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记录讯】如何看待《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火爆?对于网络上“段子手”、“网红”的称呼,他本人怎么看?为什么说故宫院长是个风险性很大的岗位?故宫还有哪些工作需要继续改进……

1.《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纪录片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为什么要拍这部纪录片?是否预料到会在年轻人中获得热烈的反响?

单霁翔:《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片子是和中央电视台合作的,他们对故宫文物修复不断地有新成果呈现很欣喜,认为应该把这种科学的态度,特别是工匠精神在社会上呈现出来。

但是,纪录片的影响力一般是有限的,不像一些电影,同时它的节奏比较慢,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年轻人那么喜欢。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用更多他们喜欢的这种作品,包括影视作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