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功劳簿上的太极集团

124

中国记录通讯社消息  2018年圣诞节当日,丁香医生、丁香园和偶尔治愈联合发布的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引发了广泛社会关注。

一时间,以权健为代表的保健品市场也受到人们广泛关注,媒体也开始纷纷爆出保健品行业乱象。

不过抛开“权健事件”,不可否认的是,保健品行业一直拥有庞大的市场潜力。当年史玉柱就打造了“脑白金”和“黄金搭档”两大品牌,甚至太极集团也在2015年6月推出高端的罐装太极水。

众所周知,保健品营销靠的是大量推广。虽然如今太极集团的罐装太极水已经很少有消费者听闻,但保健品推广带来的营销经验却被太极成功吸收。

如果论广告投放效果,太极集团的“藿香正气液”给消费者的印象应该与“脑白金”的洗脑广告差不多深刻。而藿香正气液也正是是公司唯一一款销售过10亿元产品。但聚光灯下的太极集团很风光吗?或许未必。

从1997年上市起,太极集团的总营收几乎都在稳步上涨的态势,公司营业总收入从当年的不足6亿元一路增长至2017年披露的87.4亿元。

但令人惊讶的是,上市20年,太极集团的净利润水平却在时间流逝中起起伏伏。太极集团1998年年报披露,公司当期净利润为1.27亿元,可到2017年,公司净利润却仅有0.95亿元。甚至在2010年、2012年和2014年,太极集团的主营业务还处于亏损状态。

通过整理公司20年来的财报数据,可以发现,居高不下的营销费用是侵蚀太极集团利润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公司披露的年报数据来看,从2011年开始,太极集团的营销费用连续上涨,费用金额从8.1亿元大幅增至18.9亿元。

以2017年为例,2017年8月14日,太极集团启动了“藿香正气口服液百万例真实世界研究”,以此对其藿香正气液产品进行营销推广,并且公司还称其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真实世界研究和医药行业规模最大的社会化营销平台。

可以看到,2017年太极集团当期的销售费用为18.9亿元,同比增长19%,占当期总营收的21.7%。与此同时,同业平均销售费用为13.5亿元。

太极集团净利润虽被日渐高企的营销费用制约,但非经常性损益却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出手“救主”。

2016年,太极集团史无前例实现当期净利润8.5亿元,但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却显示亏损了4.4亿元。

对此太极集团官方回应称,“公司2016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主要为,对控股子公司重庆桐君阁股份公司实施了资产重组(桐君阁与太阳能公司实施资产置换、桐君阁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太阳能公司未置换部分资产和太极集团所持桐君阁股份的转让给重庆涪陵国有资产投资经营集团),以及控股子公司西南药业处置其持有的重庆大易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股权等,合计取得投资收益13.24亿元。”

如果不是这些非经常性损益支撑的话,从2010年开始,太极集团的账面业绩也不会如此“亮丽”吧。

虽然公司账面净利润在近5年(2013-2017年)来都是正向金额,但现金流情况却非如此。可以看到,2013-2017年公司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均为负向数值,与前几年相比反映出公司收现能力出现下滑。

为了维持公司正常运营,融资是太极集团的重要手段之一。只是,公司需要面对更多的偿债压力。2017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已高达88.6%。另外公司当期流动比率为0.70,速动比率为0.40,说明公司资金流动性较低。

值得注意的是,当太极集团在营销和变卖资产越走越远时,却没顺便把研发“带上”。2017年太极集团的研发费用为6768.6万元,占当期总营收的0.77%,而此时同行平均研发费用为1.3亿元。

作为一家老牌医药企业,太极集团给国人的印象或许不应该仅仅停留在藿香正气液和急支糖浆的广告上,在当期竞争激烈的医药市场,老牌药企要想走得更远,推出更多疗效优质的新药物才是最重要的。毕竟没人能在功劳簿上躺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