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时期一个被忽视的英雄,他若活着,天下未必三分

罗贯中的《三国演义》里,孙坚讨伐董卓的时候被打得丢盔弃甲,还损失了大将祖茂,后来在洛阳意外得到传国玉玺后竟然心怀鬼胎打起了小算盘,最后还被黄祖这个小角色给黑掉了,除了几个儿子比较出色之外,基本找不出什么亮点,那么孙坚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就让笔者通过相关史料带大家了解一个被忽视的英雄,一个英年早逝的真正霸主。

孙坚,字文台,吴郡富春(今浙江杭州富阳)人,生前官至破虏将军,兼领豫州刺史,封乌程侯,其子孙权称帝后,追谥为吴国武烈皇帝。除了死后那个加封的皇帝称号外,之前的头衔都是孙坚生前获得的,可见他的能力在当时是被广泛认可的,那他究竟做了什么而获得如此的认可呢?主要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

第一,初出茅庐

孙坚未出道之前只是一个富春县城的小衙役,没什么厉害的家族势力和文化背景,如果不出意外能这样一辈子混个吃皇粮的差事也是不错的选择,但是金子终有一天会发光,机会说来就来(对孙坚来说是机会,换成别人恐怕未必)。

17岁那年,孙坚和他的父亲一起乘船到钱塘,至于此行目的不明确,有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周末亲子游之类的,但碰巧遇到了胡玉带领的一帮海贼在抢劫并且在岸上分赃(大家有必要重视一下这个细节,海贼能被史书题名道姓,说明也是重量级的人物),过往的行人们都吓得不敢靠近,这时候孙坚就向父亲请示汇报了:“此贼可击,请讨之。”儿子年轻气盛想表现是可以理解的,但作为父亲肯定是要理性对待的,明确告诉孙坚“非尔所图也。”虽然父亲否定了孙坚的提议,但孙坚显然不是一班的青年,他是有远大理想抱负的青年,也不管父亲赞不赞成,直截了当的“操刀上岸”,如果你以为孙坚就这样拿着刀冲上去和那帮海贼干架的话,那估计就没有下文了,显然孙坚不是程咬金,不是只有三板斧,他没有逞匹夫之勇,而是以智取胜“以手东西指麾,若分部人兵以罗遮贼状”。贼终究是贼,内心还虚的,于是“贼望见,以为官兵捕之,即委财物散走”。如果换成别人,贼把赃物都丢下跑了,也算是成功了,可以请功受赏了,都说了孙坚不是一班的青年,他选择的是“斩得一级以还。”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等到孙坚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摆在他父亲面前洋洋得意的时候,他的父亲是怎样的一个神情,是骄傲还是惊悚?这件事就好比武松景阳冈打虎一样,孙坚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伙子顿时成了坊间红人了,轰动了整个地方政府,终于从默默无闻的县衙小吏被提拔为郡府代理校尉了,俗话说时势造英雄,而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孙坚刚上任就遇到一个叫许昌的人(这人名搞的和地名一样)聚集了上万人在句章这个地方造反,郡府就任命孙坚以郡司马的身份招募千余人的精勇参与平叛,笔者经过史料对比,发现孙坚这一仗打了三年才结束,而与孙坚共同平叛的刺史藏旻(这个字读民)对孙坚这三年的表现很满意,主动上书朝廷为孙坚请功,朝廷于是任命孙坚为盐渎县丞,数年后,又相继改任盱眙县丞和下邳县丞。笔者在这里给大家科普一下县丞这个官职,这个官职是从战国就开始设置了,是作为县令的佐官,主要负责典文书及仓狱,古今对比一下相当于现在一个县的公安局长这个角色。在那时候这个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但无论如何都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因为这个官职是朝廷任命的,是朝廷命官,而不同于之前在郡县里面当差,那是属于辅助用工的形式。

第二,讨伐黄巾军

孙坚从小吏到县丞用了短短三四年时间,完成了人生质的飞跃,但孙坚的目标并不在于此,他在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江表传》中详细描述了孙坚在三个地方当县丞时候的表现:“坚历佐三县,所在有称,吏民亲附。乡里知旧,好事少年,往来者常数百人,坚接抚待养,有若子弟焉。”不知道诸位看这段话有没有联想到什么,笔者认为孙坚借用当县丞的机会不仅在积攒名声和人气,而且还在养士! 我们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而那时候的“养士”目的也是希望关键时候这些人愿意为孙坚慷慨赴死,而孙坚检验其养士成果的时间并未等待很久。

中平元年(184年),东汉历史上最著名的黄巾军起义爆发了,朝廷派遣车骑将军皇甫嵩、中郎将朱俊带兵平叛,而这个中郎将朱俊竟然向朝廷请求让孙坚作为佐军司马一同参与平叛,这是一个很值得玩味的细节,这时候的孙坚仅仅是一个远离权力中心的普通县丞而已,居然能被身居要职的朱俊请求当佐军司马,这就透露出当时的孙坚已经拥有了相当程度的知名度了。孙坚得到平叛任务,于是发榜招募兵勇,而那些平日里受尽了孙坚恩惠的人,现在孙坚用到大家了,这时候想拍屁股走人都很难,都丢不起这人,只有硬着头皮跟着干了,于是“乡里少年随在下邳者皆原从”,孙坚招募到千余人的精干力量之后就与朱俊一起合力并击“所向无前”。

但刚出道驰骋沙场的孙坚怎么可能一场失败都没有呢,《三国志》里面没有说,但《吴书》中却有一段记载“坚乘胜深入,於西华失利。坚被创堕马,卧草中。军众分散,不知坚所在。坚所骑骢马驰还营,踣地呼鸣,将士随马於草中得坚。坚还营十数日,创少愈,乃复出战。”孙坚关键时候居然被一匹马救了,真是福大命大,这次遇险为孙坚成长积累了宝贵经验,在遭遇到这样大的危险后孙坚并没有胆怯,而是等伤刚好些就继续征战,尤其在宛城攻坚战中,孙坚“身当一面,登城先入,众乃蚁附,遂大破之。”三国中的猛将不少,但能像孙坚这样带头冲锋陷阵还能第一个爬上墙头的君主确实没有,亲冒雨矢的弊端就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也为他英年早逝埋下了伏笔。平定黄巾军起义之后,朱俊在给朝廷的奏章中为孙坚在战斗中的优秀表现点了一个大大的赞,于是孙坚被任命为别部司马(汉朝官职,大将军属官,再具体的就不太清楚了,可能也不算是大官,但已经比之前的县丞要高端了)。

第三,议斩董卓

孙坚当上别部司马之后,就是朝廷军队领域里面的常驻官员了,当时正值边章和韩遂在凉州作乱,而朝廷命令董卓讨伐该二人的叛乱却一直没有获得成功,到了中平三年(186年)朝廷终于腾出手来处理这个边患了,这次是命令司空张温代行车骑将军职权前往平叛,但张温居然做了一件和朱俊一样的事情,请求朝廷让孙坚参与军事一同平叛,前者是朱俊讨伐黄巾军要孙坚一起参加,现在张温平叛又要孙坚参与军事,足可见孙坚的军事能力已经被当时的高层领导所重视,每次遇到重要的军事行动总希望孙坚能参与进来,就凭这一点足可认定孙坚拥有非凡的军事才能,但这次军事行动进展的非常顺利,“章、遂闻大兵向至,党众离散,皆乞降”,大军还没有到呢,边章和韩遂就望风而降了,那么这次行动孙坚有没有优秀的表现呢?有,当然有,这次表现不是战场上的勇武表现,而是卓越的见识,甚至差一点就改写了历史。

原来讨伐边乱的事情是董卓的任务,董卓经年累月没有完成任务,张温率军到达前线理所当然要召见董卓问问情况了,但这个董卓大概是在地方上嚣张惯了,接到张温的召见命令后过了很久才来,张温心里肯定是不高兴的,董卓一方面官职小,另一方面平叛无功,按道理这时候应该跪舔张温才是,却还依旧这样傲慢的不行,于是张温就当面批评董卓,但董卓听到领导批评却不以为然,不仅不知错,还强词夺理,当时坐在旁边的孙坚听不下去了,就上前贴着张温的耳朵对张温说: “卓不怖罪而鸱张大语,宜以召不时至,陈军法斩之。”温曰:“卓素著威名於陇蜀之间,今日杀之,西行无依。”坚曰:“明公亲率王兵,威震天下,何赖於卓?观卓所言,不假明公,轻上无礼,一罪也。章、遂跋扈经年,当以时进讨,而卓云未可,沮军疑众,二罪也。卓受任无功,应召稽留,而轩昂自高,三罪也。古之名将,仗钺临众,未有不断斩以示威者也,是以穰苴斩庄贾,魏绛戮杨干。今明公垂意於卓,不即加诛,亏损威刑,於是在矣。”

这段对话是《三国志》里面的原话,笔者觉得真的是说的太好了,就不加改动的照搬了,孙坚数点了董卓的三宗罪,建议张温斩杀董卓。经笔者查证,在早期董卓没有祸乱朝廷之前建议杀掉董卓的只有两个人,另一个人是皇甫嵩的侄儿皇甫郦,他在189年的时候建议皇甫嵩杀掉董卓,而孙坚建议杀董卓是在186年,比皇甫郦早了3年,笔者一直很感慨,如果当时杀掉了董卓,那么历史又会是什么走向,或许乱世不会那么快的到来,曹操真的当上了汉征西将军成为了一名治世能臣,而其他各路英雄豪杰们或混迹官场或立功边陲,总之不会在那时那地上演那群人的精彩故事,但历史不容假设,张温终究没有采纳孙坚的建议,等到返回朝廷之后,孙坚的杀卓建议还是引起了朝廷有识之士的赞许,只是没有被采纳,都感到有点可惜。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孙坚又被提拔为议郎(议郎职为顾问应对,可参预朝政)。

第四,拜官封侯

说实话,人的能力越大,要做的事情就越多,孙坚既然被朝廷看中,那么一旦有事情就首先想到他了。当时正值贼寇区星率众在长沙一带作乱,朝廷于中平四年(187年)委任孙坚为长沙太守,孙坚到任后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把贼寇全部剿灭了,他能够很快的剿灭贼寇,一方面卓越的军事斗争才能,另一方面还因为其优秀的区域治理能力,《魏书》中说“坚到郡,郡中震服,任用良吏。”

长沙是太平了,可零陵和桂阳的贼寇依旧猖獗,孙坚只是长沙太守,零陵和桂阳与长沙的行政级别是同等的,按照道理长沙太守是不可以在不经过朝廷允许的情况下越界到其他的郡县进行军事行动的,孙坚的同事和下属就劝告孙坚这样做可能会犯罪的,孙坚告诉他们说:“太守无文德,以征伐为功,越界攻讨,以全异国。以此获罪,何愧海内乎?”(语出《吴录》)孙坚作为一郡太守,主政一方,可以说官做的很大了,如果他贪恋权位的话,笔者认为他是不会不考虑政治因素的,更不会犯这种低级的吃力不讨好的政治错误的,这就显示了孙坚作为一名受提拔重用的汉朝将领,其怀揣着一颗赤胆忠心,想到的只有国和民没有考虑自己的政治前途和命运。

于是孙坚“越境寻讨,三郡肃然”,效果是明显的,孙坚一去不仅平定了长沙的叛乱,还肃清了零陵和桂阳的贼寇,汉朝廷怎么说还是公平公正的,并没有怪罪孙坚,而是“录前后功,封坚乌程侯”。笔者查阅了一下,这个乌程侯是县侯的可能性比较大,关羽的汉寿亭侯是曹操为了拉拢人心替他向汉献帝讨要的,跟孙坚这个乌程侯是不能比的,另外亭侯是最小的爵位,跟孙坚的也不能比,总之,这时候的孙坚被封侯了,拜官封侯出将入相,这是多少有志青年的理想和志向,而孙坚在三十岁刚出头就获得了,可以说志得意满同时也是一腔热血,孙坚的能力得到了完全的认可。

第五,发兵讨董

189年对于汉王朝而言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汉灵帝死了,何进主政朝政本来也没有什么问题,可偏偏何大将军决心要做一个对汉王朝有杰出贡献的人,采纳众人的建议决心诛杀宦官,屠户出身的他没有这谋略水平,理应依靠智谋之士,可惜偏偏遇到了袁绍这么一个官五代,没有真本事,竟在瞎忽悠,让何大将军采取了错误的措施,直接导致董卓祸乱京城。全天下看到“卓擅朝政,横恣京城”都看不下去了,稍微有点志向有点实力的各地郡守们都起义兵准备讨伐董卓,孙坚作为封疆大吏,在长沙太守任上安安稳稳的度过了两三年光阴,作为忠心为国的地方大员,孙坚也起义兵北上讨伐董卓,在北上的路上,孙坚杀了两个人,一个是荆州刺史王睿,一个是南阳太守张咨。

史书上说杀王睿纯粹是私人恩怨,呵呵,笔者对于这个事情就有两方面想法,一方面觉得孙坚这事情做得狠了点,至于孙坚为什么非要杀了这个王睿,或许孙坚除了私人恩怨的考虑之外还有点其他的考虑,比如他预感到天下可能要大乱了,多一个跟自己过不去的人就是给自己埋祸根,在乱世做事还是狠一点好,所以杀之以除后患;另一方面也给大家提个醒,莫要随便得罪人,历史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给别人留条路就是给自己留后路。杀张咨是因为孙坚的军队进驻南阳之后,张咨居然无动于衷毫无表示,既不来犒劳兵士也不提供物资,孙坚哪是好惹的主,于是摆了一桌鸿门宴请张咨如瓮,张咨不知天高地厚,大摇大摆的来赴宴了,这饭是没有的,直接就被孙坚批评了一顿,这时张咨才发现来者不善,但已经无法脱身,被军士拉出去斩首示众了。太守都被杀了,孙坚在南阳也就无求不获了,大家这时候肯定很奇怪,孙坚也太鲁莽了吧,怎么朝廷命官说杀就杀了呢,其实这时候的汉朝庭在董卓的把持下,皇帝朝不保夕,政令出不了洛阳城,所以诸侯起兵勤王的时候,也就是谁有兵权谁就有说话权了。

在南阳整顿完毕后,孙坚继续北上到达鲁阳(今鲁山县),这里距离洛阳已经非常近了,各路诸侯豪杰在洛阳以东周边聚集,在鲁阳,孙坚拜会了袁术,袁术对孙坚很赞赏,就上书给当时被挟持的皇帝,让孙坚做了代破虏将军,兼豫州刺史。关东诸侯起兵伐董在《三国演义》中可谓是精彩非常,尤其是刘关张三兄弟的表现极为抢眼,但事实并非如此。笔者查阅史料发现,在整个对董讨伐站中,真正为了匡扶汉室挺身而出去战斗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曹操,另一个便是孙坚(《英雄记》中只用了一句话概括了刘备的伐董战斗“起军从讨董卓,为贼所破,往奔中郎将公孙瓒”。《三国志》里竟然连刘备一句伐董的话都没有,对比之下高低可见了。)史书中没有记载孙坚是盟军的先锋,孙坚没有带头冲锋陷阵的义务和职责,而曹操也不是盟军中的领导,只是自封了个奋武将军而言,之所以这两个人冲锋在前,与董卓军队进行了殊死的搏斗,只因为他们两个才是真正的英雄,才是真正心系国家命运的人,但此时的曹操军事谋略虽然有了,但军队战斗力还没有形成,所以很快就吃了败仗,不得不离开盟军队伍到扬州去募兵,因此孙坚成为了整个伐董的中坚力量或者说是唯一力量。

孙坚不是常胜将军,他总能在失败中总结经验反败为胜,在与董卓军队的初次交锋中,孙坚大败而回,祖茂确实替他顶了头盔吸引走了追兵,但祖茂究竟有没有死,史书中没有明确记载。孙坚不是一个服输的人,从他的成长经历就可以窥之一二,他收拾残兵败将,经过整顿后,在阳人(今平顶山市汝州市西北)与董卓军进行了一次会战,在这次会战中孙坚军斩杀了董卓军的都督华雄,取得了对董作战的巨大胜利。(《三国演义》中说关羽温酒斩华雄,难怪关羽的脸那么红的呢,人家孙坚拼死换来的功劳就这么被抢走了,感情这脸是被打红的还是自己羞红的呢?)

董卓虽然不是什么优秀的军事统帅,但也是老江湖老狐狸了,他深知孙坚才是真正的威胁,于是他有针对性的采取了计策:“离间计”。 应该来说孙坚和袁术是一伙的,起码孙坚是这么认为的,孙坚在前面冲锋,袁术在后方后勤补给,但别有用心的人一句“坚若得洛,不可复制,此为除狼而得虎也”(出自《江表传》)就让袁术心生疑虑,不再给孙坚输送军粮了。孙坚得知消息后连夜从阳人赶到鲁阳(也就是从汝州赶到鲁山,大家可以查看一下百度地图,就能体会到在古代连夜跑近百公里的路是什么感觉了)。

孙坚火急火燎的见到袁术之后,就跟袁术掏心窝的说了很多话,其中见诸史书的有两句话:“所以出身不顾,上为国家讨贼,下慰将军家门之私雠。坚与卓非有骨肉之怨也,而将军受谮润之言,还相嫌疑!”(语出《三国志》,之所以孙坚说为了袁术家的私仇,是因为袁绍和袁术起兵之后,董卓把袁绍和袁术家在京城的亲戚们都杀掉了,因此结下了私仇),另一句是 “大勋垂捷而军粮不继,此吴起所以叹泣於西河,乐毅所以遗恨於垂成也。原将军深思之。”(语出《江表传》),这两句话一方面慷慨激昂,另一方面感人肺腑,袁术一听就知道自己理亏了,所以对孙坚表示哥俩好赛金宝,一定保证粮草供应,让他放心到前线讨董。董卓一计不成,又出一计:“和亲”。不仅和亲,还允诺帮孙坚解决亲属子弟们的官职问题。这个条件是相当诱人的,但孙坚是一个有原则有立场有底线的英雄,他断然拒绝了这个提议,并表示“卓逆天无道,荡覆王室,今不夷汝三族,县示四海,则吾死不瞑目,岂将与乃和亲邪?”董卓连施两计都不成功,于是一把火烧了洛阳,并挟持皇帝到长安,避开孙坚的锋芒,还提醒手下人,孙坚这个家伙还是有点本事的,既会用兵也会用人,以后对阵千万不要大意了。

董卓撤离洛阳前,对洛阳进行了烧、杀、盗、抢,孙坚进入到洛阳后看到的景象,在《三国志》中没有描述,但《江表传》中对此做了补充:“旧京空虚,数百里中无烟火。坚前入城,惆怅流涕”,这段话不仅有情景描写也有人物表情刻画,十分有感染力,我们完全可以设身处地的想像一下:孙坚见到如此破败景象,回想当时在京城时候看到的繁华光景,尤其是回想当初建议杀掉董卓未被采纳的事情,作为七尺男儿堂堂一军统帅的孙坚,竟然也忍耐不住这种悲伤,以至于痛哭流涕。历史不是死板的文字记录,而是有血有肉的人物再现,孙坚这一刻的悲情表现让笔者为之动容。孙坚哭完之后让军士们修缮皇陵,把被盗掘的坟墓都填埋起来,等事情都做完之后就返回了鲁阳。(孙坚究竟有没有得到传国玉玺,陈寿没有认可这个说法,《江表传》和《山阳公载记》虽然有相关记录,但也有可疑之处,笔者在此不予采纳。)

孙坚回到鲁阳之后,此时的天下已经不是当初同举义兵的天下了, 可能起兵当初大家还是为了铲除董卓匡扶汉室而来的,但等到他们掌握权力后,他们已经忘了这个初心,都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笔者认为能够坚持这样初心的只有三个人,孙坚算是一个,另外两个人分别是曹操和刘备,当孙坚看到“关东州郡,务相兼并以自强大”的时候,他内心的痛苦无疑是巨大的,而且是无人能够理解的痛苦,孙坚独自慨叹道:“同举义兵,将救社稷。逆贼垂破而各若此,吾当谁与戮力乎!”(语出《吴录》)英雄向来都是孤独的,孙坚感慨完只能独自流泪暗自神伤,没人能够理解他,更没人理解他那一刻的情怀和理想,笔者向来反感那种学究文章,把活生生的人写得跟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一样,因此笔者要做的就是努力还原那些饱含血肉的历史人物,就是要让现在的我们理解他们懂得他们,从他们身上提炼出我们民族宝贵的精神脊梁。

第六,英雄落幕

孙坚此后已经不能独自为了理想而奋斗了,所有人都在为了抢地盘而相互搏杀,弱肉强食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孙坚也必须为自己的立足之地进行拼搏,在与刘表争夺襄阳过程中其由于一贯身先士卒而导致其中箭身亡(也有说法是中暗箭或者被石头砸死的,总之在这里死了是事实)。孙坚死的时候是37岁。

相比较曹操和刘备,孙坚死的太早了,早到乱世才开始就已经去世了,孙坚与刘表争夺荆州可以说是易如反掌,拿下江东也是轻而易举,姑且不论其与曹操实力高低,就谈他占据荆襄之地并吞江东,与曹操分庭抗礼实现天下二分,肯定是不在话下,如果真的这样的话,或许就没有刘备什么事儿了,笔者在想,上天这么早的就让孙坚离开这个乱世,或许是要保全他的理想和忠臣的美名,把奸臣的名号留给了曹操,但上天也是公平的,让他的儿子孙策和孙权分享了孙坚留下的恩泽,实现了三分天下的宏图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