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古人在这种地方藏金银财宝

古代光是存钱这件事就需要大费周章。不过有趣的是,在古代,茅厕、粪坑、畜棚之类的地方,下面说不定就藏着一笔金银财宝……

古人存钱:把金银财宝埋起来

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喜欢存钱的国家,其实这种传统由来已久,祖祖辈辈都有这个习惯,根源就在于儒家思想所奉行的“勤俭持家”的观念。只不过,古代很漫长的时期内都没有银行,在清代出现钱庄、票号之前,人们存钱的途径都非常单一,就是找个什么坛坛罐罐之类不易蚀化的东西,把金银财宝密封起来,埋到土里面去。古代流传下来的不少文物,就是古人用这这种方式留存下来的。这从很多考古发掘的过程中都可以得到印证。

保险柜、保险箱这类防盗设备都是现代才发明,古人想要存钱当然没这个条件。但他们也有自己的办法,比如说贮藏财宝的地点,他们不尽可能找一些难以被人发现的地方。比如说茅厕、畜棚、禽舍这类一般人不会想到去“寻宝”的肮脏之所,往往就成为他们藏钱贮宝的理想选择。放在现代来看,这种做法确实很奇葩,不过在当时来说,这却是司空见惯、理所当然的事。

很多人都知道,商代青铜重器“后母戊大方鼎”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文物,写进过历史课本。但绝大多数人有所不知的是,据说这件宝物在出土之前,就是从一户吴姓人家的粪坑下面挖掘出来的。

埋财宝:采用分层分批贮藏法

当然,藏宝地点是变不出太多花样的,再怎么着就离不开房前屋后。那么在这个基础上要防盗,就必须在贮藏方法上动一番脑筋。

具体而言,就是不把财宝都放在一起,而是采用分层分批贮藏法。也就是说,挖个深一点的坑,在最底层放一部分财物,盖上一层土,再放一部分财物,依此类推,有的藏宝者会放上个四五层。

如此一来,就算这个藏宝地点被盗贼发现了,他们在挖出上层的财物时,或许就会忽视更深的土里可能还有更多财物这一玄机。

之所以采取这种分层分批贮藏法,除了上述原因,还在于财富本身是需要不断积累的,挣了一些钱不得埋起来,不可能等到把想藏的钱全都挣够之后一次性埋好,只能分批来贮藏。

光是这样也还不够,必须给盗贼再上点难度。那就是在藏钱坑的各层之间,加上一些难以挖掘的材料,比如说盖上厚重的砖块、石板之类,铺上几层瓦生、砂石,提高开挖难度。还有一种方法是煮一锅糯米,熬得特别粘稠时,浇注在土层中,待其冷却凝固后,即形成非常坚韧的保护层。

最后还有一个措施,就是在藏宝坑上面加上伪装,比如建个猪圈、盖个茅厕、搭座草棚之类的,就基本上大功告成了。

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子孙后代在房产传承的过程中,如果需要搬家或拆迁时,往往拿起锄头铁锹之类的工具,在宅前屋后开启“寻宝游戏”,不惜掘地三尺,仔仔细细地翻一遍,希望能挖出一些先人埋藏下的金银财宝。

买房子:交了房款还得另付一笔“掘钱”

从古人房产买卖史料上可以看到“掘钱”的记录,这笔钱便是卖主向买主追加的额外金额,作为将来可能挖到金银财宝的预估补偿款。

沈括的《梦溪笔谈》中便记载了一个刚买房就遭索“掘钱”的轶事。

故事发生在洛阳,当时不少财主都流行在家中掘地埋金的存钱方法。而这些财主的后人,如果要卖房了,就会理直气壮地向买主索要一笔“掘钱”。

有个叫张观的人,在朝中做官,官还不小,发财了,准备买套大房子改善一下居住环境。张观几经寻访,相中了一所宅院,光看房子的价格还算合理。但是房主要求张观在房款之外,另行支付一笔“掘钱”,如果不给,房子就死活不肯卖。一番艰苦的讨价还价之后,双方终于达成交易,但张观所付的“掘钱”却多达一千多缗(一缗相当于一千钱,一千缗即十万钱),卖主才把房子交付给张观。

当时的人纷纷为张观鸣不平,都觉得他多花的这笔“掘钱”实在太亏了。没想到的张观搬进这套宅子之后,竟然真的从地下挖出一大笔财宝,打开其中一个石头匣子,数百两黄澄澄、光闪闪的金子呈现在眼前,当时就让张观乐开了花。后来他一算,这堆黄金的价值正好与他买房的全部费用差不多。这样说起来,相当于张观白白赚了一套价值不菲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