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高校毕业生就业地图告诉你人才在哪里

中国记录通讯社消息  大学生就业行业和地图的变化,体现了社会产业和城市竞争力的变化。 ” 得人才者得天下 “,过去这一年,哪些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更大?记者选取了颇具代表性的 ” 双一流 ” 高校,通过对近十万名毕业生就业流向的盘点,或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选取样本:以 C9 高校(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为基础,考虑地域分布原因,增加武汉大学与电子科技大学两所高校。

留京比例逐年下降

” 在一样的工资福利下,北京和杭州两家公司的 offer,我毫不犹豫选择了去杭州。” 今年即将从北京研究生毕业的范明告诉记者,杭州的 ” 性价比 ” 更高。 这也是越来越多北京高校毕业生的想法,留京早已不是毕业生们的第一选择。 作为中国最主流的两所高等院校,北大和清华的毕业生流向,能基本反映北京高校的情况。从《2018 北京大学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来看,在北京大学所有签订三方协议就业的毕业生中,选择留京工作的毕业生比例为 39.47%,达 1038 人,仍然是就业学生的主流。

2018 年北京大学毕业生流向省份放到时间轴上来看,北京大学三年来的留京毕业生的比例却在逐年下降,2016 年,留在北京的北大毕业生占比达 46.2%,将近总毕业人数的一半;2017 年,这一比例为 41.68%,下降了近 5 个百分点,而今年,这一比例更是下降到四成以下。

清华大学的情况也相似,三年来其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留京率也从 2016 年的 20.3%、47.7%、50.4% 分别下滑为 17.3%、39.9%、49.7%。 此外,就其他几所高校的情况来看,毕业生去北京就业的比例也并不亮眼,北京不再是大多数毕业生们的首选之地。

2018 年毕业生流向北京占比

一方面,北京高昂的生活成本、环境、交通拥堵问题等因素,逐渐影响着大学生的求职选择,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在其他城市有了更多的就业选择。 正如范明所说的 ” 性价比论 “,” 现在的年轻人更加关注生活质量,相对而言,北京生活成本太高了,竞争激烈,工作压力大。现在我们的观念是工作好的同时,也要生活好。”

” 孔雀向南飞 “

” 京城 ” 吸引力下降的另一面,是上海、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甚至一大批新一线城市 ” 魅力指数 ” 的上升。 先看上海,从复旦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的就业质量报告来看,上海对于本地大学毕业生的吸附力就强了不少,基本超过半数的毕业生都会选择留在上海工作,其中复旦大学上海就业人数占比更是达到了 73.86%。

2018 届复旦大学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在复旦大学留沪工作的毕业生中,选择金融业的占比较大。以 2018 届硕士毕业生为例,选择金融业的占比达到 23.44%,排名第一。这也与上海的 “国际金融中心 ” 定位相匹配,城市需要人才、毕业生需要工作,两者一拍即合,上海对本地大学毕业生的吸附力自然显现。 而再往南,以深圳为代表的一线城市,除了对本地大学生具有强吸引力外,C9 高校毕业生就业流向广东的比例也在增加。以北大为例,毕业生到广东就业的比例从 2016 年的 18.58% 上升到了 2018 年的 21.94%。其中,深圳表现非常亮眼,仅 2018 年去深圳就业的毕业生便达 472 人,仅次于北京。

作为创新高地,深圳坐拥众多高新技术企业,以华为、腾讯、大疆等为代表的知名企业对毕业生吸引力巨大。一组数据:在城叔统计的这 11 所高校中,每所高校的 ” 第一大雇主 ” 都是华为,作为华为总部,深圳的 ” 吸才能力 ” 可见一斑。 日前,广州再次推出人才新政,简化普通高校应届毕业生入户办理流程。正如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分析,在强二线城市纷纷发起人才争夺战的情况下,广州再不抓紧放松落户条件,吸引人才落户的话,城市的竞争力也会受到影响。 新政实施的效果如何尚未可知,但对于高校毕业生来说,未来 ” 向南飞 ” 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引才 ” 新磁场 “

不说 ” 北上广深 “,新一线城市对人才的吸附力也日益增强。 以武汉为例,2017 年,这个 ” 拥有全世界最多高校学生 ” 的城市精神抖擞地喊出 ” 五年内留住 100 万大学生 ” 口号,随后措施也立马跟上:聘请雷军等企业家为 ” 招才顾问 “;毕业 3 年内凭毕业证即可申请为常住人口;只要签订就业合同,缴纳社保,即可落户。 日前,湖北省长王晓东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2018 年湖北高校毕业生留鄂比例超 60%。今年的武汉市两会也披露,武汉 2018 年留住了大学生 40.6 万,计划 2019 年还将有 25 万大学生新增量。

但从武汉大学的留汉学生比例来看, 2018 届本科生留湖北工作比例没有上涨,反而略有下降。有业内专家直言,” ‘生产型非创新型’的产业结构无法保证毕业生的岗位与需求,才是痛点。” 再来看成都,以成都的电子科技大学为例,2016 年 ~2018 年,其毕业生留川工作比例分别为 38.05%、40.48%、43.04%,三年涨了近 5 个百分点。几年前,有电子科大的同学表示,” 全班同学毕业全去了深圳 “,而现如今,这种情况在电子科技大学正在减少。

去年6月的《智联招聘 2018 年大学生求职指南》曾指出,无论是对高校毕业生的吸引力,还是最终就业的实际吸纳能力,以成都为代表的新一线城市已经成为人才吸引 ” 新磁场 “。

也有数据指出,在 2018 年应届毕业生眼中,期望就业地比例最高的是新一线城市,占比为 40.18%,同比上升了 2.68%。 ” 当代大学生视野更为开阔,更关注自己的品质生活,随着新一线城市经济的发展、就业机会的增加以及基础设施的完善,其对人才的吸引力也正与日俱增。” 李强也如是分析。 其实,无论是哪所高校,集中一地就业的状态基本已成历史,毕业生流向分散化更成趋势,毕竟在越来越多城市崛起、发展的背景下,毕业生的未来有了更多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