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到底有多穷?

8月7日,四川峨眉山市一男子抱着女儿在街头举牌称“家里有双胞胎孩子3岁8个月,儿子被确诊白血病,孩子治疗还需五六十万。转让女儿救儿子……”一时众多网友痛批该男子重男轻女,恶俗炒作、毫无底线!事后这位父亲回应,这是网络募捐平台支的招,很后悔,但当时是被逼到没办法了。这位父亲因为巨大经济负担做出常人难以理解的举动,难道贫穷真的是一种原罪吗?当你处于他们的处境你会怎么做?或许,我们对中国的贫穷缺乏想象。那么,中国人到底有多穷?

月入5411元即算高收入 最穷中国人1天收入不到8元。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5974元,在北京买房能买不到半平米。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396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432元,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3485元。

《公报》还按全国居民五等份收入分组,分别为:

只要月收入达到5411元,你就属于高收入人群,你的收入就超过了80%的中国人。另据《2017年度胡润财富报告》,中国大陆每940人中有1人是千万富豪,每1.4万人中有1人是亿万富豪,《公报》中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还没有扣除这些富豪收入,真实的大多数中国人的收入要远比《公报》中的低得多。

像文章开头的父亲一样的穷人,中国还有很多,2011年中国贫困标准为农民年人均纯收入2300元(2010年不变价),2016年是2855元,即每个月不到240元,每天不到8块钱。8块钱是什么概念?北京出租车起步价是13元,在肯德基买一个蛋挞就要8元。目前,国际贫困标准为每天1.9美元,约合人民币13元,若按国际贫困标准,中国贫困人口将超过1亿。2017年末,中国农村贫困人口为3046万人,冰岛全国人口大约为33.6万人,相当于大约90个冰岛人口。

那么,中国穷人真实的生活是怎样?

台风中扶车被压身亡的周荣

2017年8月23日广东中山,台风天鸽来袭,54岁的周荣为了阻挡货车翻车,狂风中推车被砸身亡。周荣是贫困户,家里厨房是树皮盖的,两个儿子一个读高中一个大学刚毕业,妻子种菜卖菜,自己打散工。出事货车是借钱买的,刚买不到一个月,收入就靠这辆车。

“小马云”范小勤

范小勤与家人

和周荣一样,范小勤也来自一个贫困家庭,2016年,江西男孩范小勤因酷似马云成为“网红”,他的父亲腿部残疾,母亲智力有缺陷,9岁的他还在念小学一年级。

输在起跑线:农村孩子健康堪忧

不仅仅是开头提到的患白血病的的孩子,农村孩子健康普遍差。农村地区儿童低体重率和生长迟缓率约为城市地区的3-4倍,而贫困地区农村又为一般农村的2倍,2010年贫困地区尚有20%的5岁以下儿童生长迟缓

2岁以下儿童贫血问题突出。2010年,6-12月龄农村儿童贫血患病率高达28.2%,13-24月龄儿童贫血患病率为20.5%。在孩子出生后头2-3年,营养不良给儿童带来的伤害不可逆转、不可弥补,近期危害表现为体格和智力发育迟缓,患病率和死亡率增加;远期危害表现为智力发育滞后,学习和工作能力下降,患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病的风险增加。

斯坦福罗斯高教授与团队在对中国近20个省份13万多名农村中小学生进行体检后,发现27%的孩子贫血,33%有寄生虫,25%视力得不到矫正;陕西、河北、云南农村地区18-30个月的婴幼儿样本中,45%到53%的人智商不足85,低于正常水平。研究人员还发现70%的农村家庭有0-1本书。

这些健康堪忧的穷孩子如何生活?

小黑

湖南卫视真人秀《变形记》中的农村孩子杨文寿因外表有些黑,被人称作“小黑”,小黑爸爸坐牢18年,妈妈离婚后改嫁,小黑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穷困潦倒,无依无靠,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身体瘦弱,最终小黑因为肾功能不全没钱治病,悄然离开了人世。

读书不一定改变命运 上升途径正变窄

中国穷人这么惨,有没有改变命运的机会?“读书改变命运”,几乎每个中国人从小都会听到这句话,那么,如今究竟有多少穷人能通过读书、通过高考,改变自己的命运?寒门贵子还有多少?

贫困状元跟着父亲拆拆卸旧门窗挣学费

中国重点大学农村学生比例自1990年代起不断滑落,北大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从三成落至一成。据新华社的报道,2016年北京大学4000多名应届生中,录取农村学生700多人,为近年最多,比例也仅在17.5%,而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中国农村人口数5.8973亿,占42.65%。高考改变命运这条路也正慢慢变窄。“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这一趋势似乎正在被加剧和固化。

不仅仅上不了好学校,上不起学的穷孩子仍然还有很多,中国小学辍学率在1%以内,除个别地区外,初中辍学率为3%左右,而中国本科生比例大概只到4%。

这些辍学孩子都过着怎样的生活?

小青

小青与父亲所住的宿舍

9岁女孩小青的父母没有结婚,母亲在她出生不久后离家。父亲一场病花光积蓄,小青因为没钱辍学在家,出门打工的父亲把她接在身边,小青晚上只能与父亲同住在8人间男宿舍,十分不方便。孩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去上学,还曾多次被老人骚扰,父亲只得无奈报警。

2016年,河南省兰考县街头的标语

中国要在2020年消除所有贫困人口,中国将穷人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