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名校近20万学费全免:意义何在?

1、纽大医学院壮举刷屏各地媒体

近日《纽约时报》报道了纽大医学院董事会主席肯尼斯.朗格尼(Kenneth G. Langone),在该院16日的 “白袍大会(新生入学仪式身穿医生白大褂,是美国医学院的传统)”上宣布的“不再收学费了,当学生们拿到文凭走出校门将不再有负担,因为他们不欠任何人钱。未来掌握在他们手中。”他表示,新政策将涵盖在读生、今年和未来即将入学新生的学费。

纽大医学院今年秋季将有102名新生入学,目前共有442名学生,学费每年约5.5万美元,录取率仅6%。

其实美国最顶尖的医学院,根据 US News 排名,美国顶尖前10名医学院是:

1. Harvard University 哈佛大学

2.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3. New York University 纽约大学

3. Stanford University 斯坦福大学

5.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 Francisco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6. Mayo Clinic School of Medicine (Rochester, Minnesota);梅奥诊所医学院(罗切斯特,明尼苏达)

6.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宾大

8.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Los Angeles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8.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 华盛顿大学 (圣路易斯)

10. Duke University 杜克大学

如果与这些顶尖名校齐头并进的纽约大学医学院的学费全部免除,那些其他大学的学生们该如何想? 他们有没有一丝后悔,为何当初没有申请纽约大学医学院呢?

因为医学院学习的费用昂贵,绝大部分学生,都需要申请学贷来完成学业,换句话说, 2017届从纽约大学医学院毕业的学生,平均每人身上都背负了18.4万美元的债务(这仅仅是学费,并没有包括其间的生活费用),而其他大学的毕业生,同样如此。

更具体来说, 在美国学医,需要经历13年的艰辛,如果按部就班的步骤,本科四年、医学院四年、三年实习、两年专科,共13年,31岁才能让自己真正成为上岗医生,如果毕业时,贷款负债30万美元,如果30岁以后结婚生子买房子,在35岁时,美国医生的收入,一点不富裕。 其中一位优秀的外科医生告诉我, 他直到38岁才还清贷款。

2、美国考医从医有多难

自己身边两位医生不约而同告诉我,她们不希望自己孩子学医,因为实在太苦了, 其中一位正在学医中的女儿,能否坚守下来,还是未知? 如果无法完成学业, 她的医生父母都已经表示,完全理解。

另外一位佛罗里达的著名心脏外科医生,是她家里的第8代医生世家的传人,但是,她并没有强迫她的儿子去学医。 直到他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全世界旅游了一年回来后,对妈妈讲:“我准备考医学院!”

这位妈妈医生:“为何你不能告诉儿子,你的夙愿:希望他成为第九代医生世家啊?”她说,她绝对不能强迫儿子去学医,因为学医太苦了, 如果不是自己由衷的热爱,根本不可能坚持下去。

这又让我想起邻居家的孩子, 他学业很好,从小就想当医生,大学毕业后,连续申请两年都挫败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三年他考进医学院。而之前的几年里, 他在超市打工,其间做义工和复习功课,过着最拮据的生活,而此时,与他同期毕业的同学,早已在纽约职场做得风生水起。

这份孤寂和守望,已经证实了他未来,一定能成为好医生!

当然,我也知晓另一个极端的故事。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 当拿到医学学位证书时,对父母说,按照你们的意愿,我为你们完成了学位,以后,我将按照我自己的愿望,去学习我自己想要学习的东西去了。去年和前年, 也有马上就要毕业的华裔医学院的学生, 因为毕业前的压力、或者找不到实习机会而自杀。

学医到底难在哪里?从入学考试说起。

申请要求大致概括以下五个方面:

(1)大学本科四年成绩 GPA,各个医学院有最低要求,但是GPA越高就越具有竞争力。

(2) 标化考试:MCAT,常说的医学院入学考试成绩,满分为45分,至少成绩要在30分以上。

考试分为文学、物理学(包括无机化学)、生物学(包括有机化学)三个部分,每部分满分15分,考试还包括两个命题的写作。

(3)教授和科学家的推荐信 3-5份,以及在医院做义务的工作证明或经历说明。

(4)自我陈述部分(Personal Statement):这是申请人最重要的个人发挥内容, 作为未来与生命与共的医生,你要在有限的字数里,阐述清楚自己学医的动机、家庭个人背景,自己的人生历程和成就爱好等。

(5)面试:这部分是装不出来的,所有的实力和潜力,可在此环节中,所有优势劣势,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五点要求似乎很简单,然而,在几千个申请人,只录取100-200位学生时,而且全部都来自品学兼优、为学医做了无数年准备的年轻人时,这个竞争的残酷性,可想而知。 许多医学院的录取率,仅仅在百分比率的一位数字。

3、因缘际会的《感恩故人》

在说明纽约大学给医学院学生免学费的意义之前, 这里先来分享一个故事。TED上有一段李蝉夏医学博士《感恩故人》的演讲,故事梗概如下:

1998年李博士在川崎接到了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对方自称是律师,要他带上所有能证明他身份的证件和银行卡,第二天下午到东京大学附属广尾医院的妇产科病房去。

第二天李博士如期抵达,这个时刻,Katatani 夫人躺在病床上,她的家人和一位律师围在床边,那位律师核实了李博士所有证件以后,当场宣读了Katatani 夫人的一份捐赠书。

她捐赠600万日元,相当于当时人民币36万,作为李博士四年读博的学费,另外,每个月给他20万日元,相当于当时的1.2万,作为生活费,直到李博士自己提出不要为止。

馈赠为何从天而降?这里的缘由是什么?

1992年李先生辞掉了在上海妇产科医生工作,自费到日本留学,11年里,前6年,课余时间都在打工,到了读博时间,他的学费还没有筹够。1997年在东京一家推拿院里做推拿师的他,迎来了一位腰痛的、69岁的老太太,名叫 Katatani,从她的穿衣打扮到言行举止,可以看出这是一位生活富足、有修养的人。

李博士为她推拿了 2个小时,然后对她说,如果没有改善的话,请第4天再过来。以李博士的经验,腰痛的客户,即使是急性腰扭伤,一般只要推1到2次就可以缓解,但是,为她推了3次以后,还是没有缓解。

当她第4次再来的时候,李博士怀疑她是不是真的腰部有问题,所以,他提出了让老人去直接检查腹部。

请允许本文把此故事长话短说,根据李博士自己的口述:八九十年代的医院,医疗设备都比较落后,临床医生的手都很巧,因为这是医生们的基本功。 李博士当时的推测是,老太太已患中晚期右侧卵巢癌和腹水,所以对她说,你要赶快到附近的东京大学附属广尾医院妇产科,去做经阴 vagina 的超声波,去检查右侧卵巢是否有包块和腹水,如果有腹水,要请医生抽一点腹水做检查,看有没有癌细胞或血液细胞。

然而,老太太并没有去妇科,却去了内科检查,而且被误诊。更不可思议的是,Katatani夫人还来到推拿院诉讼了李博士。跟着,靠此工作生存的李博士就被炒鱿鱼了。然而,这是一条人命啊,作为医生,他哪里能置之不理? 尽管他已经离开了推拿院,但是,从第二天起,他每天给Katatani 夫人打两个电话,连续打了51天。

后来的结果,李博士当初的预测完全准确,然而 Katatani 夫人的病,已经被严重耽误。此时,Katatani夫人到了第四次化疗之时,也就回到了这个故事最开始的序幕情景。再没有过多久,1998年10月18日,Obaatyann (Katatani夫人)在医院里过世。

在接受 Obaatyann(Katatani夫人)的捐赠以后,李博士也曾经问过她:“您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钱? 我根本就没法报答您啊!”

Katatani 夫人的回答:“你把你宝贵的时间都浪费在打工上了,你缺的只是钱而已,有了这些钱,你就可以去成就自己,将来有机会的话,你也可以去成就别人啊!”对的, 成就别人, 这个是关键的关键。

4、成就别人、传递大爱

因为医学院的学费如此昂贵,会让一些有志有潜力、致力于帮助民众、对医疗事业充满激情、而经济窘迫的年轻人,望尘莫及而却步。

而根据信息,在2030年前,美国医界人手不足,会造成 “缺编12万内科医生”的情况。作为著名的私立大学医学院,纽约大学开启了令人欣慰的典范,然而, 纽约大学医学院的壮举,并非突发奇想诞生的。

纽约大学医学院从 2008年4月改名为现在的 NYU Langone Medical Center。

Langone是一个家庭的姓,Kenneth Langone (肯尼斯.朗格尼) 和他太太 Elaine当时捐款2亿给纽约大学医学中心。Kenneth  就是美国 Home Depot 的创始人之一,年轻时在纽约大学的商学院,完成了自己的MBA。

道理上讲,他们应该捐钱给自己的商学院才对,据说他太太 Elaine曾在纽约大学医学中心骨科换了髋关节,对手术效果非常满意,所以就对老公表达了自己如何喜欢纽约大学的医学中心。就这样,慷慨的夫妇俩,就给医学中心捐款二亿美元。

顺理成章,这个中心,也就变为 NYU Langone Medical Center。这次纽约大学医学院免学费之创举,他们夫妇又是主力,自己直接捐款一亿美元。

纽约大学医学院16日公布,免除所有医学院学生的学费。声明表示,鉴于越来越多的学生因为担心背上债务不去从医,免学费是学校的 “道德义务”。

“债务可以吓跑人们。” 纽大医学院负责招生和财政援助的副院长里维拉(Rafael Rivera)表示,“一些学生来我们这可能是为了找到治疗癌症的方法,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尽可能吸纳最优秀的人才。这个社会需要更多这样的人。”

纽大医学院的学生一年学费大约为5万5000美元,毕业时每人平均负债18万美元。为免除学费,纽大需支付6亿美元的资金。

纽大医学院院长表示,从这一刻起,所有纽大医学院学生在毕业时将不欠任何人,“你可以无所畏惧,拥抱理想,那就是让更多人过上有价值的人生”。

话说回来,此善举的震慑力,受益者不过400多位纽约大学医学院的在校生,然而,它给整个教育界、整个渴望从医的年轻后备大军来说,是一种激情、梦想和感恩并存的精神源泉。

无所畏惧、拥抱理想让更多人过上有价值的人生!也期待着更多的人加入此行列奉献、回报、传递成就他人,释放大爱,正是纽大医学费全免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