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英东:“没我,所有澳门的一切都是假的!包括何鸿燊”

0
95

中国记录通讯社消息 世间之事常常阴差阳错,商场之中更是如此。澳门博彩业曾经有两大霸主——霍英东为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占有近4成的股份;何鸿燊则为赌牌持有人,为公司的实际掌舵人。这两人开始都无意于竞投赌牌、涉足博彩业,尤其是霍英东,最初还是持坚决反对的态度。(但是,霍英东占股份的分红收益,很多都被用于澳门的繁荣和发展,比如澳门霍英东基金会,就为澳门的大小公益文化活动提供了很多的资助。)

不过,正如霍英东回忆说,整个事情就好像是“神推鬼踊”,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控制着他,让他身不由己地进入博彩业。

足球,甚至重要到决定男人的事业!

最初,霍英东是被一场专门为澳门警察厅筹款的慈善足球赛拉到澳门的。从香港匆匆飞往澳门,抵达球场后,霍英东意外地发现,当时参与澳门赌场竞投的商界主要人物如傅荫钊、叶汉、何鸿燊、叶北海、何贤、梁昌都在场上踢球,连澳督马济时也都参与其中。可以说,当时澳门的头面人物都集结于此地,颇有点“群英会”的感觉。霍英东回忆称,他一直都没弄明白这到底纯属巧合还是事前已经有了预谋,是不是有人刻意将他拉入局中。

当天,霍英东受邀参加宴会。等到第二天,澳门媒体就爆出消息,说霍英东准备竞投赌场,令霍英东本人顿感被动。直到这天晚上,霍英东才知道众商界大佬中叶汉的确有意下标竞投,至于何鸿檗是否参与,他还不得而知。

第二天一早,又传出消息:“鬼仔过澳门来‘食饼仔’。”因为何鸿燊是亚欧混血儿,生活西化,故澳门人都称之为“鬼仔”。“食饼仔”大意是指竞投者暗中联合起来、把价格压低的一种投机行为。

为了证实自己不是到澳门“食饼仔”,何鸿燊执意要下标。当时,下标要交100万港元的押金,可何鸿燊身上所带的钱并不够,因此便开口向霍英东借几十万。

霍英东以何鸿燊连钱都没有准备为根据,推断何鸿燊并不是很想下标投赌牌,于是便对何鸿燊说:“Stanley(何鸿燊英文名),假如你不是存心破坏别人的事,那你开了口,我当然会借给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一定要跟贤哥(指何贤,澳门当时的华人领袖)讲清楚,你按底价下标,并且通过贤哥说给傅家知,说我们并没有‘食饼仔’,我们下标是按底价,我们正正当当、清清白白,表明我们并没有与他们争饭吃。”何鸿燊当即答应。

从霍英东那里借的40万港元之后,何鸿燊就着手找律师写投标书。当时,离赌场竞投的截标日期只有一天,第二天下午政府部门下班时就截止投标。

这天晚上,何鸿燊又去酒店找霍英东,说他不打算按底价下标。霍英东听完后,顿时觉得十分难办,他于是说道:“Stanley,我们昨天已经都说好了,我把钱借给你,你按底价出标,现在却要出高价,怎么行?”

何鸿燊解释说:“老霍,我如果出底价,澳门的西洋人个个都笑我。你说我怎么办好?”

到了这一步,霍英东感到骑虎难下,进退两难。不过,霍英东应变能力极强,他转念一想,就对何鸿燊说:“赌是坏事,但如果把开赌变成不牟利,把赚到的钱全部用于繁荣澳门,用于慈善事业、那就不同。新澳督也希望发展旅游,不单单是搞黄、毒、赌,而是以旅游带动澳门的繁荣。这样开赌,等于做善事,对社会有好处,最后搞得好还是不好都没有人骂你。”

何鸿燊也赞成霍英东的提议,接着,霍英东和何鸿燊又进一步商议如何通过博彩业来繁荣澳门,他们想到了一些计划,比如拿到赌牌后,就将兴建码头等公共设施,令来往港澳的时间缩短,吸引更多香港人到澳门旅游;一旦投得赌牌,就将赌场全部收入用作慈善,或在澳门再投资,包括疏河床、建酒店等等。

根据霍英东的思路,何鸿燊忙了一个通宵,终于赶在天亮前完成了投标文书。这篇投标书写得非常漂亮,主题是怎样繁荣澳门,成了一篇繁荣澳门的计划书。

也许真的是天意,何鸿燊因事耽搁,直到截标前5分钟,才匆匆赶到投标现场,递上了苦心酝酿和草拟的投标书文本,并最终竞标成功。事实上,只要他再晚5分钟,今天的澳门“赌王”也许就不是何鸿燊了,毕竟,当时参与竞标的对手都不弱,比如老牌赌王傅老榕家族和“押业大王”高可宁家族合组的泰兴公司在当时的澳门就是巨无霸的存在。

从这个事例中我们看到霍英东点石成金、四两拨千斤的高超本领,他帮助何鸿燊出谋划策,其点子充满了历练的智慧。他所提议的计划方案,其实是迎合了新澳督和澳府的想法和计划,故而一投而中。澳门今天的繁荣,霍英东应算是一大功臣,而何鸿燊有今天的成就更离不开霍英东帮助,正如霍英东自己所说,没有自己就没有何鸿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