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网约车立法召开听证会:限车型分歧巨大 限户籍赞成者众

      本报昨日A8版的报道《“接单王”的十字路口》引起广泛关注。

      对于“接单王”未来的命运,深圳市交委相关负责人回应,深圳网约车办法对现有存量网约车及驾驶员有具体的过渡期制度规定,如果“接单王”符合相关规定,届时可以向市交通运输部门申请办理一定有效期内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

      国庆长假后的首个工作日,北上广深四城同时发布网约车地方细则征求意见稿,尽管深圳征求意见稿要求相对宽松,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此稿一旦落地,将会淘汰绝大多数深圳网约车司机。

      昨日,深圳市法制办就深圳网约车管理立法举行了一场微信听证会。6名网约车企业代表、6名深圳巡游出租车企业代表、80名市民代表共92名听证会代表,分别对车辆准入条件、司机准入条件、现有网约车过渡安排政策、网约车安全保障等四大议题发表了意见。对于各方听证代表的意见和建议,深圳市交委在现场也一一进行了回应。

      深圳市交委还表示,计划在本月内发布细则,并会综合各方意见进行调整。

      听证会四大焦点

      焦点一:车型“高端差异化”该如何落地?

      深圳网约车细则《征求意见稿》提出了网约车车型的多个标准要求。在听证会上,关于车型的观点截然相反。

      市民卞晓岚认为,车型排量定到1.8T跟国家节能环保和鼓励小排量汽车的政策相悖;深港汽车出租公司代表则表示,深圳出租车目前正在电动化,并会提升车辆标准,所以对网约车的轴距及排量要求是合理的。

      对此,深圳市交委解释,深圳对网约车轴距和排量作上述规定主要考虑目前深圳出租车车型要求燃油车辆轴距均在2600毫米以上,排量均在1600毫升以上,5年即退出营运。同时深圳巡游车行业正在力争2020年实现巡游车全部纯电动化。根据国家对网约车的发展定位,对网约车车辆轴距、排量作出上述规定符合实际以及网约车发展定位,也有利于引导网约车和出租车错位发展、差异化经营。

      焦点二:司机户籍限制要不要有?

      与市民对车型要求意见截然相反不同,在昨日的听证会上,市民代表们对户籍限制的建议则出现“一边倒”。近九成发言的市民代表,均赞成征求意见稿中的对司机户籍的准入提出要求,即司机需为深户或是持有深圳居住证,有的代表甚至提出应该将“持有深圳居住证”改为“3年居住证持有者”。

      出租车企业代表张彩美则表示,《征求意见稿》对网约车驾驶员准入条件相对宽松,建议网约车驾驶员和巡游出租车驾驶员应按相同的内容和标准统一进行培训和考试,从营运安全和服务质量角度看,对两者的要求应该一致。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不少网约车司机对细则中的户籍限制质疑颇多,但在昨日的听证会上,网约车企业代表对此问题并没有公开表态,即便听证会主持人不止一次提醒网约车企业代表也可以发表意见,他们也仍然保持沉默。

      对于上述意见,深圳市交委表示,深圳网约车办法中对驾驶员户籍或居住证的要求主要基于以下考虑,包括本市户籍人员或持有深圳居住证的人员对深圳情况比较熟悉,有利于提供高品质的服务;设置该条件有利于保护从业人员的权利,加强对驾驶员的管理。

      焦点三:两年政策执行缓冲期是否合理?

      对“已在深圳从事网约车服务的驾驶员和车辆”的过渡政策,深圳在细则征求意见稿中给了两年时间。在昨日的听证会上,对此2年缓冲期,赞成和反对的市民各占一半。

      市民代表张敏华认为,这要看关键问题的改善步伐。“比如前面提及的年限及排量,如果能有效改善,不需要2年时间,如若不然,设置了缓冲期也没有意义。”他补充说,如果大家都被砍掉,可能大部分会转回黑车司机。

      对此,深圳市交委回应表示,征求意见稿对过渡期的规定,主要考虑现有部分存量车型不符合政策,需要设定过渡期以便于存量网约车的车辆更新。如过渡期过短,不利于运力的平稳过渡;如过渡期设置过长,不符合网约车与巡游车错位发展的政策导向,也会导致原有网约车与新增网约车之间的不公平竞争。

      焦点四:网约车如何保障营运安全?

      网约车的安全问题是市民关注的焦点。市民代表彭志刚建议网约车司机的资料必须由主管部门统一审核,避免平台造假,同时也可以对犯罪前科人员进行筛选,保障乘客安全。

      对此,深圳市交委表示,网约车平台日常营运数据将接入主管部门统一的监控平台,尤其是车辆及人员的注册信息、运行轨迹、运价等信息,可由主管部门实时查询、监控。对网约车的管理必须采取以网管网方式。

      此外,管理办法明确需要人车绑定,可以有效减少人车不一致的问题。

      对于“政府管平台、平台管车及驾驶员”的观点,深圳市交委表示,交通部门依法对经营者、车辆和驾驶员实行许可管理。这只是对公共客运安全的底线要求,政府监管不可能取代网约车企业对车辆和驾驶员的管理。“政府管平台”中的“管”是“监管”;而“平台管车及驾驶员”中管是“管理”,政府与平台各有职责,既不能缺位,也不能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