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做社交,为什么开心网死掉而陌陌成功了

所谓的社交应用,本质上无非是三个要素


第一是关系,所谓的好友列表,所谓的SNS,包括群,其实都是社交关系的载体;


第二是形式,就是用户之间彼此交互的方式,譬如文字消息,譬如表情,譬如语音或者视频,再复杂一点的就像抢车位,其实也是形式的一种,广义上,我和你互动的所有方式,都在互动形式的范畴里;


第三是身份,不同的社交网络里,一个人可能具有不同的身份:在豆瓣上我是文艺中年,在钉钉上我是公司经理,在微信上我是模范奶爸,到了陌陌上说不定就是午夜饿狼……每一个社交网络代表一个不同的环境,不同环境里有不同的身份,说不同的话做不同的事,交不同的朋友。

任何的社交应用,无非是上述三种要素的排列组合。某些要素上的创新可以带来全新的产品:基于通信录发现和建立关系的社交网络属于熟人社交、基于地理位置发现和建立关系的则是陌生社交;用语音短信代替文字消息是微信的一大卖点,用视频和滤镜进行互动则是snap重要的魅力所在,等等。


当年开心001的创新,主要发生在两个维度上:第一个维度是形式,用社交游戏代替了简单的文字聊天和表情图片,朋友间的关系不但可以通过聊来增进,还可以通过相互偷菜来加强,朋友还是那个朋友,偷你一把带来的快感可是远远强过了说几句闲话。


第二个维度是关系,这里的关系,主要是指开心001把原先存在于QQ、MSN、邮箱里的单层社交关系展开成为二度的社交关系,可以去认识和勾兑朋友的朋友了,从这当中就出现了认识新朋友的可能性。


但有一样东西开心网是没动的,就是身份。基本上,我们在开心网上互相偷的那些朋友,同时也在QQ上聊天,并且使用的是相同的身份。


开心网从来没有试图去建立一个新的虚拟身份,因为当时一个流行的看法是,实名制的社交最终会取代QQ这种虚拟身份的社交,既然是实名制当然就只有一个身份,没必要再去建立很多个不同的面具和马甲了。


毛病最终也是出在这里。


当偷菜和抢车位不再流行的时候,程炳皓发现,开心网所拥有的全部社交关系,其实仍然只是QQ/MSN的一个子集。绝大部分情况下,你在开心网上能找得到的人,在QQ上一样找得到。


问题在于,聊天总还是会继续聊下去的,偷菜这事儿可就不一定了。


而陌陌就不同了。

作为传说中的约炮神器,陌陌的社交关系和身份,从一开始就是独立于其他社交网络之外的。


废话,约炮这种事儿,不弄个马甲,难道还要让家人朋友知道不成?


换个方式理解,就是说,陌陌上的一些朋友,离开了陌陌,就找不到了。(当然,X工作者除外)


所以无论QQ&微信这对绝代双骄多么的强势,陌陌也没有被搞死,说白了是因为,有些事你只能在陌陌上沟通、在陌陌上解决。


身份,是陌陌最大的护城河。


当然,今天的陌陌和当年的约炮神器,在定位上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但,本质的道理都是相似的,也就是说,当你在陌陌上的身份和微信上的身份彼此隔离的时候,每一边的社交关系也就跟着独立了,而这样的社交关系,难以被同类产品所取代。


嗯,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无论表面上的形式如何变化、玩法如何更新,关系,才是永恒的。这话不但适用于中国的政商两界,同样也适用于互联网社交产品。


要应对不同的关系,你就需要扮演不同的角色、带上不同的面具——俗称二皮脸。只要关系牢不可破,你玩任何的花样摆什么样的姿势都不会被人打死,相反,沉溺于表面的花样繁多,却没有在关系上深耕,把关系网络抓在自己手里,一旦时局变幻,就很容易变成程炳皓,或者王健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