙汁,意式芝士牛排披萨饺,主厨沙拉配田园沙拉酱、蜂蜜芥末酱。

正如法国美食家萨瓦伦所言:“从食物中可以看出我们是谁。”人生的最后一餐,尤其如此。一个BBQ三明治,布伦瑞克炖菜,薯片,凉拌卷心菜,柠檬水,糖果。

10块炸鲶鱼,10块炸玉米饼,豪华培根汉堡,两品脱香草冰淇淋,一份生洋葱。

胡萝卜条,青豆,咖啡,炸花生米,通心粉、饼干、吐司。

7年的拍摄时间,亨利发现犯人点最多的,牛排第一,披萨其次。

而有些人面对最后一餐,陷入深深的恐惧,他们最终放弃选择。

面对这种情况,监狱仍会提供一顿标准死囚餐。

鸡肉饭,大头菜,时蔬,干白豆,玉米面包,面包布丁,水果汽水。所有的死囚餐照片,并非于监狱中现场拍摄,而是亨利耗费大量力气,查阅各种资料将死囚最后一餐重现。烤鸡配土豆泥,

乡村肉酱,青豆,切片面包,蛋糕,茶水饮料。

胡椒牛排配肉酱,米饭,混合绿叶菜,黑豆,切片面包,花生酱糖霜巧克力蛋糕。

牛排,意大利面,水果拼盘,番茄片,黄瓜片,巧克力蛋糕,一杯牛奶。

炸鸡,脆皮薯条。

一杯饮料,两个花生酱巧克力杯。

肋眼牛排,草莓,烤土豆配酸奶油,法式洋葱汤,冰淇淋,牛奶,苹果汁。

面对曾经犯下的罪行,死亡或许是一种解脱。以鲜明的色彩去展现最后一餐,死囚们五味杂陈难以言喻的心情,淋漓尽致。

其实,早在2011年,亨利因德克萨斯州死囚最后一餐政策的变动,便突发灵感拍摄过同类型作品《No Seconds》,直言生命没有第二次。

在《No Seconds》中,有人最后一餐,点了一颗带核的橄榄。“我希望有一天,这颗种子能以我身体为养分,长成象征和平的橄榄树。”

有的人则更为特殊,除了点 龙虾尾、牛排、苹果派、香草味冰激凌,要边吃边看《魔戒》三部曲。

你或许想象不到,临终前,一个33岁的壮汉,竟要再吃一次大份冰激凌。

有一个人,则拒绝最后一餐。生死关头,这最后的美食还有什么意义。

不难看出,临终前,犯人们的最后一餐,都带着对往昔的追忆,和对这个世界的深深眷恋,只是这次,恐怕已来不及。

生命如此美好,爱与美食不可辜负,万万不可作死,等到最后一餐追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