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乡村土地,进行资源梳理与整理?

如何对乡村土地,进行资源梳理与整理?
凡事无绝对,一切都有可能,真的吗?
假设要振兴的村子有带头人了;假设带头人用尽浑身解数终于说服村民,打消了各种质疑和顾虑;假设做这件事前期所需的钱已有人愿意先期垫付,假如……

权当这些似乎无解的沉甸甸的假设都已不再是问题,当所有条件都已万事具备,接下来,乡村的土地到底该如何进行资源梳理?

耕地、林地、宅基地,坡地、荒地、滩涂地,还有已经为数不多甚至几乎没有的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还有一些不合规的农户在基本农田上乱建的住房用地。如此等等,都在土地资源梳理范畴。

对这些土地做资源梳理,从根本上说,就是一次全村百姓人心与欲望向集体利益倾斜的一次社会矛盾大妥协。

每种性质不同的土地,如何进行作价,并入股到村集体资产管理公司,村民才会接受?这是最直接的一个问题,也是最复杂的一个问题。
传统老屋如何定价,近年新建的房屋如何定价,院中空地如何定价,基本农和林地如何定价,还有其他各种形式的,或归村集体或归村民的地又该如何定价?

这是一件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事,而且并不是每一户村民都会同意将自认为已是自家的地再交给村集体。而且,村中所有潜伏起来的矛盾,都会在这个环节中集中暴露出来。

如各种类型的土地价格定的合不合理,户主签字同意后子女会不会认账,子女户口已不再本村的以后有没有继承权,没有儿子的家庭由外嫁的女儿继承合不合规矩,本家和邻里会不会说闲话,如此等等。

如果在土地资源梳理过程中,只有部分村民加入了进来,还有一部分村民,死活就是不愿意将自家的土地进行作价入股,再次回到村集体的怀抱。在这种情况下,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和各种宅基地,还有其他相关土地,下一步到底该如何进行资源集约?

这是一个制约村子,能不能做整体空间再规划的大问题。

客观情况是,很多村子已经几乎找不到经营性建设用地,只有通过土地资源梳理的办法才能解决。

对于一些有投资价值的村庄,什么叫土地资源梳理,做梳理和整理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有人觉得,就是将一些农民的房子进行大面积的集中拆除,然后再进行更高效、更宜居、更加现代化的集约化建设。

只有在这个过程中,村子才有可能通过土地资源梳理,整理出要有一定数量,且连片可用的建设用地。只有这样,才能改变村庄原有杂乱无章的空间布局和建筑格局。

也只有这样,村子的整体建筑面貌及整体空间,才能通过科学合理的规划设计,而拥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如此,整个村域空间才有可能整体溢价、升值。

所谓的经营性建设用地,还有村中各种面积大小不一宅基地,只有将关于户与户,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和风险降到最低,才能够真的通过经营,使其能够吸引资本,拥有投资价值和盈利的可能性。

只有当我们的乡村振兴触及到这个环节时,才能够真正体会到,乡村的矛盾有多深刻,乡村的问题有多突出,乡村的水到底有多深。

这是乡村振兴过程中,触及人心,及村民所关注的根本利益的一个系统大工程。而要把这个工作做通,做好,做出彩,进行人心革命的重要性就会凸显出来。

也只有当我们开始落实这项工作时,才能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乡风文明建设的重要性,也才能更加深刻地反思,乡村振兴为什么要基层党建先行,为什么要反复强调组织振兴先行。

乡村振兴,不仅是村里的农业产业如何振兴,乡村的生态环境如何振兴,也不仅是村子的整个硬件建设与人居环境的振兴。如果仅仅围绕这两个方面来落实乡村振兴,最终振兴的,只是总要求中的“产业兴旺和生态宜居”两个部分。

这样的以“硬乡建”为中心的乡村振兴是缺少生命力的,只能取得短期效果,而且是一时的,是不能够持久的。

人心不振兴,生活在乡村的百姓,如何对自己的生活方式,还有自己的乡土文化拥有真正的自信?生活在乡村的百姓脸上没有自信,又怎能吸引更多新乡民加入其中?

没有这个作为基础,又岂能使得人们自觉自发的返乡、下乡,从而实现乡村的人才振兴?没有人才振兴作为前提基础,乡村治理新体系又该如何构建?没有乡村治理新体系,乡村振兴又将从哪里谈起?

因此,想要对乡村土地进行资源梳理和整理,文章最初提出的一系列的假设,我们是无法从根本上绕过去的。

即使先期有资本介入,有政府力推,但是,当乡村进入到下一个环节的运营阶段后,这些问题还会一个个,或早或晚的再次自动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