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如何从身价过亿到失信老赖的?

中国记录通讯社消息 前不久,三个科技大佬,带着三款匿名社交软件,选择在同一天召开发布会。

相比于刚出狱的王欣,做过多个爆款APP的张一鸣;

显然罗永浩的日子是最不好过的那一个。

锤子大面积裁员、拖欠员工工资,罗永浩也被冻结超过1亿元股份,并且辞去了锤子科技的法人和董事长职位。

这次的聊天宝,会是老罗的救命稻草吗?

有意思的是,这种种一切,竟然都被这部片子预料到了——《燃点》(2019)

这是前不久,刚刚登入院线的一部国产纪录片。

题材,是几年里最热门的社会议题——创业。

影片的导演关琇,曾经担任过《我在故宫修文物》的艺术顾问以及《喜马拉雅天梯》出品人。

同时,她也是最早聚焦中国创业热潮的电视制作人。

早在2005年,他就在央视推出了投创类真人秀节目《赢在中国》,后来又推出了续作《我是创始人》。

请来的嘉宾,可是马云、史玉柱、俞敏洪这样的大佬。

如此重量级的嘉宾评委团齐聚一起,关琇的节目堪称是前无古人的。

这段特殊的经历,也让她有机会接触到许多商场大亨,创业人士;

这也成为了《燃点》创作的契机。

这部纪录片历时14个月,记录了14位有代表性的创业者;

试图用最真实的镜头,还原创业者的真实生活。

在107分钟的时长里,穿插着14个故事,导致每个被记录者的内容只有几分钟。

许多细节也只是一代而过,这也使得《燃点》看上去,并没有那么“燃”。

因此,这也导致了影片的评价和票房并不如意。

相比于片子本身,它所记录的那些主角们,更值得我们聊聊。神奇的是,这片中近一半的主角,都快要“凉凉”了。

人人都知道,创业是一条十分艰难的道路,尤其是在当下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

据说,中国创业的失败率在90%以上;而互联网创业的失败率,更是高达98%。

真正的佼佼者是少数;大多数人都只是把自己惨痛的经历,垒成了创业路上的皑皑白骨。

而在这部《燃点》中出现的14组创业者,几乎都和互联网有关。每个人的选择和结果并不相同,令人唏嘘。

2017年11月,罗永浩在秋季新品发布会上,又开始了他的“相声”事业。

那时的老罗,刚刚挺过了锤子历史上「最凶险」的 2016 年;

经历了被收购传言频起、几近发不出工资的艰难时刻,罗永浩在 2017 年终于向死而生。

虽然锤子科技2017年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只有179万部,还不到行业前几位的零头;

但是在整个行业在下跌的现状下,锤子居然相比往年强势翻了好几倍的销量,实属不易。

台上的老罗嬉笑怒骂,段子连连;

但他在台下要面对的,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

压力最大的时候,他想过自杀。

他的500个员工,不仅仅是500个人,更是500个即将面对失业困境的家庭。

随时发不出工资,随时倒闭,随时被债主围楼,那个时候,是想过自杀的。

他必须要调整自己的心态,把压力当成“脱敏”的过程,只有麻木了才能继续走下去。

可惜,这一次罗永浩还是没能坚持很久。

2018年年末,员工们拉着横幅在公司楼下讨薪、债主又开始上门逼债。

无奈之下,老罗只能转行做了聊天软件,期望能再次起死回生。

相比于罗永浩的困境,戴威面临的困境要更为严峻。

父亲是央企掌门人戴和根;本人是北大经济学硕士,成绩常年全校前三,担任学生会主席;2014年创立ofo,成为共享单车第一人;26岁身家过亿,成为第一个登上胡润百富榜的90后……

一时间,戴威的风头无两。

然而仅仅一年时间,他便从神坛跌落;

从“天之娇子”,一下子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老赖、骗子”。

长期陷入和友商的市场竞争、产品设计上的缺陷、公司内部的贪腐、以及战略上的失误;

种种错误的累加,导致了如今小黄车的寒冬。

于是,用户们纷纷要求退还押金,ofo的现金流出现了严重问题。

正在排队退押金的用户多达1100多万,涉及的金额超过10亿元。

(ofo总部,排队等着退押金的用户排起了长龙)

按照现在的退还速度,戴威直到2022年才能还清押金。

就在《燃点》上映的时候,戴威成功地登上了“失信人”名单,被限制消费、出行。

失败的路上不只有明星,更多的是草根一族。

安传东,是个从河南农村走出的大学生。

他始终坚信,唯有创业,才能打通阶级固化的天花板。

于是,他凭借着自己的一腔热血,开始了坚持不懈的创业。

一开始,是一个名为「跨界美食家」项目。

一边为餐厅拍宣传视频,一边以99元吃4顿霸王餐为噱头,招揽会员。

但项目进行地并不顺利。

他找到投资人,坐下来聊了没几句话,就被大佬找到了漏洞,怼了回去。

纪录片还没拍完,他的创业项目就彻底宣告失败。

为了创业,安传东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在家里自己翻看易经,查看自己的命相;

发不出工资的时候,他甚至用父亲一年种地的收入,给员工发了薪水。

父亲一边偷偷抹着眼泪,一边说着支持。

在外人看来,安传东可能不适合创业,但是他依然在坚持。

就在影片上映之前,安传东的新项目,国学在线教育app「席读」获得了首轮800万的融资。

不知道,这一次他能坚持多久。

难怪导演本人都会说:没有病到一定程度,千万别去创业。

一旦跳进这个火坑,面对创业者的只有两个结果;

要么是万人之上,要么是万劫不复。

著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在采访中,把创业比作驾驶飞机。

而创业者们,不仅要操纵飞机,还要在飞行的过程中学习并组装下一架飞机。

稍有不慎,就是机毁人亡。

当然,除了陷入泥沼的这几位之外,影片中还介绍了几个发展还算顺利的创业红人。

比如在网上因为搞笑短视频而爆红的papi酱;

开创了自己的短视频MCN机构,签约了60多位视频博主。

《奇葩说》辩手、毒舌女王马薇薇;

也和其他几个选手联合做起了知识付费的内容,成果还算不错。

新氧的CEO金星,不仅整合了线下的整容行业,拉开了和同行业竞争者的差距;

更是改变了传统大众对于整形的畸形认知。

每个人创业的动机,并不相同。

安传东希望通过创业实现财富自由,突破上层壁垒;

但像傅盛这样靠杀毒软件起家的上市公司CEO,在美国开豪车住豪宅;

却依然想要创业,投身于自己不熟悉的智能机器人领域。

他们想的,早已不是物质上的事,而是如何突破自己的极限,发挥价值,创造未来。

这才是创业精神最有价值的体现之一;同样也是驱动人类进步发展的重要因素。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创业者,怀着怎样高尚或龌龊的目的,他们的初心始终离不开那两个字,梦想。

其实,梦想和创业无关,而和我们每个人有关。

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燃点。

就像罗永浩在片子中说得那样——不被嘲笑的梦想,是不值得被实现的。

酱爆,也有歌唱家的梦想;猪肉佬,同样可以跳起曼妙的舞姿;死跑龙套的,也可以是喜剧之王。只要有勇气在这条路上搏斗过,都值得别人给他们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