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历史上最贤惠的皇后之一,死后被封为花神

张嫣,是汉惠帝刘盈的亲姐姐鲁元公主和宣平侯张敖的女儿,同时也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吕后的外孙女。吕后为了长期掌握大权,开始密谋她大计——跟刘氏亲上加亲。张嫣的人生轨迹,在十一岁那年来了个转折,在这年,在吕后的操办下,她竟然成为了汉惠帝的也就是她舅舅的妻子,这乱伦事件的策划者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吕后。

在汉惠帝四年(前192年)十月壬寅日,张嫣的外祖母吕后为了“亲上加亲”,亲手将年仅十一岁的外孙女张嫣立为儿子汉惠帝的皇后。

吕后在心里盘算着,她希望张嫣能生子。但是,由于张嫣年纪实在是太小,在想尽千方百计后,仍然一直无法怀孕。

吕后是绞尽脑汁,甚至是病急乱投医,于是设计教她假装怀孕,而后再强取汉惠帝与宫女所生之子刘恭,再对外谎称是张嫣所生。不久,又将刘恭的生母杀死,这一切仿佛设计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吕后为了掌大权,处心积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刘邦死后,不仅残忍杀害戚夫人,把戚夫人的舌头、四肢悉数割去,把头剃成光头,泄戚夫人夺宠之恨,同时对待刘邦的功臣也是毫不留情,足见吕后的心狠手辣。这一切,年幼的张嫣都看在眼里。

不久,又在吕后的授意下发布诏书立刘恭为皇太子,并宣布大赦天下。在汉惠帝七年(公元前188年)八月十二日,汉惠帝于未央宫驾崩,时年二十三岁。同年九月初五日,西汉皇室将汉惠帝安葬在安陵。

在 安葬完汉惠帝后,吕后立张嫣收养的儿子刘恭为帝,史称前少帝。又因为刘恭年纪尚幼,不能亲政,于是,便由吕后临朝称制,总揽大权,并仍称为皇太后。而张嫣则不称太后,世称孝惠皇后。

吕后元年(公元前187年)四月,张嫣的母亲鲁元公主突然去世。吕后四年(公元前184年),这时的刘恭已经渐渐长大,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生母已被害死,自己也并非是张嫣的亲生儿子,于是时而口出怨言说:“皇后怎么能杀死我的生母而把我当作她的儿子?虽然,我现在还小,但是,等我长大后,我一定要为生母复仇!”吕后在知道刘恭的怨恨复仇怨言后,很是担心,害怕哪天刘恭真会作乱,引兵杀害自己。于是,吕后决定先发制人,要把刘恭这心中的熊熊火焰扑灭在萌芽之中,于是,下令将刘恭囚禁在后宫的永巷中,对外则宣称刘恭患病,任何人不得与刘恭相见。

不久,吕后又把刘恭给废黜了,并派人暗中将他杀害。同年五月十一日,吕后又立汉惠帝的另一子常山王(恒山王)刘义为帝,同时改名为刘弘,史称后少帝。当然,吕后还是大权在握,继续由吕后临朝称制,决定着天下人的生死。

吕后八年(公元前180年)七月三十日,吕后去世。消息传出,朝野上下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是刘氏宗族,忧愁的是吕氏权臣。这时,大汉的天空顿时风起云涌,长安城上,黑云压城。城里人心惶惶,总感觉又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吕家的人掌握军事大权,开始频繁调动南北两军布防,蠢蠢欲动,似有大干一场迹象。

因惧怕刘氏迫害,诸吕密谋夺取政权,吕禄的女婿刘章和东牟侯刘兴居一起把这件事告诉了齐王刘襄,刘襄又派人到琅邪国,通知吕氏即将发动叛乱,请琅邪王赴齐面商大事。琅邪王刘泽刚来到临淄就被齐王软禁了起来。

齐王迅速调集了军队,打着消灭不应当为王的人的旗号发兵。相国吕产派大将灌婴去迎战。灌婴作为西汉的开国功臣,是忠于刘氏集团的,他到莱阳后按兵不动,并派人与齐王联络,只等吕氏的叛乱爆发,然后出兵击灭之。

刘章又和太尉周勃、右丞相陈平有暗中的联系。吕产知道了齐王与灌婴的联合,急忙中挟持了太子,企图利用太子威胁众位大臣屈服。

在都城长安,周勃、陈平等人秘密策划,设计让吕禄交出兵权。并通过皇帝的符节获得兵符,宣称皇帝派太尉率领北军。周勃顺利控制北军,接着刘章在周勃协助下控制了南军,严守住军门。周勃命令刘章率兵进宫,以护皇帝为名,击杀了相国吕产。

不久,就在朝中拥护刘氏的大臣们共同行动下成功铲除了诸吕(吕后的吕氏家族),并废黜刘弘,拥立汉惠帝四弟代王刘恒为帝,是为汉文帝。汉文帝,以孝治天下,不想大开杀戒,而且,张嫣是惠帝的皇后,文帝不忍心杀之,因此,张嫣没有被处死。然而,张嫣虽然幸免一死,却受到吕氏罪孽深重的牵连,遭废黜其位,并安置在北宫居住 ,仍称孝惠皇后。

张嫣所居住的北宫,是未央宫后面的一处极为幽静的院落(冷宫)。朝野都知道张嫣与诸吕乱政无关,因而没有在夷灭诸吕时主张杀死她的。张嫣生活在北宫中,无声无息,日出日落整整十七年。汉文帝后元年(前163年)三月,张嫣病逝,终年四十岁,与汉惠帝合葬于安陵,不在另起坟。

在高祖刘邦在世的时候,张嫣每次跟随母亲鲁元公主出入宫中,她的外祖父汉高祖刘邦就让戚夫人抱着她,并对戚夫人说:“你虽然美丽高雅,世上无人能及,但此女十年以后,绝非是你所能比的。”由此可见,在张嫣年幼的时候刘邦就看出来,张嫣长大后一定是绝世美人。

民间传说,在张嫣死后入殓时,宫女们替她净身时惊人地发现,张嫣至死竟然冰清玉洁,依然是个处女身。 消息不胫而走,不久便传开了,张嫣也被称为第一个处女皇后,至死都是处女身,这也成为当时人们茶余饭后的坊间谈资。由于,她的贤惠,天下的臣民无不怀念怜惜她。于是,民间纷纷为她立庙,定时享祭,尊她为花神,为她立的庙便称为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