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五等小站的寂寞春运

中国记录通讯社消息 列车的汽笛声渐渐远去,冬日暖阳照临坐落山头的甘肃白银王岘乡后长川车站,几间低矮的站房,两条无限延长的铁轨,红绿交错的信号机,列车从连绵山丘之间疾驰而过。一眼望去重重叠叠的荒凉山丘更加映衬出后长川车站的孤寂、顽强。

列车能否安全、有序通过后长川车站,调度指令也从五等小站发出。每当有列车通过后长川车站,值班员要按规定与邻站办理闭塞、开放信号、与列车司机进行车机联控。

后长川车站在编职工一共6人,平均年龄53岁,站长负责站务和应急工作,崔剑等4名值班员执行“四班倒”轮班。在一个轮班周期里,值班员10小时一倒班,循环着值班、睡觉的两种状态。

值班员崔剑在后长川车站已工作30年。5052个“安全天”换算起来,这个小站14年安全运行无事故。图为崔剑宿舍的桌上摆着全家福。

早晨8点,53岁的崔剑开始起床洗漱准备接班。

时光回到30年前。1989年,23岁的崔剑从部队退伍,成为兰州车务段的一名铁路职工,刚退伍的崔剑作为共产党员主动请缨,要求去艰苦的小站。这一去就是三十年没有舍得离开,用一生的青春年华守护在包兰铁路线上白银西至前长川区间。

上世纪90年代包兰线铁路电气化改造后沿线火车站的命运随之改变。沿线火车站职工编制收紧,扳道员、站务员等岗位渐次被撤销,小站的工友越来越少。

以往大家最欢喜的休班,变成最难耐的时光,只有两个人的行车室变得冷冷清清。接发列车时,值班员和助理值班员里外配合,指挥着列车交会、待避或通过。随着科技的进步,在2010年10月后长川车站撤销了助理值班员岗位,方圆五里没有人烟的小站更加冷清了。职工来上班需要自己买粮买菜,坐白银至皋兰的城乡公交车到离车站最近的公路边下车,然后徒步50分钟爬上山头的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