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源市科技扶贫专家服务团团长解读斗笠山镇湘军古宅文化

作者:王佩良 (涟源市科技扶贫专家服务团团长)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文化振兴则是乡村振兴题中之义,不可或缺。实施文化振兴,首先要对乡土文化正确解读。涟源市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湘军古民居星罗棋布,以杨市、三甲为最,民俗专家对此多有解读,对斗笠山镇的老宅则关注较少,需要深入解读,以便促进招商引资,带动旅游产业扶贫。

2018年8月13日下午,受涟源市政协委员肖文华盛情邀请,涟源市科技扶贫专家服务团团长王佩良与祥腾中医药开发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春、中医师刘寿康、广州海伦堡地产集团研发设计中心总经理助理贺课成等,考察了斗笠山镇尤佳堂、白马堂、厚德堂等三处由湘军将领建于“咸同期”的古宅,并对其民俗文化进行解读,以抛砖引玉,获得更多专家和投资者的关注。本次考察活动得到了斗笠山镇镇长肖志葵、文化站周永辉的支持。

位于丰瑞村的尤佳堂分为新、老两座大院,老院建于清朝前中期,新院建于咸丰九年(1869);堂屋正梁标注了建造的年份和主人名字,还绘有两只飞舞的彩凤、阴阳卦象以及太极图,与其他老宅正梁常绘的“二龙抢宝”不同,别具一格。堂屋两侧墙上贴有三种颜色的挽联,红纸黑字表示亡者已有八九十岁,粉底黑字表示亡者是六七十岁,白纸黑字则表示亡者是六十岁以下。两座大院中间有一口大塘,巨石砌塘磡,储水量大,具有洗衣浆衫、灌溉抗旱、防洪灭火、养鱼游泳等多种功能。另一座厅堂的墙上绘有各种农具,并标注其数量,俨然当年合作社的“信息公开栏”。屋后山头有肖氏始祖之墓,墓主生于明成化十一年,卒于明嘉靖年间,已有五百多年。屋前有稻田菜园,不远处有两排大山,郁郁葱葱。据说山中有两口天然溶洞,深不可测,亦可开发成避暑探幽景点。

位于高塔村的白马堂为曾国藩手下悍将肖庆衍故宅。堂前有大池塘,池塘中有大水井。池塘和古宅间有马路穿过。白马堂得名于肖将军骑白马衣锦还乡。整个建筑砖木结构,坐北朝南,五进三横,拾级而上,计正厅、后厅各一,侧厅二,正房四十,厢房二十二,杂房十八,大小天井九个。因其资金实力雄厚,所有房屋及庭院地面都由大条石铺砌,平整光滑,这是涟源境内其他老宅难得一见的气派。整座建筑飞檐翘角,牌头耸立,与蓝天白云构成一道美丽的天际线。壁塑木雕雅致漂亮,耐人寻味。外墙上贴着一把大扇子,本是稳固墙壁不走样的铁条,将其塑成扇子,具有修饰美化的效果,也因其能扇风;风者,巽也;巽者,顺也,寓有谦逊受益、风调雨顺之意也。该扇子集实用、美学、吉祥寓意于一体,美观大方,可谓匠心独运。肖庆衍于咸丰三年(1853)应募入湘军右营,随同曾国藩转战各地,立下赫赫战功,先后升任参将、总兵、振威将军,后授刚勇巴图鲁、云骑尉世职。据说,肖将军装载十船金银财宝回乡,在途中被劫走了七船,只运回了三船。他就是靠这三船财宝在咸丰九年(1869)建造这座华堂。今涟源、双峰、娄底方言中有两个独特的词汇——“咸同期”、“敲竹杠”,即与这段历史有关。“咸同期”即“从前”,但又不是太久远,且谈话者表现出一种了不起、很牛很自豪的神态,犹如鲁迅笔下阿Q讲述“从前如何之美好”的样子。究其实,“咸同期”即“咸丰同治期间”的缩略。咸丰、同治年间是湘军将领攻城略地获取功名利禄回家乡买田地造华堂的高峰期。后人在“翻古”时,开口闭口离不开“咸同期””,口耳相传,遂成为湘中地区老百姓的一句“口头禅”。后因年代久远,人们只知其意,不知其来历。“咸同期”一词的流行区域也是湘军将领最多、湘军旧宅最密的地区。其他地区则无此说法,外地人亦不知其意。“敲竹杠”一词流传较广,亦大多知其意,却不知其来历。湘军将领为了将财宝顺利运回家乡,常将其藏在打通的毛竹中,装在船上走水路。每到厘局关卡,免不了有兵丁敲敲竹杠检查一番,听其声,辨其虚实,看是否有“猫腻”。此时识相者马上给兵丁打点,递上小费,即可放行。意外横财,见者有份,长此以往,遂成为“套路”,双方心照不宣。据说湖南方言“猫腻”一词也是摹拟上海滩洋人们所讲的 “MONEY”而产生。

位于黄港村的厚德堂前临平旷之田垅,远眺连绵之群山,一条小河从村中央蜿蜒而过,山清水秀,旱涝保收,俨若世外桃源。前几排房屋,因年久失修,土砖墙已腐蚀坍塌,断垣残壁,朽木参差;几堵青砖墙却依然顽强地傲然矗立,像在显摆着曾经的辉煌,也像在倔强地无声抗议。其破败之相,令人唏嘘感叹,如修旧如旧则工程太大,如推倒重建则劳民伤财。不如保留现状,只在旁边设防护围栏,标示“此处危险,闲人免入”。如北京之圆明园遗址,如巴黎卢浮宫之断臂维纳斯,都是一种残缺美。正如鲁迅所说,悲剧就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悲剧亦能教育人。这几堵破墙是在其他地方见不到的独特风景。如果邀几位妙龄女郎在此拍几组时尚照,传之网络,说不定会收获大量眼球,产生意外的营销效果,如同韩剧的明星效应,大量粉丝寻访而来,将这里催生成新的旅游胜地。这座曾姓大地主私宅依山而建,拾级而上,如同湘西土司之庄院,从远处眺望,飞檐翘角,错落有致,白墙青瓦,气势恢宏。经七弯八拐之后,最里面还有一座厅堂,庭院深深,保存完好。墙上有许多旧标语,有图有文,令人仿佛回到五八年“大跃进”六零年人民公社大食堂“吃饭不要钱,抓革命促生产”的激情岁月。堂屋高大宽敞,凉爽舒适。窗花造型精致,其图案除了常见的蝙蝠、龙、凤之外,还有其他旧宅难得一见的“小象头”,表示房主对“吉祥”的看重与祈求,只是村民毫无文物保护意识,在窗下砌灶做饭,烟熏火燎,已将“小象”熏得乌漆墨黑,布满“炱末”,已难辨其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