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侦探赵伟:在大洋彼岸“民间追逃”

       中央纪委昨天宣布,截至昨天,“百名红通人员”到案51人。至此,自2015年4月我国集中公布“百名红通人员”名单后,到案“红通人员”已过半。截至今年5月31日,通过“天网2015”“天网2016”和“天网2017”专项行动,我国先后从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3051人,其中国家工作人员541人,追回赃款人民币90.98亿元。对外逃的犯罪嫌疑人,已经没有万全的海外“避罪天堂”。

  在我国政府大力海外追逃的同时,“民间追逃”也是压缩外逃贪腐分子生存空间的一支重要力量,不可小觑。

  民间追逃与政府追逃不同。民间追逃的委托人,多是受骗上当的直接被害人;而被委托人,则是外逃人员当前所在国的私家侦探。私家侦探又与当地警方不同,当地警方必须“公事公办”;而私家侦探在当地法律规范的框架下,更为积极主动,有的堪称足智多谋。今天讲述的就是大洋彼岸一位“民间追逃”高手:美国洛杉矶的华人私家侦探赵伟。

  命运似乎早就为赵伟选好了“执黑先手”:21年前,他因自己及朋友被骗,孤身一人从山西运城越洋追到美国洛杉矶,这绝对是纯“民间追逃”。如今,他以精湛的专业技能在大洋彼岸帮助中国受害人,继续“民间追逃”的生涯。

  “当心赵伟找到你!”一个外逃人员落网后,说出他一逃到美国后同伙就给他的警告。

  日前,回到北京的赵伟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采访。大洋彼岸“民间追逃”的传奇,终于从传说和迷雾中真实地呈现出来……

  “老赖”不会说英文,报警时就说了一个词“Chinese”,立即招来三辆警车围住了赵伟

  赵伟把当地法院的传票交到他手上。送达法院传票,是受法律保护的事。全世界都有“老赖”,全世界也都恨“老赖”,美国也不例外。

  外逃人员吕冠坤竟然打电话“报警”。(根据赵伟现场照片绘制)

  赵伟迄今没有想明白的是:吕冠坤为什么要卷钱外逃?

  “多好的项目啊,”赵伟对记者说时,语气十分惋惜,“这是得到宁夏当地政府支持的重大出口项目,地是政府批的,没要他钱,还下拨了6000万元扶持款,只要他签个字,立马就从银行划到他公司账上,可他还是卷着当地几百个老百姓的钱跑了。”

  就在吕冠坤卷钱外逃的前一天,他还对生意场上的朋友富林说,“借我1000万元周转一下。”富林想也没想就给他打了过去,这是后来最令富林生气的事情之一。

  当天吕冠坤的账上还打进了另外一笔1000万元,这是当地政府退给他批地的押金。“要没有‘官商勾结’的猫腻,谁能八字没一撇就把押金退到手?”这成为当地百姓后来诟病某些官员的证据之一。

  此前,吕冠坤还是当地老百姓心中的“财神爷”。他以高额利息吸储,发放利息不是通过银行转账,而是拿了近千万元现金就在当地最大的超市门口发放,给人的感觉简直就是“当众分钱”,立马在当地成为网红,市民争相托人找关系给他送钱入股。

  而当他卷款外逃后,不仅酿成当地多起群体性事件,更先后有4人为此或心肌梗死、或跳楼而亡。

  当吕冠坤踌躇满志潜身洛杉矶时,其部分卷来的钱款已化作当地几套百万美元豪宅。为了应对被追逃,他可谓费尽心机,豪宅是以他的一个从未到过美国的远房亲戚的名字开办的空壳公司出面买的,如同电影里的黑帮毒枭一样付的全是现金。

  2016年,富林到美国委托赵伟追逃。他信心满满地对赵伟说:“只要找到吕冠坤,他一定会把钱还我的。”赵伟看吕冠坤先成立空壳公司再现金买房的手段,就提醒他:“你想得太简单了。”

  果然不出赵伟所料。当他们发现了吕冠坤的落脚地后,自信的富林坚持亲自上门追债。但豪宅外早已装好了摄像头,连续两天,富林按门铃后小楼内毫无反应。但眼尖的赵伟发现,楼上窗户里曾有人暗中向下窥探。

  第三天,赵伟亲自上前按门铃。铃声响过,开门的正是吕冠坤本人,“你是赵伟?”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赵伟警觉:对方对他早已有所防范。

  “我们能聊聊吗?”看似轻松的一句话,让对方难以拒绝就请赵伟进入了吕宅,赵伟又把等待在外的富林也叫了进来。

  富林原以为吕冠坤见了他会非常内疚,哪想到,首先发作的竟然是吕冠坤:“我没钱,你追到美国来要钱让我很生气!”

  生气的吕冠坤立即给当地警察局打电话报警。不会英文的他只说了一词:“Chinese”,警局马上找了个中文翻译来帮他翻译。吕冠坤说自己受到了人身威胁,一会儿,3辆警车呼啸而来,将迎出去的赵伟围了起来。

  吕冠坤不知道的是,赵伟每次出去查案,都会事先给当地警察局打电话,通报自家姓名、私家侦探证件号码、使用什么型号的车子、车牌号码是多少等等,以免警方误判。所以赵伟一告诉警官自己的身份,警官通过电台与警局确认,查证得知赵伟是来给吕冠坤送达当地法院的传票后,立即撤了。

  警车一撤,吕冠坤傻眼了。赵伟把当地法院的传票交到他手上。送达法院传票,是受法律保护的事。全世界都有“老赖”,全世界也都恨“老赖”,美国也不例外。通常,民宅的院子外人不得闯入,但送达法院传票的人员可以在任何时间(包括半夜里)进入对方住宅的院子,甚至可以通过屋子的后窗看室内是否有人,可以看水表、电表到底走不走。如果没有法律提供的这些保护,万一邻居看到有陌生人在邻家后窗窥探报警了怎么办?

  收下法院传票后的吕冠坤,只得答应出庭应诉,富林这下放心了。但赵伟知道耍了这么多花招的吕冠坤,绝不会束手就擒。果然,当天半夜里,吕冠坤弃家而逃。好在赵伟早有准备,让手下的侦探24小时蹲点守候,于是追踪到了吕冠坤的新窝点。

  次日,赵伟突然接到一位朱姓律师的电话,律师在电话里凶狠狠地说:“我是吕冠坤的律师,我警告你,我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你非法跟踪、骚扰我的当事人……”赵伟当即把他怼了回去:“亏你还是律师,竟然连最基本的法律都不懂,都不知道侦探是干什么的……”吕的律师从此再也没敢给赵伟打电话。

  由于赵伟的团队早就向法院申请了“临时财产冻结令”,冻结了查到的吕冠坤的资产,逼得吕冠坤不得不应诉。但狡猾的吕冠坤让律师向法院提出“管辖权争议”,强调既然案件发生在中国,那美国法院无权审理。赵伟团队马上向法院提供了中国公安的网上追逃令,说明被告已经受到中国公安的通缉,不可能返回中国接受审判,而且他在美国投资置产还申请办身份常住美国,因此美国法院应当受理。法院认同了赵伟团队的观点。

  吕冠坤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在法院正式开庭前举行的“审前听证”会上,又让他的律师提出:原告提供的借款单有假。其理由是:借款单上吕冠坤的签名都是原告伪造的。

  但是赵伟根据中国工商登记文件发现吕冠坤在公司文件、董事会文件和银行开户时所用的签名都不相同,他一个人总共有三种不同的签名。这又让大家开了眼:这招在美国企业可没见过。于是,双方请来笔迹鉴定师,鉴定结果证明,赵伟一方提供的借据均为吕冠坤本人三种不同签名之一,真实有效。

  记者深受“福尔摩斯”这类文学作品中私家侦探影响,觉得私家侦探只追赃不追刑,似乎未尽其职,恨不能私家侦探将这种外逃分子直接送进美国监狱或押解回国,但这显然对美国现今的司法制度认知不足。

  民间追逃,看似以“追赃”为重点,实质上意义绝不止于追赃,它既挽回了受害者的经济损失,又直接压缩了犯罪分子在海外的生存空间,所以千万别小看海外追赃。追赃,也是促进追逃的有效方式。

  “这个委托人怎么有点像外逃人?”办案18年,追逃人和外逃人第一次都来委托他办案

  当黄泱打开客房见到赵伟时,脸上的肌肉顿时抽搐起来,赵伟却调侃说:“你跑什么跑啊?”然后,他把法院的传票递过去。

  外逃人员黄泱呆呆地接过法院传票,如同入狱犯人捧着监狱号牌一样被拍下了照片。(根据赵伟现场照片绘制)

  “我现在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怀疑从事洗钱,想想害怕,决定先取道墨西哥回国。”

  在天津做汽车进出口生意的辛先生和沈先生,不久前收到美国生意伙伴黄泱发来这么一条微信,有点懵了。此前,双方说好由黄泱负责从美国发货,将39台小排量奔驰轿车进口到天津。他俩知道这款奔驰车在天津颇受欢迎,于是将几百万美元车款打入了对方银行账号。沈先生更是信任黄泱,索性将他自己美国公司的空白支票签好了交给黄泱,任由他使用。

  谁想到钱款打过去了一个多月,不见奔驰车的踪影,等来等去,竟等来这么一个“洗钱”的罪名。他俩哪里想得到,这本是一个从一开始就精心策划的骗局。黄泱手头其实一辆奔驰车也没有,他不过私自印刷了一批美国轿车的车窗贴纸,谎称“和美国的奔驰公司谈好了”。而辛沈两位一看他发来的“车窗纸”照片就信以为真,因为美国轿车的车窗纸上印着一台车的所有重要信息,包括每台车的发动机编号。

  接下来的情节就更为好莱坞了。几天后,黄泱又说,他在墨西哥飞回中国的航班上,被墨西哥联邦警察扣留,之后又被中国领事馆保释。最后,他偷偷开车回到了美国。辛沈两位一头雾水啊:“咱不就进口个汽车吗,怎么弄成洗钱了?”于是,他俩赶到洛杉矶,联系上了黄泱。黄泱还开车去圣盖博市他俩住的希尔顿酒店会面,共进晚餐时商定第二天去看那39辆子虚乌有的奔驰车。

  第二天,黄泱蒸发了。辛沈俩说不怕,他俩曾经去过黄泱在洛杉矶另一个城市沃纳市的家,见过他太太和两个女儿,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于是驱车赶去。按门铃,出来的却是位陌生的女士。那位别人家的太太说,黄泱2个月前已经把房子卖给他们了。这下辛沈两位才明白:对方是早有预谋。沈先生再查自己美国公司的账户,账上百万美元已被黄泱挥霍一空。

  他俩走投无路,最后受人指点,找到了赵伟。

  赵伟一看,车款是从他俩天津的进出口公司的账户打出来的,走的是中国银行,而洗钱一般走的是地下钱庄,这不可能洗钱啊。“此中必有蹊跷。”赵伟想。

  第三天傍晚,在侦探事务所的赵伟正要下班,一个电话进来了,要委托赵伟查两个人。

  赵伟说:要下班了,明天再说吧,对方却坚持要赶过来。赵伟事后想来,选择快下班的时间节点来,实际上是对方的精心设计。

  赵伟一个人在侦探所接待了两位不速之客,30来岁的那个身高一米八,赵伟感觉有点像委托人说的黄泱,但国内提供的照片年代太久,不敢确认;而另一个年长的,他事后才知道是黄泱在美国的继父。

  “我想请你调查一下住在圣盖博市希尔顿酒店里的两名中国人,他俩是否已经回国?”身高一米八的人开口道。

  这一下子让赵伟确认了他此前模模糊糊的怀疑,就对来人说:“我在接受你们的委托前,必须先看一下你们的身份证件。”

  “驾驶证在车里,我去取一下,”那一米八的人说。他走出去一分钟之后,留在办公室里的老者接到一个电话,也离开了。

  赵伟赶紧通知辛沈两位赶过来。

  但那两个不速之客已经溜之大吉,一去不复返了。

  看过赵伟侦探所的视频监控,辛沈两位确认:那身高一米八的就是黄泱!

  赵伟觉得好笑:做私家侦探18年来,还是第一次双方同时都来委托他调查对方。

  此后,黄泱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赵伟通过黄泱挥霍沈先生的银行账户追查钱款的去向,得知他买了一辆法拉利、一辆超酷的三轮摩托和一艘游艇,还把游艇送给了他在洛杉矶的情妇。赵伟追踪到那情妇,情妇气愤地说,黄泱还骗了我30多万美元呢。

  赵伟发现,黄泱之前的所有地产都已售出。他找到地产中介,中介说,平时都是黄泱打电话给他们,他们打电话给黄泱从来打不通。美国的手机电话卡至今未实行实名制,狡猾的黄泱打完一个电话就卸下手机卡,所以无法跟踪。

  赵伟于是撒下侦探,通过水、电、煤公司和有线电视、宽带网络,去查黄泱有没有用他和家人的社会安全号码新开户,却一无所获。

  想到黄泱有两个学龄女儿,侦探寻遍加州附近的小学,也没有发现一点踪迹。

  追踪黄泱信用卡也无果。

  黄泱究竟去哪里了?直到最后赵伟查到黄泱逃亡时使用的房车,在车上发现了他在美国和加拿大的行车路线图、枕头被褥、保险箱和几十张预付手机SIM卡,才知道惶惶不可终日的黄泱一家,先是逃去了加拿大,然后又在美国境内漫无目的地开车“流浪”。

  这辆房车是赵伟在纽约一家酒店的地下停车场里发现的。然后,赵伟来到酒店总台说,“我有一位朋友住在你们酒店,我们想和他住在一个楼面。”

  “你朋友本来准备12点退房的。”总台小姐说。

  差一点又让他溜掉!

  当黄泱打开客房见到赵伟时,脸上的肌肉顿时抽搐起来,赵伟却调侃说:“你跑什么跑啊?”

  然后,他把法院的传票递过去,“拍照吧。”黄泱呆呆地接过传票,如同入狱犯人捧着监狱号牌一样被拍下了照片。赵伟当即把照片发给了己方的团队律师。

  “天哪,赵兄,你是怎么做到的?”在洛杉矶的犹太律师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本文除赵伟外,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