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国珍松花粉和他可传承的财富梦

中国记录通讯社消息  她相信了神奇的松花粉,但还没来得及开始那个可传承的财富梦,便脑出血住进了重症病房。王军(化名)和妻子再见到岳母刑某玲(化名)的时候是在河南偃师县的重症病房。他们至今没能弄清楚,2018年3月27日那天在偃师县那个新时代国珍生活馆主办的会议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据把刑某玲送往医院的会议方说,当时开着会刑玲突然就往下倒,赶紧送到医院,诊断为脑出血。而几天之前,刑某玲还信誓旦旦地跟女儿和女婿保证,“不去开会了,我是去上班。”整整一年时间,刑某玲在重症病房呆了2个多月,康复病房又呆了4个多月,在家里又躺了几个月,仍然是不能动弹,依靠点滴注射维持生存。

“最近出现全身肿胀,医生说,估计就这些日子了。” 3月5日,王军岳母因为高热咳痰再次住进了洛阳第二中医院,病历上写着,发病以来神智不清,重度昏迷。王军说,一年多时间,钱也花光了,车子也抵押了,现在每天都提心吊胆,医院几乎每天都在下病危通知。

记者在拨打新时代国珍的客服电话后,很快有自称河南分公司负责人电话联络到记者,表示会去了解情况,目前在进行保健品百日行动,公司正在严格自查,如果经销商存在虚假宣传,肯定会有严厉处罚。

被洗脑的岳母

2017年11月开始,刑某玲开始陆陆续续往家里拿了一堆国珍松花粉、国珍亚麻油,国珍竹康宁等,并开始游说家里人吃。家人这才知道,不久前,在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老朋友带领下,刑某玲在洛阳当地一个国珍生活馆里加入会员,并购买了大量产品。

刑某玲只有一个独生女儿,跟女儿女婿、外孙儿三代人住在一起。因为拆迁,分了3套房,村里还会固定发钱,平时不愁钱花。不过当岳母开始游说家里人吃产品,作为女婿的王军觉得不对劲了。

刑某玲有高血压,曾经发作过并造成腿瘸,走路不利落。刑某玲的老母亲也有高血压,还有一个侄子有白癜风。2017年底接触过新时代国珍产品之后,刑某玲开始跟家人说,吃了国珍产品,以后不用吃降压药,白癜风也能治好。

据王军说,那时候岳母每天回来跟家里人讲解,包括各种匪夷所思的言论。

“松花粉治疗高血压,老师讲过好多案例,有人两次脑出血,吃了松花粉完全正常,一个喝农药的,医院都说没得治了,后来吃了6包松花钙奶粉救过来了。”

“老师说了,吃了这些产品,不用吃降压药,几个月高血压就能治好,吃药对肾脏影响大,松花粉是绿色产品、天然食品。”

“加入新时代国珍,成为会员,不仅可以吃产品治病,还可以挣钱,而且财富可以传给孩子。”按照岳母带回来的资料,每一级的加入门槛不一样,投入越高,收益越大,投资五十多万,一年收益能到300万。

“做到几星之后,还会送你上北大清华学习。”

王军直觉不对劲,一个劲地劝岳母,并拿网上关于国珍松花粉的负面新闻给岳母看。在网上,国珍松花粉的负面新闻一直存在。

“网上都是造谣的,要是不好的东西,怎么还能卖,这事是国家允许做的,新时代是大公司,不是什么小企业。” 刑某玲一一反驳。的确,根据官方介绍,新时代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国珍)成立于1995 年,是中国新时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公司2006年8月获得国家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经营许可证》。

中国新时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80年,原为国有中央军工企业,2010 年3 月,经国务院批准,中国节能投资公司与新时代集团联合重组为中国节能环保集团有限公司。重组后,新时代集团成为中国节能环保集团有限公司二级子公司。

根据2019年最新的直销企业排名,新时代国珍排名第八。主要产品包括“国珍”牌松花粉与竹康宁为代表的多种保健食品、保洁用品、化妆品、营养食品等四大类产品,近百个品种,产品在全国31 个省、市、自治区拥有广阔的市场,并远销东南亚、俄罗斯、韩国等国外市场。

闹腾了几个月后,一直到最后岳母瞒着家人去了偃师县开会,并发作脑出血,王军才发现,自己和妻子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从岳母随身携带东西可见, 降压药瓶子早就空了,不知道岳母把降压药停了多久。

发病后,刑某玲先是在偃师县中医院呆了一个礼拜的重症病房,接着转到洛阳第二中医院又住了2个多月的重症病房,康复科呆了2个月, 此后躺在床上不能动弹,靠打点滴维持生命,相当于植物人的状态。

神奇的松花粉?

在岳母发病后,王军第一次找到了位于洛阳市西工区天力大厦的国珍生活馆,作为售后服务商的夏某(化名)告诉王军,这是国家允许合法经营的东西。

“要医生开证明是吃他们东西得病的。不可能拿出证据来。”王军愤怒,所有宣传都是口头上说的。松花粉吃不死人,可是忽悠高血压患者停了药,能不发病吗?

记者联系到夏某,夏某承认邢某玲是自己的客户,否认说过松花粉治疗高血压,表示只讲过健康理念,介绍免疫功能之类的。也否认是自己带着邢某玲去偃师县开会,表示是“她自己要去的”。

不过,根据王军后来去找夏某时候的录音,夏某表示,经过三四个月的调理,能够把高血压治好,这是经过北京权威医院验证过的。但也表示调理的时候还不能停药。只能慢慢减少。

在网上的一些相关介绍资料中,也能搜到关于新时代产品神奇疗效的说明。

但是,松花粉,包括国珍松花粉真的那么神奇么?

中华预防医学会健康传播分会委员钟凯认为,花粉的主要成分是蛋白质、氨基酸、脂肪、糖分、多糖、粗纤维、矿物质、维生素,此外还有黄酮和甾醇等多种植物化学成分。不过这些在普通水果蔬菜中都是很常见的成分。

2004年,原卫生部明确将油菜花粉、玉米花粉、松花粉、向日葵花粉、紫云英、花粉、荞麦花粉、芝麻花粉和高粱花粉划为普通食品原料。

清华大学公共卫生专业硕士,北京营养师协会理事顾中一持有同样观点,“市面上常见的产品,比如国珍松花粉,是属于国家正规的保健食品,是可以宣传增强免疫力的。但是注册的机制背后,也只是动物试验,其证据强度没法和一般药品的效果相比较。不能够以此来宣传疗效。”

目前在原食药总局的网站能查询到的以“松花粉”命名的保健品批准文号有77个,其中包括新时代的国珍牌破壁松花粉。

根据公开可以查到的关于国珍松花粉的介绍,包括“国珍松花粉是唯一含有 200 多种活性营养成分、且完全符合人体需求的保健珍品。”

顾中一认为,松花粉目前是作为普通食品来管理的,也有相关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不同品种松树的松花粉,营养成分会有差别。但是基本上剂量也都一两倍的范围之内波动,并不存在说某一个品牌的松花粉营养就一定更好。

以国珍松花粉包装说明上的多糖为例,首先多糖成分并不神奇,再者,从剂量上看,可以看到剂量差不多是每100克1600毫克多糖类的成分。这么换算,一包是3克,接近50毫克多糖。从剂量来说,一般临床试验中多糖用量都是一天几百毫克,50多毫升多糖不会有什么明显效果。

而对于“国珍松花粉是目前世界上发现的唯一全营养食品,长期食用可达到生理平衡”的介绍,顾中一认为,“一般除了给六个月以内的婴儿喝母乳算是全营养以外,并不指望着大家靠某一个超级食物来获得全部的营养,更何况松花粉中各项人体必需的营养素水平并不太高,毕竟松花粉中的膳食纤维含量太高了(差不多三分之一),都是不被人体所吸收的,靠这个养活人很难。”

破壁其实也不神奇,植物有细胞壁,破壁之后食物变得更容易被吸收,松花粉确实破壁是有意义的,但是根本在于本来它营养价值也没有多高。

钟凯指出,普通松花粉的批发价格大约在一斤50元上下,远远低于做成胶囊或药片的破壁松花粉。但实际上,在动物实验中,破壁花粉和未破壁花粉也没有明显差异。

据顾中一介绍,除了中国以外,国外很少有宣传松花粉有什么神奇功效的,很多关键词出来的文献都是诸如如何减少松花粉导致的过敏。

而中国之所以推崇,很大程度归功于保健食品企业的宣传。2011年网上就流传了一系列的所谓著名教授讲健康知识的视频,其中就会推荐某某松花粉。

“按照保健食品的包装,厂家还是会很谨慎的,怕就怕的是这些监管以外的夸张宣传。”顾中一表示。

王军的岳母和网上诸多被报道的案例中,当事人往往是被营销人员的口头宣传吸引,并进而放弃服用药物。

其实在王军之前,网上早已经有不少关于国珍松花粉虚假宣传的控诉。

2017年湖南经视曾经曝光,一男子在长沙一家国珍专营店进行了一次免费“”量子弱磁场共振分析仪”检测后,被告知身体各种毛病,细胞神经都有毛病,而松花粉正是治疗百病的的良方。

根据记者联系到的河南分公司负责人所说的,保健品只能预防不能治病,公司不允许做疗效的宣传。

事实上,这种纠纷的责任界定往往非常困难。2014年一份《王连锦与黄振国、曾小娜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因双脚下肢奇痒,被介绍到黄振国门诊看病,之后开的药单包括国珍破壁松花粉、松花伴侣片,松花钙奶粉等产品,并要求加大用量。之后原告出现不良反应,被告知排毒,服用后继续发生不良反应,最后医院诊断要维持洗血液透析。但最终因为没有证据证明服用产品与病情之间的关系,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被支持。

百万财富梦

在王军看来,让岳母执迷不悟的,除了关于松花粉的神奇疗效,还有大会上关于加入新时代,成为百万富翁的财富梦想。

在新时代国珍的官网上,有一份专门的《关于规范市场会议的公告》要求各国珍健康生活馆须认真学习《直销管理条例》、《广告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法规以及公司各项规章制度,规范市场会议中的各项行为。包括不夸大公司产品功效及公司背景实力;不以任何方式攻击、诋毁其他企业、品牌;不通过市场会议牟取不当利益等。

但邢某玲在会议上得到的信息显然要超过产品本身。按照邢某玲的说法,导师讲过,新时代这个产业,不仅能够自己便宜吃产品,还能经营产品,收入还可以继承。

刑某玲乐此不疲的参与会议,仅外地会议就去了五六趟,更别说本市里几天一个的小会。

2017年12月,跟夏某去了一趟西安之后,刑某玲提起新时代国珍,更是滔滔不绝,眼里发光,在她口中的国珍人,都是好几套的房子,几百万的车子,光鲜亮丽令人羡慕。

刑某玲也更加信心满满地展开自己的所谓直销“大业”,亲戚朋友自然是第一圈目标。

不过,王军仔细研究过岳母开会的笔记,“分明就是打着直销幌子的传销。”

王军和妻子只好挨个给亲戚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们,自己的岳母在做传销,千万别跟她去买什么东西,开什么会。

这一举动让刑某玲的事业开展极其困难。刑某玲家人在其病发住院后通过国珍内部会员系统登陆查询发现,从接触到发病的不过三个来月,刑某玲唯一发展成功的下线是自己的丈夫。

刑某玲的事业受阻,但是笔记却做了不少,而国珍维权者群里,也有不少人提供了类似的笔记,从中可以看到,在这个号称月收入动辄可达数十万元的“造富网络”中,首先要购买660元钱(也有说法是990元)的产品加入会员,之后不断拉人加入形成自己的团队。

加入会员后享受4个独特权利①代理权(产品唯一性、 国字号、无区域限制、 全线产品、异业结盟)②推荐权(运作团队、 组建通路、成为通路拥有人③继承权。

新时代的奖金共有三大项:总奖金回拨率为53.5%。奖金组成包括其中一、 直销员计划25%;二、国珍专营计划23%( 包括1.品牌推广费16%;2.绩优网点奖励基金4.5%;3.星级奖励基金1.5%。)

直销员部分,累计业绩越高,折扣比例越高,661元—2200元,可提成10%,2201—10000元,可提13%,依次类推,销售6万可提成28%,同时是可以整个团队累计业绩。

绩优网点奖励基金按照三级、 四级、 五级、 五级之后是星级(一星、二星,类推到五星),分别获得车奖、房奖、分红等。

一份2017年国珍奖金制度讲解中,作者举例,二级网点的个人奖分:本人代业绩×6%+第一代业绩总和×6%+第二代业绩总和×6%+第三代业绩总和×6%+第四代业绩总和×4%+第五代业绩总和×4%+第六代业绩总和×4%,并且每一代都必须是合格的经理。

而据2005年9月2日公布的《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明确禁止团队计酬和多层次直销。其中《直销管理条例》规定:“直销企业支付给直销员的报酬只能按照直销员本人直接向消费者销售产品的收入计算”,而《禁止传销条例》则将“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列入传销行为。

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可见,仅2016-2018年间,涉及以经营国珍松花粉为由开展传销活动的判决文书超过8件。判决文书中不少都提及,以加入“北京新时代有限公司”经营“国珍松花粉”保健品的名义,在固定地点,通过轮流讲课、交叉学习等方式对新人进行“洗脑”,使其以缴纳费用的方式获得加入“新时代”传销组织的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和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

但这无法阻止参加者的百万富翁梦想,在国珍维权群里的一份资料中,有人发出自己曾经做的目标设定,一个月累计销售1万,月收入1千,三个月实现累计6万,收入达到6千,半年实现一级网点,收入为1万,两年半实现五级网点,月入达到5万。按照现有说法,达到五级,部门也有1到2个达到五级时,成为一星(1-2个五级)收入6万元左右/月,五星(6个或以上五级)收入达100万/月。

与此同时,在国珍维权群里提供的资料中,大量印着国家领导人形象的宣传图页,以及新时代在地铁,公交,以及山东卫视,北京卫视等养生节目投放广告的图片;新时代被描绘成很有背景的、值得信赖的项目。

同样,“喜提别墅”体的文字和图片也出现在朋友圈中。而那些豪车别墅的成功者形象也比比皆是。

“所有传销都一个套路,营造出特别成功的形象吸引你加入,许诺升到一定级别可以拿到多少钱,如果你不忽悠产品,不忽悠拉更多下线加入,根本完成不了那些业绩任务。”一个家人陷入传销后长期义务从事反传销工作的反传销人介绍。

从国珍维权群的人数来看,王军的岳母不过是众多被神奇疗效和财富梦想诱惑的人群中的一个,只是,她可能没有机会继续开展她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