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让我最快活——黄洲胜

      (中国记录通讯社 记者:安佳芬) 爱好一件事情,把所有的心事都投入了,这便是真爱吧?当我谈及书法家黄洲胜先生写字,用爱与不爱表达,可能不是十分恰当。但他确实是只要能提笔书写,便欢喜的不得了、什么心事都没有了,可能他自己已经忘我了,自己是自己的书者与观者,自己先烂醉其中。爱到深处情自浓,痴心到老终不悔!

      黄洲胜,男,生于1959年5月,西安市人,系著名书法家、书法教育家、书法理论家黄军胜之袍弟。2018年,由全国专业艺术人才评定委员会、全国艺术品评定鉴定中心联合评审,授予黄洲胜同志国家一级美术师职称证书。

       长期以来,他都是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从青年时期开始,就师从于右任嫡传弟子任汉平,与其兄长黄军胜共同从事着楷书草化创作研究工作。自幼受“当代草圣”于右任嫡传弟子、台湾著名书法家任汉平先生,当代著名书法家陕西省于右任书法学会会长钟明善先生和其长兄黄军胜影响,酷爱书法。他认真研习楷书和草书之间的演变规律以及理论,为传承“汉子楷书、草书形体互变计算化书写理论”、传播于右任先生于体标准化书法,不懈努力。

      黄洲胜先生是一位非常勤奋的书者,常常省吃俭用,但用于笔墨纸砚的开销却大的惊人,一日可以无美食享用,一日不书手就痒痒难熬。书也就罢了,这瘾不过足却是不肯罢笔的,纸尽方休。有朋来访,作品随便拿,只要喜欢,这就说明字不难看。他常常送朋友的字,几十幅的送。照他的话说,朋友喜欢我的字,万一朋友的朋友也喜欢,这不是为难朋友吗?这样的礼遇,真是可遇可求。用黄洲胜先生的话讲,师爷于右任现在一字千金,当年也是送字如粪土。这对于当今稍有点名气,便把自己的作品看的比钱还值钱的人,值得一思。字送给喜欢它的人,字的价值才会真正的体现出来。

      送字,就送自己最满意的字,虽然黄洲胜先生送字十分慷慨。但他书写非常严谨,很注重草书的气势之美,在创作之前充分蓄气、蓄势,在创作中则注意造势、运势、趁势。一方面通过提按顿挫、轻重快慢的运笔和离合断续的变化造成笔势的牵丝、映带、上下连绵,而产生出一种有节奏的音乐旋律。同时,通过上下左右字的穿插避让、顾盼呼应,使其字的体势大小正侧、左右摇曳,组成和谐的空间关系,产生绘画的视觉效果。其次,草书的气势之美体现了运动与力量的和谐,因得势而得力,因得力而得气,因得气而得神。其草书全在神驰情纵,得心应手之间写出精神和气质来。

       当今,许多书法家各种字体,自称样样精通,唯独黄洲胜先生大半生专事草书,他常说,我就学了这点本事,除过写点草书,什么都不会。尤言独爱草耳!

       记得,明代书家董其昌《画禅室随笔》中说:“字之巧处在用笔,尤在用墨”,墨色的起伏变化是一种节奏和韵律的艺术。墨的干枯浓淡变化及灵活运用,观之可以“使人如临画境,会轻重交替、起伏跌宕,使人如闻清音”。黄洲胜在进行草书创作时,非常注意水墨的运用,每次蘸饱笔墨书至墨干、笔枯为止,墨痕缕缕可辨。其作品整行、整篇墨色的浓淡、干枯、明暗、厚薄等变化十分丰富。他就是凭着这点草,挤点奶而已。

      但是,黄洲胜先生绝非贫瘠之人,朴实无华的外表暗流涌动,那是对于右任书法传承的责任。选择任汉平,就是为传承于右任,为汉字书写,尽一点平凡之力。黄洲胜更是一位富于浪漫情怀的书者,用笔提按顿挫鲜明,线条饱满结实、回绕连绵,字形简约飞舞,基本上脱离文字的实用功能而长于抒情性和整体的观赏性。他创作时十分投入,落墨大胆、纵情恣肆,丝毫不加修饰、一气呵成。不会在意别人是否挑剔,任凭情感的宣泄,抒我的情、写我的意,全然超越了世俗的羁绊。草书章法变化之丰富多彩、错综复杂难以名状,字的大小错落、用笔的轻重缓急、结体的欹正错综等,皆极尽之能事,如落叶缤纷,令人眼花缭乱。满纸盘旋飞舞,使人目不暇接。在笔法上,更多地注重线条的动感和质感,注重线条的圆润和“血脉流畅”。

      几十年临池不辍,黄洲胜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同时还具有很好的人格和文化修养。但艺术无止境,在艺术的道路上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坚持研耕40多年,其作品受到书画界好评,被国内外多家博物馆和领导人收藏。黄洲胜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西北大学国际商学院传统文化研究中心艺术导师,于右任于体标准化书法传播者。(文/杨普义 图/周峰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