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整治“非旅”,真正下一步的思考

214

中国记录通讯社澳门讯:澳门在过去一个多月内,连续发生多宗非法旅馆案件,其中更有入住非法旅馆的旅客因一氧化碳中毒而不幸身亡,社会震惊。过去时常在新闻媒体或坊间议论中,听到非法旅馆的争论。事实上,特区政府近年来也一直在多个场所,尤其是外地游客前来澳门的几大关口,加大了禁止非法旅馆的宣传,然而这并未能改变千万游客热潮之下的非法旅馆市场与需求。

    目前社会上针对非法旅馆的讨论多集中在本身的治理问题之上。无论是社会还是政府内部,都有加大行政处罚与刑事化两种方向。早前在立法会上,有议员再度抛出了非法旅馆刑事化的要求,并没有得到保安司司长黄少泽的肯定。因为按照特区政府目前的思路,是希望能够在现有简单行政处罚的基础上来推行出租屋登记制度,而倾向不采用是一个司法的霹雳手段来解决,一来是司法团队力量尚且不足;二来在对非旅的定性认知上仍将其归类为轻微罪行,认为没有必要刑事化定罪量刑。

    但当非法旅馆引发越来越多比如禁锢、死亡等极端个案时危害人身与社会安全,澳门社会不得不深思其解决之道。

    如今从澳门到凼仔均有不少非法旅馆,尤其是新口岸地区是重灾区,这些非旅部分满足了来澳旅行观光的游客低廉住宿的需求,同时也为非法卖淫、黑工、逾期逗留人士,以及其他潜伏在澳门的人士提供了容身避难所,如此一来,极大的增高了危险指数,不仅令到该物业内相关的住客的安全受到威胁,也使得周边邻居甚至整栋楼、附近区域都可能带来较大的安全隐患。

    今次这位68岁的女性旅客因摄入大量一氧化碳而不幸身亡。如果类似的状况,比如在采用瓦斯气炉的过程当中不慎引爆,或大量的泄漏,是否造成同层甚至整栋大楼的居民、旅客的人身安全?这样的惨痛成本澳门社会能否承担?更要三思后行。

    加之澳门在23条立法以来,尤其注重国家安全,作为一个东方不夜城,各国不同势力在澳门的博弈,早就已经成为坊间的谈资。如果进一步漠视非法旅馆的存在,未来会否出现可能涉及恐怖袭击或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都尤未可知。所以在预估成本以及考虑区内区外的情势变化之基础下,刑事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思考。因为刑事化是性质上的定义,藉此震慑到持有物业的业主,拒绝将自身的物业改为非法旅馆,或者默许他人改为非法旅馆,这是性质上的定性。但基于人道的关怀和具体情形,可以差异化量刑。所以新一届特区政府要深思这个问题真正有效的解决之道。

    当然法律手段其实是社会问题解决的最后防线。我们要看到非旅现象背后的本质是澳门一年超过3500万游客的涌入,而单靠目前澳门4万多酒店床位的提供,显然无法满足!

    当需求严重大于供给,岂不是为了非旅提供蔓延的温床。澳门需要思考如何进一步在现有容量的基础上活化住宿需求。过去当Uber,这种共享经济模式进入澳门之时,政府因利益团体的反弹而相对采用一刀切的方式,所以类似共享住宿、Airbnb等形式也在短期内无法真正合法化进行。这也导致在世界多国都普遍存在的家庭旅馆、民宿,也没有办法在澳门推行。那么当我们的法律制度如此滞后、限制之时,我们能否从立法、行政规范上尝试做一些社会成本并不高昂的尝试。比如说选择特定的区域,采用开放申请制,以及持续审查制、报备制的模式,来推动有意愿且具备安全考核,对周边其他业主物业不存在影响的物业持有人申请家庭旅馆或者特色民宿,既保障安全,也不冲击现有酒店住房,因为各自的定位层次是显然不一样的,又能够满足到社会的需要。

    因此这是一个重要的思考,而根据澳门实际的居住情况、游客情况,来活化居住空间,合法合情合理地满足居住需求。我们面对一年3500万至后续更多的游客涌入,居住正义与居住合理的问题都是澳门社会无法避免的,所以非法旅馆的真正下一步的思考不是单单靠刑事化进行打击,而是说从源头上面如何引导庞大的居住需求的合理疏解。 (澳门/伍奕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