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独联”在香港都干了什么

“香港民族党”即将遭取缔,“港独”势力意图垂死挣扎再挑冲突。“学生独立联盟”11日晚在尖沙咀天星码头发起所谓的“光复行动”,肆意包围辱骂来自内地的卖唱歌手,更意图挑起大规模对骂冲突,现场秩序混乱不堪,表演者最后在警方护送下离开。有政界人士分析指出,“港独”未来仍将可能采取更多挑衅举动,政府应及早介入,依法检控违法人士、取缔违法组织。有大律师认为,11日日的事件可成为日后保安局循《社团条例》有关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的条文,禁止该组织继续运作的证据之一。

“学独联”早于8月7日便在社交网站上发帖,预告要于8月11日发起所谓的“光复天星行动”,纠集网民到尖沙咀天星码头声讨“大妈歌唱团”。11日晚七时,除了“学独联”召集人陈家驹、发言人吕俊贤与十多名支持者到场外,“学生动源”召集人钟翰林、“金金大师”梁金成、沙田区议员陈国强、“女长毛”雷玉莲等一众“乱独派”亦蜂拥而至,群“独”乱舞。现场至少有30名警员戒备。

当时在码头五支旗杆对出的大型广告板位置,恰好有来自外国、本地及内地的三组表演者并排表演,“学独联”首先选择位于中间的一档表演者进行挑衅,但发现对方是本地人后,旋即将矛头转向旁边来自内地的“玲姐”表演档,用“大声公”大叫“还我天星码头”、“请勿行乞”等口号,又声称表演者触犯“行乞”、“有违公德罪”、“无牌贩卖”等罪行。

警车护送表演者离场

“玲姐”不愿离开,“学独联”便将她重重包围,其支持者不断高声以“×你老母”、“滚回内地”等粗言喝骂,还不时上前欲有肢体碰撞,现场加上传媒及围观人士,高峰时期接近百人,情况一度混乱,警员需手拉手筑起人链分隔双方。“玲姐”身旁两名年长的男表演者痛斥“乱港派”“虾老人家”,此举是想赶绝他们。警员向表演人士表示,现场太危险,希望他们先行离开,以免事态恶化,三人最终无奈听从警员劝喻,收拾物品,由警车护送离开现场。

陈家驹事后向传媒声称,今次行动是因为“大妈”高声浪滋扰他人,但被问到现场还有其他表演者,为何只针对“大妈”,陈家驹则“改口”称,在网上有不少相片证明这班“大妈”并非单纯演出,而是会收钱。然而,当被要求展示其所谓证据时,他则一口拒绝,仅称未来会继续行动。

旁观者谴责暴力行为

前来跳舞的“旺角kit姐”表示,原定今日趁周末到尖沙咀码头跟朋友们一同跳舞,甫到埗见乐团被网民驱赶,只好放弃。她认为,任何行为都应适可而止,表演者只要自行克制,不应赶尽杀绝。

在码头表演的本地组合“Loop”成员对今次情况感到诧异,认为表演者有自己的表演自由,除了警方,其他人无权对之驱赶,又认为打赏也是街头表演的一部分,与行乞是两回事,不应以此进行责难。有现场市民忧虑,“港独”又图重演“旺暴”骚乱。

码头附近的报摊负责人麦先生指出,“唔係有警察,班示威者可能已动武打人”。又责问“谁才是真正扰乱秩序的人?”

“港独”唯恐天下不乱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新界社团联会理事长陈勇批评“学独联”等组织,藉词维护社会秩序扰乱社会管治,其偏激的言行有明显的“港独”倾向。他指出,由非法“占中”、旺角暴乱可见,反对派经常藉民生议题为踏脚石,煽动民众扰乱社会秩序,唯恐天下不乱,政府应吸取教训,及早介入,依法检控违法人士、取缔违法组织,“取缔违法社团绝对不能拖,短暂的拖延都可能造成无可挽回的社会混乱”。

执业大律师、香港亚太联盟总商会总法律顾问丁煌认为,现场示威者的一些言行明显恶意针对内地,加上该组织以“港独”为主要主张,相信昨晚的事件可成为日后保安局循《社团条例》有关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的条文,禁止该组织继续运作的证据之一。

扮“勇武”垂死挣扎

“学独联”等一伙“港独”人士昨在尖沙咀街头挑衅闹事

以“本土”为标榜,针对内地同胞发起“光复行动”,以挑起两地矛盾为能事,是“港独”乱港派的看家本领。近年以不满内地游客过多而发起的“驱蝗行动”,以及借内地水货客问题为由发起的“光复上水”、“光复元朗”等暴力冲击行动,与今次的“光复天星行动”同出一辙。

这些行为破坏了社会秩序,对本地商户同样造成滋扰,但“乱港派”乐此不疲。究其原因,无非是为了“做骚”出位。乱港派每次发起“光复行动”,都会提早进行“预告”,以引起传媒及警方注意,而行动期间与警方冲突也是必不可少的“指定动作”,藉此争取传媒报道而迅速出位之效,而且,在香港目前的宽松的司法环境下,他们这样做几乎不用付出代价。

正因为如此,在“香港民族党”面临被取缔之际,陈家驹觊觎成为下一个“港独”代言人的地位,跳出来煽动闹事是完全不难理解的。“勇武”骚只是其捞取政治资本的手段。“学独联”等人成功迫使“玲姐”离开后,尽管当时码头附近仍有不少表演者的档口,包括内地表演者档口,但“学独联”已“完成任务”一般,拉起横幅绕场一周扬长而去。

香港的社会安宁,怎能让这些一再在街头闹事的“乱港派”横行无忌?确实,政府和警方应该企硬,不再纵容,执正来做,诉诸法律,让这些争强出头,令市民日益反感的“乱港派”烂头蟀尝到破坏社会秩序后果,成为垂死挣扎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议员促尽快取缔违法组织

对于“学生独立联盟”在尖沙咀发起所谓“光复行动”,有议员谴责他们故意挑起社会矛盾,“唯恐天下不乱”,认为政府有责任取缔任何非法活动组织。

九龙西立法会议员蒋丽芸认为,“学独联”是宣扬“港独”的政治组织,有违基本法,政府有责任取缔任何非法活动组织。她又指,即使对事情有不满,亦不应以粗暴方式宣泄,否则将为社会带来不良影响。至于街头表演者的问题,蒋丽芸认为,现时法例有不清晰的地方,导致社会出现纷争,政府应就事件作检讨,划定表演区域及制定表演者发牌制度。

油尖旺区议会主席叶傲冬批评“学独联”是“唯恐天下不乱”,对有关行为予以谴责。他指出,“学独联”成员用粗言秽语及侮辱性标语,故意挑起社会矛盾,行为恶劣。他说,取消旺角行人专用区是因为屡遭投诉噪音滋扰而未有改善,但不少表演者临走时承诺日后会改善,他一直有关注旺角行人专用区表演者转移到其他地方的情况,但认为暂时未见很大的混乱,相信无论市民或表演者都需要时间适应,区议会将继续留意相关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