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在线名家推荐:古风论书道——王阔海书法作品赏析

河北唐山讯:(公益记者田宏霞)王阔海(原名王克海),1952年出生于山东招远市,1970年入伍,1989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国画系,现为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七届理事,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理事。第二炮兵政治部创作室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全军高级职称评委,中国人民解放军书画艺术研究院艺术委员,中国汉画艺术研究院院长,清华、人大、荣宝斋画院高级研究生导师。

老子道一说,亦通书之魂。继之有石涛,提出一画论。一生二三万,对创而生亲。写上可知下,提左右相吻。右行知左行,行行通篇魂。不必记字形,通变得精神。起行顿挫收,阴阳得天韵。粗细可搭配,抱团氣萧森。笔笔送到位,疾缓行回顿。笔断意可连,太極凭气运。法度全森严,淡定气色浑。收放犹讲序,绝无跳律音。运管可翻转,调转中侧斤。执笔须轻松,切勿手心紧。神通大宇宙,自由振笔韵。执杆如长枪,双悬得漏痕。可如锥画沙,可入木三分。铁划皆银钩,凝重施风神。细处不觉飘,重处如山顿。飞白别浓谈,对比见情韵。心松得洒脱,毫端胜千均。行草楷篆隶,融合可创新。悟道并顿悟,百通顺其心。学养行其质,品位大文心。风流亦倜傥,观者亦欣欣。今晨写此道,交会知音心。

艺术继承难,创新尤难。王阔海以高标独举之创新精神而饮誉于时,其新汉画以壮阔之意境、飞动之体势、古雅之格调而新人耳目,震人心魄。国画家所画者为综合素养,技法不精,则无肉;书法不佳,则无骨;诗文不雅,则无魂。当代画坛“大师”如云,而诗书画兼工者寥寥。阔海则不然,披兰佩芷,抱玉怀珠,为人率真而坦诚,以勤于补课之精神为画、为书、为诗,数十年孜孜以求,神交前哲,自出机抒。

阔海之书能整体推进,潜心研习,各体皆能,以楷、行、隶、草、简为最,多蕴先秦英气、汉魏风骨、晋唐气象、宋元格调。观其所作,字态饱满,意象丰润,气息贯通。楷书不精,而求行草有所突破,犹痴人之说梦也。苏轼云:“书法备于正书,溢而为行草,未能正书,而能行草,犹未能庄语,而辄放言,无足道也。”阔海之真楷颇见功力,读其《文心雕龙·知音》《序志》等长卷立轴,刚健婀娜,萧散俊朗,清宁澹远,禅意盎然,盖知基高台厚、真气内敛也。其隶书取法甚高。

于《石门颂》之高古苍茫,《张猛龙》之险峻灵秀,《张黑女》之疏朗朴茂能精嚼细咽,消化汲收,又从简牍中汲取丰富营养,观其多幅画作之隶书题款朗现清秀古雅、遒劲俊逸之美感特征。阔海于行草用功甚深,因其惯用长锋勾勒人物,多用长锋羊毫而掌控自如,心不厌精,手不忘熟,萧散流美,翰逸神飞,于不经意之书写中常与何绍基邂逅,书法之灵气能将王铎之荒幻瑰奇、雄秀险绝与何绍基之高雅古淡、苍秀空灵融合为一,涨墨与飞白相映,拙朴与清雅齐飞,时而谨严,时而疏宕,时而飞动,时而静谧,自由驰骋,神行于虚。

阔海以艺修身,以书悟道。书法之修炼,亦心性之修炼、法度之体悟也。古人云:文以载道。就书法而言,书以悟道也,阔海以书作为修身养性之手段而取法万殊,裁为一象,从形而下之技悟入形而上之道,故其境界自高。当今之世,人心浮躁,节奏之快,前所未有,人之趋俗至极也。

至若文革之浩劫,传统文化之断代,高雅文化之缺失,三俗文化之横流亦近至极也。书法之道欲得古人之品格,圣贤之修为,方可运斤成风,思与境偕,非修大宁静心,焉能至此?阔海心契老庄清静无为之道,心游姑射,思出物表,挥翰超尘,离笺入俗,能入能出,与天地参。至若点画挑钩之到位,撇捺横竖之往返,结字态势之奇正,聚散松紧之浑成,以期尽入道解。无逞强霸悍之姿,无矫揉造作之态,慷慨以任气,磊落以使才,振笔直遂,烟云满纸。

阔海深入传统,独见性灵,书风与画境忻合为一。李苦禅论画家之书云:“字为画所用,画为字所融,字如其画,画如其字,自有一番独特风貌。”画家之书既重功力,尤重性灵,书画融合,戛戛乎难哉。清人张式云:“要知书画之理,玄玄妙妙,纯是化机。”所谓“化机”也者,意境融和之谓也。绘事立象以尽意,所立之象非惟物象也,画面之一勾一皴、一字一印,无不为其象也,着一丝尘土,便非佳品。画家之书,既须追蹑载体之情感运动,又须点化画幅之意蕴,如此方臻高致。

阔海丰情多才,精思善悟,精于画,耽于诗,妙于书,观其所作,书画交融,其楷隶与高华淡远之境偕,其行狎与飘逸灵动之韵齐,其大草与纵恣壮浪之势合,读其画而想见其人,良有以也。近年以来,阔海于大草又辟新境,豪荡清俊,萧散虚灵,与巨幅长卷呈化机之妙,侣觉斯而友右任,追旭素而尚青藤,唯意所之,唯情所至,中侧兼施,化线为点,生生之气仿佛冲破字距行间之束缚,腾挪跳荡,元气淋漓,饶有奔蛇走虺、风兴雨作之势,豪情逸气,倾泻无余,抒情高潮,跌宕起伏,写心,写意,写情,写志,灵心湛发,壮彩烟高。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诗如是,书亦如是,一艺之成,当付毕生心血,阔海勉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