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经纪人特写 从星探到打造品牌的推手

文化部公布的“2011-2012年中国动漫产业发展情况”显示,2012年我国动漫产业的总产值达到了759.94亿元,但由于动漫产业在我国仍属于新兴产业,行业链条的不规范、产业信息的不对称、运营的盲目性等问题日益显现,为了解决诸如此类的问题,动漫经纪人这一职业应运而生。一个合格的动漫经纪人不只是挖掘新人的“动漫星探”,更是将动漫作品打造成动漫品牌的重要幕后推手。

挖掘新人只是一个开始

如今一提到动漫经纪人,许多人都会将其与“星探”二字联系起来。作为动漫经纪人的工作之一,发现新人、新作品听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并没有那么简单。

动漫经纪人江杰告诉记者:“挖掘新人、新作的途径有很多种,第一个就是网络渠道,除了像漫友、知音漫客、有妖气等专业的动漫平台外,就是各大门户网站的动漫频道。一部作品的点击量及网络热度,都将成为我们衡量作家、作品市场潜力的参照。除此之外,我们还会通过朋友间的相互推荐,来获取新人、新作品的信息。”

参与行业内的动漫论坛、路演,以及各类动漫节、玩具展,如今也已成为动漫经纪人发掘行业新生力量的重要渠道。漫画创作者李穆就此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只要一有动漫节,我就会带着自己的作品去参加,除了希望增加绘本的销量以外,也希望能够借此机会被”星探”发现。说句实话,要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在这个行业内有所作为,简直太难了。”

然而,在发现一个新人作品之后,动漫经纪人并不会急于与其进行合作洽谈,往往还会经过一轮细致的内容评定、市场调研。“故事内容、角色情节是否能够深入人心这都是最基本的评价条件。到底多少人愿意为一部新作品买单?在未来的商业化过程中,是否容易被设计、加工?我们需要针对这些问题进行大量的市场反馈信息收集,同时邀请业内专家及投资方、动漫产品经销商对新作的市场前景进行综合评估。”江杰如是说。

熟谙品牌运营之道是关键

尽管发现新人、新作很重要,但是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这并不是动漫经纪人的核心工作内容。动漫经纪人真正的价值应该体现在对于作品的商业运作、品牌推广以及授权维权上。单以动漫品牌融资来说,这项工作做得好坏与否,很多时候甚至会影响到品牌的存亡。

江杰表示,比如像《喜羊羊与灰太狼》从2005年开始制作,总投资超过2000万元,而直到2008年也还没有完全收回成本,但正是因为广州原创动力死磕出了一百多集的动画片后,才获得了上海SMG的资金支持,之后便有了第一部大电影。自2009年之后,《喜羊羊与灰太狼》的人气居高不下,逐渐成为中国动漫行业的第一品牌,“与此同时,也有这样的一些动漫品牌,在运营了5-7年后已经积累一定的市场认可度,但是在企业发展的关键时期,就因为没有获得资本支持,于是开始走下坡路”。

“现阶段,很多漫画家都是自己找投资人为作品进行融资,漫画家一旦决定融资,很多时候意味着放弃创作,因此成功的案例很少。一方面,漫画家自身对于投融资方面的专业知识了解不够,难以有效地找到投资;另一方面,很多的投资人其实对于动漫行业的了解并不够深入,对作品市场竞争力的判断也不够准确,容易盲目投资。在此过程之中,就需要动漫经纪人来帮助漫画家与投资人进行对接,降低融资风险。动漫品牌的运营包含很多环节,环节越多,需要对接的事物往往就越细,因此动漫经纪人所需要发挥的作用也就越大。” 江杰解释称。

漫画家十九番向记者表示,在日本会有专门的艺术家经纪事务所。动漫经纪人带领一个3-5人的小团队,来为漫画家进行产品推广等一系列服务,“团队中每个人的分工都十分明确。有的负责动漫产品的视觉设计,有的负责跟进媒体报道及读者活动的开展,还有的专门负责作品衍生元素的提炼,比如《海贼王》里面的乔巴,这个形象如何才能商品化,就会有人负责针对该形象的衍生产品设计,同时还要跟踪合作厂家,监督产品做得是否到位”。

就现阶段国内的动漫市场来说,其实既不缺作者,也不缺读者,最缺的就是懂得如何把动漫作品推广出去并且运作成品牌的动漫经纪人,十九番告诉记者:“能够遇到成熟、专业的动漫经纪人对于每一个漫画作者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事。如果一名动漫经纪人签下漫画家后,只是一家家地去找公司谈授权交易,那么他根本不能算得上是动漫经纪人,只不过是一个交易手,这个谁都做得到。”

入行瓶颈成动漫经纪发展阻碍

说起动漫经纪人这一职业的最大问题,江杰向记者表示,首先就是专业人才的严重匮乏。目前全国的从业者或不到300人,这其中真正能够被业内所认可的动漫经纪人连十位都不到。首先,经纪人个人除了要对动漫行业有十分全面的了解以外,还必须具备很强的市场敏感度,良好的策划、执行、团队领导能力等,培养这些能力,至少需要5-10年时间,而这些恰恰给想要进入这一职业的人设定了一个较高的门槛。

其次,动漫经纪从业者主要靠获得交易佣金作为主要的收入来源,而动漫经纪人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来自于社会对其收入稳定性的质疑。孵化品牌、推广品牌阶段,经纪人的个人利益会和品牌整体利益做深度捆绑,这会造成动漫经纪人个体的收入不固定。江杰坦言:“要让社会主流价值观,特别是传统价值观去接受一个收入不固定的职位,特别是让刚毕业的年轻人毫无保留地全身心投入,是一件特拧巴的事情。”

十九番直言:“由于某些动漫经纪人在签下漫画家,或是发现新的动漫作品后,只是一味地在乎将会换来多少授权,而忽略了市场影响力的建立,以及受众群体的培育,因此100部作品能够出现10部可以被市场接受、认可的作品已经很了不起了。”

江杰告诉记者:“目前动漫经纪人的行业规模并不大,不论你是做品牌策划和融资,还是版权内容开发、衍生品品牌授权,仍需要经历一个探索成功运作模式的过程。有时候我们在遇到问题时,因为没有一个可供参考的标准,仍需要依靠个人经验去解决,但是随着国产动漫产业的不断成熟,动漫经纪人也将在未来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如果有一天,产业链条上的沟壑都被填满,也许动漫经纪行业会消失,但在此之前,它将长期处于一种深蓝海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