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华夏学宫到底有多牛?

中国记录通讯社消息  一个曾经全国知名的大明星,为了孩子的教育,为了追求中华传统文化真义,3年前卖掉北京房子来到徐州,住在远离市区的普通居民楼里,月租700元。孩子们也放弃了北京的国际学校,在一所名叫“华夏学宫”的机构研习传统文化。“有朋友来我们家的时候,刚一走进楼道里就犯嘀咕‘孙楠家也太寒酸了吧’”。——这简直是中华文化中“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现代样板。

不出所料,在这条新闻下,自然而然地引发了国际学校与传统文化班的优劣之辩,父母应该怎样爱子女为之计长远的教育之辩,以及中华传统文化如何传承的意义之辩。

当吴秀波们用佛法作为泡妞手段的时候,聪明如孙楠们,早就把传统文化做成了一门大生意。这门生意的起点,就是与孙楠夫妇、徐峥陶虹夫妇,以及蒋雯丽等明星有深度联系的——华夏学宫。

一、易菁女士与她的华夏学宫

华夏学宫的校长易菁女士,是一个神秘的公众人物。

说神秘,是因为穷尽搜索技能,也无法找到她更完整的人生轨迹。在她的书籍作者介绍部分也好,在央视的采访中也好,她是晚清军机重臣张之洞的曾孙女。

易菁,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个书香门第家庭,是晚清军机重臣张之洞的曾孙女,严格家训以及祖上兴国理想,一直传承至易菁这辈,自小在易菁女士的思想中就埋下了以传统文化复兴华夏民族之抱负。上世纪90年代初皈依少林寺老方丈、近代禅门曹洞宗大德释德禅门下,不仅获其知识传授,更继承了大德以华夏文明济世救众的无我精神。

可是顺手搜索一下张之洞的家族谱系,并没有与易女士有任何接壤。

张之洞确实有一位厉害的曾孙女叫张厚粲,现在是北京师范大学心理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而且,作为晚清洋务派的代表,张之洞老师会不会传下类似“一定要复兴中华文化”的家训,也请允许我打个问号。

尽管有着家世存疑这种小问题,但作为华夏学宫的创办人,2015年,易女士还曾经领过一个奖,叫做“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如果你对这个奖项的名字不够熟悉,那么我再补充另一个获奖人的图片,你一定印象深刻。

这个“国家精神造就者奖”给易菁女士的颁奖词是:

一个时代真正需要的,是反思者与觉醒者,更是践行者。二十多年来,易菁校长仿佛逆着时代而行,然而,许多年后,人们才意识到,她在探索时代的另一种可能。教育决定的,是一个民族的未来。二十多年来,聚拢在易校长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一个曾经遥不可及的理想,逐渐成为现实。易菁先生以战国时期的稷下学宫为蓝本,创办适用于当代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殿堂——“华夏学宫”,如今,面对这个更加宏伟的理想,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愿意共同参与其中。时代的演进改变了人们的观念,然而,时代的改变,却源于那一点一滴的期望与跬步交叠的前行。

看看易菁女士的个人作品介绍,感受一下这种精神力量的广度与深度:

易菁女士这些年的儒释道三家经典的讲论有:《大学》、《论语》、《孝经》、《中庸》、《孟子》、《道德经》、《庄子》、《周易》、《吕氏春秋》、《淮南子》、《五行大义》、《黄帝内经》、《心经》、《金刚经》、《地藏经》、《药师经》、《六祖坛经》、《楞严经》等数十部传统文化中重要经典。

孔老师说,礼失求诸野。换句话说,果然高手在民间。

当某些认死理的人还在纠结什么媒体伦理中西文化之辩女权主义真假等等等等话题的时候,聪明人早就把焦虑做成了产业。

二、你嘲笑孙楠的时候,他也在嘲笑你

很久以前,就有豆瓣网友提问《音乐人孙楠为何把家从北京搬到徐州,还让儿女从国际学校退学?》,这次的新闻跟贴,也有很多人问,孙楠到底哪里想不开?是被什么洗脑了吗?

忍不住说一句,那些提问的网友们,还是太年轻了。

在华夏学宫的官网首页,推荐着孙楠的妻子潘蔚2018年的新书。

这本新书的第一位推荐人,正是华夏学宫的校长易菁女士。新书出版后,华夏学宫办了一场分享会,小陶虹和蒋雯丽都来捧场——她们的身份除了作者的朋友外,也都是学宫国学班的学员。

在新书的作者介绍中,对潘蔚的描述是:

1969年生,安徽人。

曾任安徽卫视新闻主播、旅游卫视高尔夫节目主持人,喜爱滑雪、高尔夫。

40岁时,步入第三次婚姻,嫁给歌手孙楠,婚后育有一女。与此同时,辞去工作,专心照顾家人和孩子。

2015年,遇见地处徐州的华夏学宫,举家搬往徐州。在华夏学宫国学师范班学习两年后,任学宫女红教师。四个子女亦均在学宫接受国学教育。

也是在2015年,孙楠在微博晒出了女儿宝瑶“穿汉服参加成人礼现场为父亲奉茶”的情景。而这个成人礼的举办地点,正是华夏学宫。

“我的孩子们在华夏学宫上课,我太太在学校里教女红课,后来在他们的鼓励和支持下,我自己也在尚德国学班第9期研习,有空时还会去学校里做义工,每周给孩子们上两节音乐课。”

没有什么比明星的身体力行更好的招生广告了。但孙楠夫妻与国学的联结,远远不止于把孩子们送到国学班去学习这件事。从近些年来孙楠+国学相关的新闻来看,这门生意他早已做得顺风顺水。

2018年05月22日媒体报道:

在此之前,孙楠的国学IP已有国学亲子动画片《呆爸萌妹之天书传奇》、倡导趣味国学生活的“楠氏物语”,此次作为自己国学IP的又一延伸,将打造国内首家以国学文化、非遗文化为主题的酒店。孙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透露,接下来将以《诗经》为主题,筹备音乐专辑。

看吧,酒店、动画、专辑……孙楠老师这门IP生意的高大上程度,可以说毫无“一家搬出北京每月700租房”的寒酸悲情。

你以为人家放弃了大城市优越的物质生活?

三、国学这个大宇宙

“中国文化的伟大,在今天的有可能全球传播,有可能助力中国有机会再次振兴中国,是我们的“千年一遇”的心愿。

因为:中国文化千年培育之后的“长出来”,并且茁壮生长,是人类和平,有可能幸福安逸,全球安宁的依靠。

这个依靠几千年都在,就像我们的空间并不只是三维。但是,突破空间与“光的速度”,需要时间,契机,勇气,宽宏,和开阔善良的心。

前面几段出自张纪中先生的前妻、央视《感动中国》总导演樊馨蔓。樊女士在2009年出版过一本书,叫做《世上是不是有神仙》,在书中,她极力称颂道士李一的“道术”“养生”,认为那就是中华文化的真正精华。

我不是否定数理化的学习,我是说,仅仅学习这些是不够的,教育还要让孩子们知道感恩、孝道和惜福。

一直在国际学校接受教育的孩子,回来后有了很大的改变。作为父亲,孙楠发现西方教育提倡“自由”,但同时孩子身上缺失了一种“规矩”意识,但同时他也发现了,当孩子们开始接触传统文化后,有着很大的变化。他们开始学会奉茶、学会对长辈尊重。

当我发现传统文化能让孩子有如此巨大变化,我知道了,原来在中国人血脉之中是有这样一个传承的,因为有了中国这些优秀传统文化的滋养,他们对自己的人生、对自己的生命有了不一样的认知。”

以上的几段,是潘蔚与孙楠对自己选择投奔国学宇宙的解释。孙楠在接受采访时,不无兴奋地提到,在接触了国学教育之后,“孩子们不再是电子产品的追随者,反而成为古诗经典、琴棋书画等中国传统文化的发烧友”。

站在孩子的角度,我还是希望,这些话是孙先生在生意驱使下的公关口径。毕竟,孩子对电子产品的痴迷、国际学校的光环、西方自由教育理念等等,一直都是中国家长(特别是大城市中产家长)的痛点。针对这些个痛点,传统文化再次发挥了包治百病的本色,而这个国学家庭的IP,看上去,又实在是很和谐很美好。

四、最后说一件与华夏学宫无关的事

2016年6月,央视的《今日说法》报道了一起案件,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姑娘叶广平,在家人的鼓励下,从普通学校退学,从青海远赴徐州(对,又是徐州)专门去学习中国传统文化,进入了一家叫做徐州市彭祖传统文化培训学校的机构。谁知,孩子入学几日,便因为一次未能得到及时抢救的突发病症意外死亡。

千里之外的噩耗

当叶广平发病时,“离学校几百米,就有一家正规医院——鼓楼医院,从学校步行过去只需要大约三分钟。然而,这时,胡校长却舍近求远,叫车将叶广平送往十几公里之外,去进行所谓的散心和调养。”

这起案子的结局是,2016年4月14日,法院认为徐州市彭祖传统文化培训学校根本不具备办学条件,在很多方面,不符合一所正规学校的标准。

但是还有一个更有趣的结局。这所被认为违规办学的学校校长胡翠莲女士,在2018年成了市级“好人”先进模范。

助人为乐好人:胡翠莲,女,1966年1月生,徐州市孝文化研究会会长。2013年创办徐州市孝文化研究会,先后举办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大型公益论坛7次、中小型讲座十余次,受众数万人次。近年来创办未成年人孝亲冬令营和夏令营3期,参与人数达400人,培养了孩子们孝养父母、尊敬师长的感恩精神,以及自强不息、团结互助、诚实守信的道德情操。每月一期的传统文化学习班免费提供食宿,累计培训达3000多人次,数千家庭受益。

五、也算是结语

中国市场之大,在于细分市场之繁杂。仅就女子学校而言,从上山下乡的女德班、到城市中产追捧的淑女培训班,再到给蒋雯丽陶虹潘蔚们带来身心滋养的国学鸡汤班(暂时数到这里,更高级的女德班我还没听过),其实从本质上讲,并没什么大的不同。它们的通常做法,是用一套看似宏大的超越次元的体系,来让不同阶层不同处境的女性,找到焦虑的安放之所。

但是,教育这件事,在某种程度上是盲目的。孙楠们塑造的国学家庭的美好形象,对于像叶广平这样的普通家庭孩子来说,绝不能算是一个好的人生榜样。

我无法评论那些把孩子送到华夏学宫这样高大上的国学班最后会怎么样,易菁女士很有可能在简历上不尽不实,我们都必须认识到,大部分被“国学家庭”美好未来打动的人,只能把孩子送到像“彭祖传统文化培训学校”这样的机构里,交给一个谈论一个孩子的死亡时,都可以和煦微笑的“好人”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