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石窟中的小雪时节:香炉渐热 尽添暖意风雅

251

11月22日迎来中国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敦煌研究院当日梳理归纳了古老敦煌石窟中的塑像、壁画和敦煌遗书中涉及古人取暖的生活意趣,即陈设香炉添香冬日。

“小雪,十月中。雨下而为寒气所薄,故凝而为雪,小者未盛之辞。”(《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冬意渐浓,与之最相宜的还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有飘雪,有火炉,有醇酒,揉起来便是朴素的古人在取暖的同时对生活意趣的一点用心。

敦煌的香炉,更多是作为香器出现在佛事场合,佛经香赞中每每提到:“炉香乍spacek,法界蒙熏,诸佛海会悉遥闻,随处结祥云……”可知晓香炉在佛教中扮演重要角色。

敦煌壁画中,手持柄香炉的画面并不少见。多出现在剃度、礼忏、奉请等佛事场合。带有长护柄的“柄香炉”,炉头、护柄各有形状,有龙首炉头、鱼身护柄,有莲花炉头、如意护柄……手炉一端炉头插香,另一端可手执。

敦煌藏经洞出土的五代时期的《绢画千手千眼观音图之供养人》可见手持柄香炉的供养人,柄香炉的出现,为正在进行中的佛事活动平添仪式感,持炉者无不显露出平和、喜悦、虔诚的神色,整个画面都变得祥和、宁静。

同样在敦煌藏经洞出土的唐代《绢画引路菩萨图》中可见菩萨手持无盖香炉。随着不断发展变化,柄香炉的形制、样式、装饰等等都越来越丰富多样。不同材质、盖形、宝珠、纹饰,都让一只原本平淡无奇的器具变成了一件用心雕琢的艺术品。

除了将香气随身携带,香炉后来更多被用于静物陈设,这在敦煌的壁画以及藏经洞出土的绢画、麻布画中都有体现。陈设的香炉有更大的空间可以发挥功用,体型大,造型细节丰富。香炉居中,两侧放置盛放香料的“香宝子”,几乎是佛教供养的标配陈设。

顶置宝珠、饰云纹、莲花底座是香炉常见的造型,再加镂空工艺,整个香炉更显灵动与贵气。莫高窟第445窟北壁所绘的曲腿香炉尤为特殊——唐代出土的香炉多见三足或五足,这只绘于盛唐的香炉则有六足,在壁画和出土文物中极为少见。

冬日里的香炉,有温柔的暖意,也有净化的力量,是难得的风雅,将室内与寒风萧瑟的户外隔离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