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外国语大学学生“卧底”横店

中国记录通讯社消息 ​《新喜剧之王》里,芸芸众生含辛茹苦地做着演员。在不知今夕是何夕的片场,谁不是“人生如梦”?

横店,无数个“如梦”追梦的地方,到底有着多少演艺圈的真相,又有多少人生的况味?

曾有六名上海外国语大学广播电视新闻系的本科生,在寒假的15天里“卧底”横店,带回一手体验报告。

在那个神奇的地方,他们以路人甲的身份,过了一段横漂的生活。

以下是体验全文:

每个人都有过英雄梦。可现实却是,我们中的大多数,不情不愿地活成了“路人甲”。但“路人甲”也是一种姿态,背后有更深切的自省与自察:假如人生是与自我和解的旅程,沿途的路人,也有一己的冷暖。再寻常的生命经历,也无人可以替代;再普通的日常见闻,也会是独家的记忆。

离开横店的时候,可能是大红大紫的愿望还没有实现,大家都显得有些萎靡不振,只能在横店汽车站前疯狂划像来自拔。

划像,也就是群演们在镜头范围内走动扮路人,这是我们在横店的事业与生计。

“横漂”15天,接戏10天,划了8天像,其余2天在被炸、被淋、被牺牲。

一切从演员证开始,在这个全镇都在齐心协力为中国的演艺事业做贡献的地方,成为一名群演的过程简单却充满仪式感。

办好演员证,就有演员公会做靠山了。接活找演员公会,磕着碰着了找演员公会,工资也是演员公会打。

要是跟定了一个群头,他到哪你就到哪,要是散客遇到qq群里没消息,就得上演员公会待着碰运气,看会不会有群头来招人,或者在景区和群演集合点逛逛,看有没有被鸽的群头正好能让你补个缺。

当然脸靓戏好的可以给剧组递资料,各大宾馆总有驻扎的副导筛选特约,说不定就看上你。

群演也分三六九等。最底层的是我们说的群众演员,酬劳8小时以内50元,超出8小时每小时5元,公会提成20%。

往上是特殊群众演员(简称群特),8小时以内80元,以外每小时10元,公会一样抽20%,电视上出现的这类人的朦胧程度基本和群演一样,不同的是他们除了有人,还有人,以及经验和愿意烧钱的剧组。

还在质疑那些斥巨资打造的古装片为什么漏洞百出连个布景服饰都拎不清吗?对不起那些钱并没有用来请群特。

基本一部剧从头至尾就是一个群头带领下的一批群众,每天穿同一批衣服拿同一批道具,在ABC组间徘徊,最后总会被知心观众抓住穿帮,咦这个卖包子的和昨天划船的是同一个!当然也有一些土豪剧组,例如去年年底杀青的某豪华宫斗剧从来没用过重样的群演,用过一批就换一批,其伙食还受到所有群演的交口称赞,令人神往。

如果说群演群特都是活动背景墙,那么“小特约”就是男一初出江湖饭馆里包打听的店小二,“大特约”就是还珠格格进的那黑店的店主夫妇。150元起板的工资可不是白拿的,他们要不是混迹横店多年演技超群说哭就哭的老戏骨,就是来自中戏上戏各种戏的颜赞。

除了按时长算工钱,有时还有特别收入,如“抬棺材”加5元,“躺尸”加5元,台词超过7个字也能加钱。

夜戏雨戏爆炸戏加得多点,剃头(演和尚尼姑清宫戏的)能加30元。

武行替身身价更高。混的时间长了就去做跟组,工资一月2500元左右,得随叫随到。

曾经演过“大特约”如今正在做跟组的掌柜告诉我们,横店没有做一年两年还是群演的人,做一年两年,要么放弃回老家,要么混成“特约”露露脸说说台词,要么就在跟组。跟组的能跟剧组混熟,形成长期稳定关系,努力一把还能镜前转幕后,做个灯光道具场务副导助理现场制片乃至现场副导,毕竟现场的事,嗓门和经历真能说了算。

除了普通群演们,还有能哭能笑颇具专业精神的娃娃群演。起步费上百元,多是东阳本地的孩子,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横店吃剧组,小小年纪出来打拼也是不易。最多的是孩子找妈妈,放声大哭,导演连忙开拍,生怕孩子止了哭。跟孩子爸妈聊聊天,还能听到不少明星八卦和各种自卖自夸。

比底层群演贵的还有马、狗等各种动物们。听说狗400元一天,马500元,下辈子投什么胎再好好想想。

拍戏生活总是充满未知,谁也不知道明天接的是什么戏,去哪儿拍,几点收工,能做的就是洗好澡洗好头省得第二天被化妆姐姐骂。

每天收到群头的接戏短信才能睡,第二天四五点起床,坐着小货车赶到镇上群演集合点——通常都是景区的隐秘侧门或是通往山区外景的停车场。只能通过是否有一群带着便携式折叠椅、穿着360度全方位保护无透风的迷彩羽绒服,来判断我们是否找对了地方。而当两个集合点很近的时候,是一定会下错站的,因为钱并不是那么好赚的。

头几天接戏的时候,好几个群演前辈就问我们是不是刚来的,他们说自己刚来的时候也和我们一样,“一天换三套衣服,开心得不得了,过个20天就不会这样了”。

幸运的是我们没有待满20天,演戏还能笑出声,但也知道了——早上七点以后集合就没有早饭,摇臂的在“业界”叫炮,划像要划“之”字形,现场大呼小叫的都是小喽啰,喊“一二录群众走开始”和“停”的不是导演是现场执行,大角色都在对讲机的那头,现场的都是哥姐,比如道具得叫道哥。女生无论人数多少都是先领饭领衣服,千万抛弃旗袍高跟,冬天挑件厚实短打加棉鞋是生存法则。

演员请剧组的奶茶是没有群演份的,哪怕一小时就用完了群演,不等到满八小时剧组是不会让你走的。当然这些知识也可以从题材丰富情节单一画面美丽的韩剧中汲取,并非横店专属。

混迹了数个剧组,也基本和百来号人聊了天搭了话,连qq都挤满了名为“鼓掌,男主角来了”的用户和类似“横漂梦想万人群”的接戏群。“横漂”的年龄从1998年出生到1958年出生的都有,小学毕业到高中文化的都有,吉林到新疆的都有。

一部分人是来赚钱的,王宝强不是偶像和梦想,演戏只是工作,能赚一天是一天,不能赚就走。在房租只要两三百元的横店,发家致富有点远,挣钱养家买猪生娃倒也不是不可能。

一部分人是来体验生活的,也是赋闲在家无事忙,过来做上个把月,过年还得回家找正经营生。

还有一部分人是真揣着梦想,奔着出人头地混出个名堂来的。这种人也很好分辨,常跟在跟组的后面的、爆炸戏老冲着爆炸点跑的、导演临时要角色总自告奋勇的、演员们演戏总在一旁看着研究的,多半是有梦青年。有个酷似邓超网名叫“味精好”的有梦青年,到横店两个月,自称学到的演技比那些混日子在这儿待了一年的还多。他告诫我们,来这里的不用科班,只要待在片场,哪里都是课。

15天之后,到了告别时分。告别的前一天有人哭有人笑。小和尚把披麻戴孝赚来的红包给我们让买冰激凌吃,知道我们不认识路,一直送我们还推说要顺路买包子。

坐在回程的火车上有女孩子跟我搭讪说,你也是这儿念书的吗?我说不是,我来横店演戏。

本来以为说出来很滑稽的话,一下子不好笑了。那一刻,忽然就想起很多事。

例如有天我在片场丢了鞋子,所有的群演,包括群头,全都来帮我找鞋子;

例如有天在C组做百姓划像,被偷偷潜过来的B组副导喊到附近小巷里临时拍了B组的戏,还没拍完就被抓包;

例如有天拍爆炸戏,猪宝的群演搭档对猪宝说,别怕,我带着你跑,不会被炸到的,一开拍,他们就往爆炸点跑,然后被土炸了。

还有,小帅过年要回家追女朋友,现在可能还在片场一边被骂一边聊微信,祝他好运。

还是祝“横漂”们好运吧,祝每一位“路人甲”有朝一日都能笼罩主角光环走向人生巅峰。(作者:朱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