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外劳漂流记,道出了多少心酸

184

中国记录通讯社消息  在2016年澳门外劳人口就接近了18万,其中来自南亚的外劳占27%。他们主要从事家佣、酒店餐饮业、保安等服务业。越来越多这些熟悉又陌生的脸孔出现在我们身边,这些异乡人带着各自的故事来到这片土地,有人因为无法掌控命运,有人为了掌控命运;有人头也不回离开家乡,有人为了回家贡献生命的所有。撕开他们身上重重的「外劳」标签,你也许会看见一张张各有姿态的脸,也许能够为社会拼凑出更缤纷的风景。在澳门这个多元环境生活的我们,是否能彼此理解,互相学习且共同生存?

失去挚亲

阿Mi

越南 家佣 在澳工作13年

阿Mi来澳工作是为了赚取更多钱为家人建造一个舒适的居所。她第一年回越南探望家人时,本来是想共叙天伦,可惜上天却无情地夺走她生命中最爱的人 — 她的儿子。每当想起因触电而意外去世的儿子阿Mi都难掩伤感,失去至亲的酸楚感永远都不会平伏。

她称留在澳门工作雇主都对她很好,令她能够暂忘痛楚,只是每当夜栏人静时,独在异乡的她总会思念起生命中最爱但却永不能再次相拥的人。

家庭温暖

Marisa

菲律宾 家佣 在澳工作10年

Marisa在10年前开始照顾雇主家的孩子Tiffany,即使小女孩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并到了加拿大留学,但她们依然是最好的朋友.

Marisa会随身带着Tiffany亲身写的生日卡,每当提起她,Marisa脸上总是有无尽的笑容:「Tiffany在单亲家庭长大,自小没有妈妈在身边,我希望能带给她更多的爱和温暖。」Marisa更是位懂得为自己打算的人,不断自学理财,更教导身边的同乡要好好为自己退休作准备。

退役军人

Lrishma

尼泊尔 保安 在澳工作一年多

曾于尼泊尔当兵5年的Lrishma身上伤痕累累,曾多次征战沙场,他说死在他的刀枪下的敌人不下50人。血腥的战争令他惶恐不安,他在数月前选择来澳门工作的原因只是单纯地希望到一个和平的地方,远离战火。

他曾亲眼目睹过战争令许多家庭支离破碎,直到此刻他仍十分震惊,久久不能忘怀。Lrishma的愿望是希望将来赚到钱,能将大部分收入捐给尼泊尔的军队家庭基金,援助那些因战争而受伤或死亡的军人的家庭。他一直心系尼泊尔,相信永远也不会变。

为了脱贫

Preet

印度 家具安装工人 在澳工作4年

Preet出生在印度一个很贫穷的村落,为了脱贫,他必须要往外跑。他在一家家具设计店当安装工人,店里家品动轧几十万,客户很多时候都是五星级大酒店,因此每个细节他都需要一丝不苟去配合安装。

他对公司的忠实度十分高,笑言虽然想家,但他还是希望尽他一份力去帮助老板:「我不是抢饭碗,我也跟其它人一样,希望能够贡献自己,不会拖累任何人。」

供养儿女

Edidth

菲律宾 按摩师 在澳工作11年

Edidth是单亲妈妈,访问当天就携同她的一对来澳旅游的子女到处闲逛。一直努力工作的Edidth跟大部份外劳一样,来澳门是为了赚钱,供养自己的儿女进入大学,为家庭增添收入。

肩负起照顾家庭重任的Edidth从不敢怠慢,比本地员工更勤力,不断学习新的技巧,令雇主都对她另眼相看。11年过去了,老板待她如好友令她深感欣慰。她们一家一直都笑容满脸,小女儿最后亦不忘补一句:「我大学毕业你就不用工作了,我会养你的。」幸福就是如此简单。

人情味浓

Mary

越南  花店员工  在澳工作4年

曾在韩国工作的Mary性格外向,喜欢体验不同的工作。相比之下,她更爱留在澳门,她笑说在韩国工作时雇主比较严格而且工作辛苦,女生不易申请工作签证,相反,在澳门的工作环境却非常友善,地方虽小,但人情味浓,令她乐在其中。

Mary每天面对着绽放的鲜花令她更觉要活在当下,享受每个快乐的瞬间。她在澳门认识了中国藉的伴侣,澳门对她来说不止是赚钱的地方,更是她的另一故乡,她期望有机会在这里落地生根和开一间属于自己的花店。

见识世界

Ello

越南  侍应  在澳工作3年

Ello在来澳工作前曾在香港从事洗车服务4年,有次假期与朋友来澳游玩便爱上这个地方。现在于酒吧工作的Ello喜欢在外面打拼,她坦言家乡传统男尊女卑,一般女生打工很难有出头天。

她希望趁年青多见识世界,跟一般外劳不同,即使工作时间再长再辛苦,她说她一点都不想家,反而想在别的地方开展新的生活。也许一个更多元的社会环境,会更适合她?

高学历

Fred

菲律宾  装修工程人员  在澳工作4年

Fred是在菲律宾修读医护系的大学毕业生,他称在菲律宾跟他有差不多学历的人比比皆是,即使考获牌照亦不易找工作。他决心来澳工作的原因除了是金钱,更重要是学习到毕生受用的经验与技术。Fred现在对很多工程事务已驾轻就熟,老板更从不吝啬教导他专业知识。

有一技傍身的Fred希望将来回到家乡时能够开设一家装修公司,解决生活问题之余能为自己的城市带来一点点的改变。

赚钱还债

阿玲

越南  家佣  来澳工作6年

来自越南北部的阿玲家境十分贫穷,要赚钱还债。阿玲回想起刚到澳门工作遇到第一任雇主即眼泛泪光。当时她要照顾9个大人及2个小朋友,那两年她没连续睡超过4小时,不断工作到忘记什么叫疲惫,每天只有一点白粥和麫包,还经常被责骂。

她很「感激」这位雇主带给她心灵的磨练,令她更珍惜现任雇主的好。现在她正在照顾一对年老的公公婆婆,一提起他们阿玲整个人活跃起来,滔滔不绝地表示感激,更希望能每天陪伴他们,直到油尽灯枯的那天才会离开。明明只是一场宾主,但彼此情感的流动却比真正家人能给予的更多。

苛扣薪水

Hong

越南  家佣  在澳工作6年

外劳被苛扣薪水可不是新鲜事。在澳工作6年多的Hong坦言多年来与雇主商洽调整月薪都没法得到共识。雇主总会说你有不满大可以走。但她不想贸然辞去工作,除了是澳门的工资较她的家乡高出几倍外,雇主家的小孩从出生起便由她一手带大。

多年来只能隔着荧幕与自己牵长挂肚的儿女见面的她说:「我不想一个5岁的小孩这么小就要面对离别,自己也不舍得。我仍希望有机会能陪伴雇主的BB成长。」说罢她就急忙地去接放学了……

照顾母亲

Jeramae

菲律宾 清洁工人 来澳工作7年

7年前,21岁的Jeramae只身离乡别井来到澳门工作,为了改善家人在菲律宾的生活,特别是独力照顾她的妈妈。Jeramae是家中最年轻的女儿,哥哥和姊姊都已结婚了,照顾年老母亲的责任自然落在她的身上。

现在她每天工作长达14小时,但无论多辛苦,为了妈妈,她都会保持笑容,咬紧牙关,坚持下去,因为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妈妈幸福快乐。

挂念家人

Arnel

菲律宾 保安 来澳工作7年

访问前一刻,Arnel刚放下电话,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因为Arnel刚刚在跟他的孩子通话。Arnel坦言来澳工作纯粹因为薪水高,虽然每天对孩子的思念与日俱增,但为了他们有更好的生活,也只能把这份思念埋藏在心里。

能够陪伴小孩子成长相信是每一个家长的希望,但现实却容不下Arnel这样做,所以Arnel的最大心愿是能有多一点时间与家人相处。

为了梦想

Reuis

印度尼西亚 家佣 来澳工作7年

见到Reuis的时侯,她正在公园陪伴公公散步。只有小学毕业的Reuis,初初来澳已经幸运地遇上好雇主。照顾了公公多年,澳门早已成为她第二个家,而公公也成为了她在澳门的亲人。

Reuis有五个兄弟姊妹,只有她一个在外地工作,虽然思乡情怀时时有,但因为在澳门有公公一家人的照顾,也有朋友的陪伴,才能减轻思乡的情绪,甚至不舍得离开澳门,而她的梦想是在印度尼西亚开一家Café。

给孩子最好的

Rufino

菲律宾  清洁工人  来澳工作4年

鱼与熊掌,岂能兼得?工作与家庭,又叫人如何取舍?Rufino有6个小孩,为了供养这6个小孩完成学业,他只身离乡打工。他说:「只是想给小孩最好的生活,供养他们完成学业已是我最大的心愿。」

为人父母,都只是想子女幸福快乐健康地成长,正所谓:「你幸福,所以我幸福。」无论现实世界多残酷,回到家看到子女的笑容,也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简单生活

Marvin

菲律宾  厨房帮工  来澳工作2年

Marvin在菲律宾完成了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曾在当地图书馆工作,但因为他叔叔在澳门打工多年,不断游说他前来赚钱。

他便决定跟随他在厨房工作,Marvin没有想过自己要留澳到什么时候:「我喜欢这里,起码努力后能获得相应的回报,在家乡我再付出多十倍,也是看不到曙光。」Marvin的心愿很简单,他就想在一个平静的地方过简单的生活。

渴望改变

Randy

菲律宾  清洁工人  来澳工作2年

Randy有两个孩子,太太在菲律宾工作,他相信知识能改变命运,并把这份希望放在下一代身上:「我再累再辛苦都没关系,我只是想我的孩子能够上好的学校,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不用像我这样一把年纪都要离乡别井,不知飘泊到何年何月。」

离乡别井

Rohani

印度尼西亚 家佣 来澳工作一年多

Rohani曾在印度尼西亚开店,但收入不是理想,为了想赚更多的钱,只身来澳门做家佣。要转换身份,Rohani唯有说服自己,「由现在开始,我有一个全新的身份,我是一个帮工,我感觉到,自己是低人一等的。」

没有被雇主友善对待,而且家里有闭路电视,她感到生活被赤裸裸地监视。Rohani安慰自己:「所有东西都有代价,而我的代价,可能是自由和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