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与剑,中国人的两种性格

何为琴?是声声风雅,声声慢;美人如花解语。何为剑?是马前桃花,马后雪;英雄一骑红尘。

琴与剑,是柔肠百转与豪情万丈;是庭院深与江湖远;是诗意与杀机。

琴与剑,是一柔一刚;是中国人骨子里的两面;是不同的故事。

01 、有一种相遇叫绿绮琴

绿绮,古代四大名琴之一。通体隐隐泛着幽绿,犹如绿藤缠绕于古木之上,琴身内有铭文“桐梓合精”。弹绿绮琴的郎君正是司马相如。他为梁王作《玉如意赋》,梁王非常喜欢,便将珍藏的绿绮送给他。就像酒逢知己千杯少,遇到司马相如,绿绮琴才有了灵魂,名声越传越响亮。卓文君也善于弹琴。她是蜀中首富的女儿,生得美貌动人,“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十六岁时,她嫁做人妇,不久后丈夫去世了,她便返回娘家居住。卓家常常举办宴会,这天,司马相如在宴会上受邀弹琴。琴音袅袅,引来了卓文君,她躲在屏风后面偷听。司马相如假装不知道,却又弹了一首《凤求凰》。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众人都拍手叫好,卓文君却听懂了曲中的缱绻。果然,他当天晚上就贿赂她的侍女,转达自己的倾慕之情,两人连夜私奔。

原来,爱是目成心许的缠绵。用一曲琴音,拨动一颗芳心;用一次晤面,换来一生相守。

02 、有一种相守叫越王剑

越王勾践,有好几把佩剑,最有名的当然是那支在荆楚出土的。剑锋寒光冷冽,历经千年不朽,剑身刻有“越王勾践,自作用剑”八字。越王的剑,怎么会在楚国呢?它的主人其实是勾践的女儿越姬。这位贵女听从父亲的意愿,千里迢迢嫁到楚国。两姓联姻,只为结盟,根本没有半分情爱,越王以随身的宝剑作陪嫁,是一份昂贵的补偿。出乎意料的是,楚昭王竟然很宠爱越姬,出行时也常常将她带在身边。

有一次,楚昭王和越姬、蔡姬游玩,他心情大好地对两位夫人说:“如果我死在这里,你们谁愿意陪我呢?”蔡姬回答:“能得到你的宠爱,是我莫大的荣幸,我愿意陪你同生共死。”越姬却驳斥道:“大王下重礼从我父王那把我娶回来,难道是要我陪你去死吗?”

后来,楚昭王病重在床,越姬主动向神灵祷告:情愿自己先走一步,去黄泉照顾君王。楚昭王制止了她:“以前游玩时说的话,纯粹是戏言而已。”越姬听了,说:“当初您约我同生同死,我虽然嘴上没有说,但其实心里已经答应了。我不会负你的。”她拔出剑,自刎在楚昭王的病榻前。

原来,爱是生死相随的刚烈。一柄天下无双的利刃,可以削铁如泥,却不可以斩断儿女情丝。

03 、有一种知音叫号钟琴

号钟,是周代名琴。据说此琴音色之宏亮,犹如号角长鸣、钟声激荡。

伯牙曾经演奏过号钟琴,闻者无不感动落泪。伯牙自小就精通琴律,是战国时期有名的音乐家。有一年,他回楚国探亲,夜晚宿在汉阳江边。云开月出,伯牙兴致勃勃地弹了一曲又一曲,有个樵夫就站在江边静静听着。“先生,您不用疑心。因为您琴声绝妙,我才听得入迷了。”钟子期主动上前攀谈。伯牙惊奇地问:“你真的能听懂我的琴声吗?”他又弹了一曲,心里想着高山,钟子期高兴地说:“弹得真好,我仿佛看见了一座巍峨的大山。”伯牙又换了一曲,心里想着流水,钟子期神情愉悦地说:“弹得真好,我仿佛看到了汤汤的江河。”伯牙放下琴感慨:“你真是我的知音啊!”

两人当下结为兄弟,约定来年再到这里相会。第二年,伯牙带着琴回到汉阳江边,等了许久却没有等到钟子期。原来,钟子期已经不幸染病去世,临终前还留下遗言:要把坟地修在江边,这样就能听到伯牙的琴声了。伯牙悲痛欲绝,来到钟子期的坟前,弹了一曲《高山流水》,然后将心爱的琴摔在墓碑前。他悲伤地说:“知音已经不在,这琴还谈给谁听呢?”

原来,朋友是心领神会的懂得。十五弦断有谁听?万丈红尘无人和。易求好琴,难得知音。

04 、有一种知己叫鱼肠剑

鱼肠剑,古代名剑之一,据传是铸剑大师欧冶子所制。剑身小巧柔韧,能够沿鱼口插入,剑锋却锐不可当。鱼肠剑为吴王所有,不,他那时候还只是吴公子光,他将这把剑送给了好友专诸。专诸原本是一个在市井中卖肉的屠夫,长得虎背熊腰,孔武有力,伍子胥就将他推荐给公子光。两人一见如故,成为至交。公子光的父亲去世后,他的几个叔叔依次继位,最后,堂弟僚竟然成了吴王。

公子光自认是长子嫡系,不甘居于人下。专诸便主动请缨:“我可以杀了吴王僚。”公子光立刻行礼跪谢:“我的身体就是你的身体,如有意外,以后我会照顾好你的家人。”

四月,公子光宴请吴王僚,酒喝到酣畅时,他借故退下,专诸则端着一盘烤鱼上前进献。到了吴王僚的跟前,专诸掰开鱼,趁势取出鱼肠剑,向着正对面的人一击即中。两旁的侍卫立刻冲过来,击杀了专诸。公子光趁乱自立为王,就是赫赫有名吴王阖闾,他封了专诸的儿子为上卿。

原来,朋友是奋不顾身的扶持。意气相投,宝剑相赠,许君一场生死相酬。

05 、有一种牵念叫焦尾琴

焦尾琴,古代四大名琴之一,是东汉著名文学家蔡邕亲自所制。据说,他在烈火中抢出一段没有烧完的梧桐木,制成七弦琴,果然声音不凡。因为琴尾还留着烧焦的痕迹,就取名“焦尾”。

蔡邕在琴乐上很有造诣。他住在陈留时,有个邻居准备了酒菜请他赴宴,他到的时候宴会正热闹着,有个客人在屏风后弹琴。蔡邕悄一听,说:“邀我上门做客,为什么琴声中却藏有杀心?”于是他就打道回府。主人知道后,连忙派人去追赶。弹琴的客人解释说:“我刚才弹琴的时候,看见一只螳螂正要扑向蝉。蝉正准备飞走,我心里有些担心,唯恐螳螂丧失了机会。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杀心流露到音乐中来吗?”众人都对蔡邕的琴艺惊叹不已。蔡邕有个女儿叫蔡文姬,自小对琴艺也很精通。她九岁时,有天蔡邕在夜间弹琴,突然断了一根弦,蔡文姬听到了,说:“是第二根弦断了。”蔡邕惊奇地问:“你不会是偶然说中的吧?”于是他又故意弹断了一根弦,蔡文姬说:“是第四根。”

汉末大乱,蔡文姬在逃难中被匈奴所虏。远居塞外的她无时无刻不思念故土,只能借琴声抒怀,编写了著名的琴曲《胡笳十八拍》。好在曹操感念与蔡邕的交情,以金璧赎回了故人之女。归汉后,蔡文姬得知父亲临刑前曾提出“愿接受刻额染墨、截断双脚,以求继续完成汉史”。她悲恸不已,跪倒在父亲墓前立誓:“我一定要完成父亲的遗愿,整理遗著,修成汉史,否则我就真的成了不孝的女儿。”此后,她潜心整理蔡邕所遗书籍四百余篇,便续写了父亲未完成的《东观汉记》。

原来,亲情是耳濡目染的传承。琴声如诉,弦歌不辍,是绵绵不绝的家学,是一脉相承的风雅。

06 、有一种信念叫莫邪剑

莫邪,本是女子的名字,她和丈夫干将都是有名的铸剑师。两人为楚王造剑,三年乃成,一雌一凶分别以夫妇俩的名字命名。

干将把雄剑藏起来,对即将分娩的妻子说:“我三年才铸成剑,楚王一定会杀了我。你如果生下男孩,等他长大成人,就告诉他‘出户望南山,松生石上,剑在其背。’”不久,楚王果然杀了干将。莫邪生下一个男孩,名叫赤鼻,赤鼻长大后追问自己的父亲,莫邪就把干将的那句叮嘱转告给他。他走出门,劈开屋前松木下边的石块,找到了那把雄剑,日日夜夜想着为父报仇。

这天,楚王梦到了赤鼻:双眉间宽有一尺,相貌出奇不凡,拿着雄剑来刺杀他。楚王醒后以千金悬赏,赤鼻不得不躲进深山。他痛哭不已:“楚王杀死了我的父亲,我定要报这杀父之仇。”刚好有个侠客经过,说:“拿你的头和剑来,我为你报这冤仇。”赤鼻立即割颈自刎,两手捧着自己的头和雄剑奉献给侠客。他僵直地站立着,死而不倒。侠客说:“我不会辜负你的。”尸体这才倒下。侠客拿着赤鼻的头前去见楚王,楚王让人用热水锅烧煮头颅,久煮不烂。他好奇地上前去查看,侠客趁机用雄剑砍下楚王的头,紧接着又拔剑自刎。三颗头颅在热水中相缠相斗,分不清彼此。众人便将三颗头颅葬在一起,史称“三王墓”。

原来,亲情是血脉相连的惦念。再好的剑也是凡铁,因人而通灵。敲打砍剁,本是工具。厮缠搏斗,才是杀器。

07 、有一种风雅叫琴与剑

琴音何来?声声寄相思;情丝百转,缠人犹不知。弦上黄莺语,入耳白头吟。

剑身三尺,堪配七尺男儿;剑芒如霜,需以热血浇灌。天下至刚剑,挥剑难斩情。 有“为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的柔,有“男儿何不带吴钩”的刚,有“绿绮琴中心事”的幽,有“一剑霜寒十四洲”的烈。为你抚琴,为你拔剑。两种风流,一般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