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杯子赚一千万

中国记录通讯社消息 过年您逛商场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就是很多专门卖水杯、镜子、手机壳的日用品店里往往人头攒动,大家已经不再满足于在原来的十元店五元店里的日用品,而是希望自己日常使用的用品更有设计感更有创意,而且还得物美价廉。

这里是位于北京市朝阳大悦城内的一家日用品店,不大的店面里挤满了人,收银台也排起了长队。

北京消费者: 差不多一个星期能来一次,指不定逛到哪个东西就觉得,这个家里没有可以入一个。

在广东佛山的一个商场里,一家刚刚开业的日用品店也吸引了不少消费者的光顾。

广东消费者:我还挺喜欢逛这些店的,因为我觉得现在的设计比以前好很多。 

如今,日用杂货已经成为服装、餐饮、娱乐之外,购物中心的另一个重要业态。

北京朝阳大悦城运营部总监曹俊介绍说,这种小的日化用品,它这一个店就能形成一个集合的感觉,带动很多人流到购物中心来去购买消费。

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高品质的日用品正在消费者的需求中占据更高的比重。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全国日用品类零售额达到3860亿元,同比增长达13.4%。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国内日用品牌迅速崛起,并得到了资本青睐。 

2018年5月,生活家居品牌NOME宣布完成1.8亿元A+轮融资。 9月,新日用品牌名创优品获得腾讯和高瓴资本的10亿元融资。 11月,小米旗下生活消费品牌“小米有品”进驻京东,并展开深度合作。 

12月19日,网易旗下生活类精选电商品牌网易严选的全国首家线下店正式开业。 

中购联购物中心发展委员会主任郭增利表示,我相信越来越多的年轻家庭会在家居用品消费中占据更高的比重。任何的资本都会倾向于看你的消费总额、消费基数和增长性,而日用品是和我们生活链接最紧密的行业。

创意日用主打“设计”牌

那么这些“新日用品店”到底是怎样做到“物美价又廉”的呢?几百种的商品到底是怎么筛选出来的?爆款又是怎么设计出来的呢?

90后的陈歆正在和同事们梳理一个日用品牌新一年要推出的部分产品,年纪轻轻的她手握着该品牌全球2000多家门店中售卖的数码全线产品的“生杀大权”。 

陈歆说,像这样的全线产品梳理会议每个季度都会召开,每次梳理都会淘汰约20%的产品。而除了产品的快速更迭,许多国内日用品牌也都在设计上做起了文章。 

某日用品牌韩国设计师金仁奎称, 因为笔记总在出现在桌子上,如果有一个枕头,我们可以躺在上面休息一下。像这样。

像“枕头笔记本”这样巧妙又实用的设计,在这些新日用品店里并不少见。但怎样让产品既有设计感价格又亲民?许多日用品牌都采取了“薄利多销”的销售策略。

名创优品北京朝阳大悦城店店长刘丽英介绍说,这个洗脸巾的销量一个月是在1300个左右,这个“粉葫芦”(化妆海绵)是在1100个左右。 

据了解,在这样的新日用品店内,单品价格一般在10元到30元之间,单次人均消费额约为64元,但每周1-2次的消费频次,远高于大部分业态。 

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表示, 这一款杯子一年卖一千万个,国内一款杯子我们就赚一千万。不要看一个杯子一块钱利润很低不愿意去做这个事情,我们觉得这个回报已经很好了。我们发展很快,每年基本上是50%的增长。

外贸代工企业“回国”赚钱

本土家居品牌的迅速崛起,也使我国南方代工企业看到了国内日用品市场空间,原来只和国外品牌合作的代工企业也开始将目光转回国内。

广东东莞的一家日用品代工厂里,总经理罗辉德正在接待小米有品的采购经理。 

小米有品居家业务部负责人黑丽军称,在用户过往的认知里,我们是以3C为主的电商平台,但是我们看到生活消费品的占比已经越来越高了。 

五年前,罗辉德的工厂还只代工外国品牌的产品。而随着前来洽谈的国内企业越来越多,他看到了国内日用品市场的发展潜力。2014年开始,罗辉德就把主要精力转回了国内,代工厂的年业务量也从2014年的3000万元激增到2018年的3亿元,合作的国内品牌也已经有40多个。 

东莞市实进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罗辉德指出,国内的订单量是井喷式的,和国外不是一个量级,它的增幅速度是按照一倍两倍这样来增长的,一个产品一年可以做到一千万。 

数据显示,我国家居用品年销售额从2010年约6331亿元上升至2018年的10514亿元,年平均增长率约为11%。而随着国内新日用品牌的激增,整个行业也在向细分领域发展。业内专家表示,未来拥有鲜明的战略定位和核心竞争优势的日用品牌将会拥有更大的市场空间。 

中购联购物中心发展委员会主任郭增利指出,日用品行业这两年的快速发展,是跟我们的制造业非常发达有一定的关系,我觉得日用品(店)在中国的发展,恰恰能够让生产厂商找到最终的立足点,找到更多的销售渠道,找到更多的消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