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严禁以“国学”“私塾”等形式代替义务教育办学

中国记录通讯社消息  日前,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各地要认真排查并严厉查处社会培训机构以“国学班”“读经班”“私塾”等形式替代义务教育的非法办学行为。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无正当理由未送适龄儿童少年入学接受义务教育或造成辍学,情节严重或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2019年1月,“某明星一家为了孩子教育从北京搬去徐州,每月房租700元”的消息在网上引发热议。

为了让孩子上“女德课”,该明星一家模仿“孟母三迁”,而且还承担一年10万元的学费让女儿参加“国学”培训班华夏学宫。

据该机构李老师介绍,目前学校主要开设的是暑期班,在暑期班结束之后,上课的学生也可以选择是否进一步上全日制课程,即初中和高中的教育。

李老师称,学校的暑期班报名很火热,“每年都能有二三千人报名,最后能上课的有800人左右,不超过1000人。”而李老师介绍,上课内容主要集中于诸子百家等经典课程,以及书法、古琴、茶道、女红、舞蹈、武术和太极等艺术课程。

李老师还介绍,在暑期班结束后,如果要选择继续读全日制课程,只能选择从初一或者高一开始上课,而不能插班,每个班有25至35人,每年大概招收2到3个班。据李老师介绍,暑期班收费为四周课程1万2千元,初高中则是每年10万5600元的学费。

但尽管学费高昂,但李老师称初高中的教学并没有学历,也不能参加高考,如果通过考核,会拿到学校自己颁发的毕业证,高中毕业后,很多学生就会直接选择就业。

2018年8月,温州市传统文化促进会亲子夏令营夏令营上,“男为大、女为小”“婚姻四项基本原则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坚决不离婚”“穿得时尚暴露,等于教人强奸”“三精成一毒,专伤不洁女”等熟悉的“女德”教案也出现在夏令营课程视频中。

2017年11月底,媒体曝光辽宁抚顺一“女德班”,其“男为天,女为地,女子就该在最底层”“点外卖就是不守妇道”等雷人语录,令人瞠目结舌。开办这一“女德班”的抚顺市传统文化教育学校,在郑州、温州和三亚设有三所分校,其讲师经常受邀去各地办公开讲座。

2017年5月14日,江西九江学院以“传统文化进校园公益讲座”为名,邀请自称某“传统文化公益讲师”的丁璇来校进行了主题讲座,其中“三精成毒”“女孩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女性穿着暴露会克家庭、克父母、克子女”等言论极端歧视女性,严重违背科学、法律常识,引发舆论哗然。

每一起“女德”事件,都会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无论是丁璇宣扬的“女德”,还是辽宁抚顺传统文化学校讲授的“女德”,都有一共同特性,那就是压制女性、恐吓女性、奴化女性。一些所谓的“传统文化学校”,以培养“端庄娴雅、灵巧柔顺淑女”为目标,以“传统文化”之名给教育套上封建的奴性枷锁。

教育专家认为,社会上各种忽悠性质的培训热,迎合了家长的功利需求,而培训机构的焦虑营销,又进一步刺激家长的功利教育观,违背了教育从兴趣出发、尊重人的成长规律等基本原则。

针对目前培训市场上存在的无证办学、夸大宣传等混乱现象,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建议,将所有培训机构都纳入教育部门监管,由专家委员会审核培训机构教学内容,实施风险保证金制度,避免机构收取学费后卷款而逃,减少有照无证、无照无证的教育机构游离在监管之外。

此外,专家呼吁,消除功利教育观,必须推进教育评价制度改革。“纯粹的教育与纯洁的课堂学习失色、失效、失位,显然是违背教学基本规律、教育发展规律的。”广东省青少年研究中心原主任曾锦华说,家长切勿因为一时焦虑,就盲目听信、追逐各种培训机构的忽悠。

熊丙奇认为,应完善社会多元评价体系,让学生不挤在一个跑道比拼教育要根据学生的个性和兴趣发展进行个性化规划。

“高分学生能够根据兴趣选择职业院校,并得到社会认可,成功学鸡汤自然也就没有多大市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