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气若兰

(叶建华)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行走在社会中,一生总会结识许许多多的人。俗话说:相识是缘分。

然而,缘分有深有浅,多数是过客,犹如擦肩的随风。有些空间距离很近,即使同在一间办公室,也许心理距离很远,不一定能成为朋友。因此,缘深者不取决于空间远近、性别差异、年龄悬殊、职业差别,主要取决于价值取向,或者说三观趋同,同频才能共振。

纵观古今中外,留下了许多结缘同频的传世美谈。如世界著名画家毕加索与装修工盖内克地位相差悬殊却成为真朋友;刘备、关公、张飞原本职业有别,地域不同却桃园结义共襄大业生死与共。

我从小受长辈有关陶母“截发延宾”、“人情天大,头顶锅买”等文化熏陶,真诚结交朋友,力行情暖人心。

在我的一长串朋友名单中,有一位大姐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励志的榜样。

今年4月,再次让我感动,她宛若一瓶陈封的老酒,开启坛盖醇香四溢,沁人心脾。犹如一株幽谷兰花,迎春绽放、清气袭人。

pastedGraphic.png

春兰大姐35年前在化工部星火化工厂《星火报》通讯员培训班上讲座授课

这位大姐名叫彭春兰。

春兰大姐是一位身上留下弹片的老红军的后代,父亲将生命的百分之九十九奉献给了党和人民,没有为子女留下多少物质财富,却留下了美丽、阳光、自信、坚强、勤奋、仁爱的基因。

向我们走来的春兰大姐秀外慧中,和善优雅。

她从一名无线电线材厂工人,一路奋斗,走上了《江西日报》总编辑岗位,担任着江西省散文学会会长职务。她不仅是江西省媒体翘楚,而且是文学大咖。

众所周知,《江西日报》总编辑是一个特殊的正厅级领导岗位,是一个风口浪尖上的冲浪者。她在《江西日报》工作30多年,几乎凌晨一点前没有睡过觉,但她若不告诉你她的生理年龄,你绝对猜不到她已年过古稀。

我与春兰大姐结识于35年前。当时的我在化工部星火化工厂任宣传科副科长、《星火报》总编辑期间。星火化工厂当时有3600多职工。厂里非常重视宣传思想工作,除了有广播站,各车间、单位宣传橱窗外,1984年创办了厂报《星火报》。承蒙领导信任,我成为了第一任《星火报》总编辑,配置了四五名专职记者、编辑,选聘了260多名基层一线通讯员。对于星火化工厂来说,这张报纸不仅是配合中心工作的厂党委和行政的喉舌,而且是广大文学爱好者施展才能的舞台。在这个平台上培育成长了一大批有成就的文学青年。《人民日报.大地》副刊曾经用了四分之三版面选刊了从《星火报》上选出的一批诗歌、散文,来自山沟里的文学作品登上了大雅之堂,在当时引起了轰动效应。

厂里十分重视《星火报》通讯员和文学青年的培养,每年都邀请国内知名专家学者来厂授课,将文学的种子传播于求知若渴的一颗颗心灵。如《人民日报》的刘虔、《经济日报》的程远等知名记者都应邀来到星火化工厂为通讯员传教授业。时任《江西日报》编委的春兰大姐也应邀来到星火化工厂为通讯员培训班讲座授课。

春兰大姐的那堂课,不仅传授了新闻写作技巧,而且讲授了自己如何从一名工人,一步步成长为党报记者、报社领导的奋进历程,励志故事,如滴滴甘泉滋养着听众的心灵,为200多位通讯员送来了立志向上的精神大餐,成为一些文学青年成长进步的引擎。

我被春兰大姐的高尚品行和深厚学识深深折服,更重要的是为我树立了立志榜样,增添了人生自信。

我1997年离开江西,调到北京工作。但与春兰大姐一直保持着联系。她一直关注着我的成长进步,当得知我先后成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喜讯时都会为之点赞鼓掌。

6年前,我陪同化工部原人事司司长、中国化工教育协会会长熊传勤到星火化工厂考察,特邀春兰大姐和老朋友–江西省文联主席、江西省作家协会主席刘华来到永修相聚,虽然与春兰大姐20多年未曾见面,但仍然格外亲切。那次,春兰大姐送给我一本散文新作《女人的眼睛看世界》,篇篇皆是赏心悦目美文,至今仍然回味无穷。

pastedGraphic_1.png

春兰大姐(右一)与永修县样式雷文化研究会会长陈前金(右二)和建华合影

我今年清明回永修祭祖扫墓,正值“样式雷”始祖雷发达诞辰400周年之际。被誉为“江西一家‘样式雷’,中国半部建筑史”创造了世界建筑史上的奇迹,设计了故宫、天坛、承德避暑山庄、颐和园、东陵、西陵的永修名人却鲜为人知,其文化和精神资源没有得到应有的开发利用。

我作为永修人深感愧疚,希望邀请春兰大姐等文化界名人实地考察参观,宣传推荐。于是向春兰大姐发出了来永修之邀请。春兰大姐尽管事务繁忙,但愉快地接受了我的邀请。 

令我十分感动的是,春兰大姐在4月6日通过微信给我发来了35年前在《星火报》通讯员培训班上讲课的几张老照片。

春兰大姐是江西的知名人士,经常接触政界及专家学者,几十年来,积累的照片装了好几箱。应我邀请来星火化工厂讲课的照片竟然被收藏并且在35年后被找出,由此可见,彭大姐是一个重情重义、管理有方的有心人。

春兰大姐说,几十年来几乎跑遍了江西的山山水水,人文景观,知晓江西的许多名胜古迹,历史人文,却不太了解永修的“样式雷”。

春兰大姐在来永修的前天晚上,做了一堂功课,上网查阅了有关“样式雷”的相关信息。

4月7日,即农历上祀节,是古时文人雅集的日子,王羲之的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就产生于暮春之初的上祀节。这一天,永修大地阳光明媚、惠风和畅、鸟语花香。

我和永修县“样式雷”文化研究会会长陈前金、我年近90的老父亲叶祥才和弟弟叶建岗等相迎在梅棠高速路口,相聚在梅棠新庄村雷氏广场。

为春兰大姐开车的是她76岁的刘革军先生。刘先生精神矍铄、行动敏捷、谈笑儒雅。刘先生属江西电视台元老,一辈子在江西电视台工作,却从未听说过永修的“样式雷”,因此非常憧憬参观考察“样式雷”。便有了与春兰大姐的永修同行,琴瑟和鸣,并承担了司机加摄影的角色。

春兰大姐在“样式雷”广场和故居认真听取了永修县“样式雷”文化研究会会长陈前金先生的介绍,参观了雷氏故居,观看了电视片并高兴地与我们合影留念。

富有家国情怀的春兰大姐对雷氏家风家训、建筑成就表示由衷敬佩。对以陈前金为会长的永修“样式雷”文化研究会给予了高度赞许。她认为江西的“样式雷”是永修乃至江西真正叫得响的大名人,是我们永修的骄傲,江西的骄傲。在增加文化自信,重视文化建设,有些地方没有名人造名人的当下,货真价实的“样式雷”文化、精神价值值得努力挖掘、大力宣传,倾力推荐。

pastedGraphic_2.png

春兰大姐(第二排右五)与小城大爱慈善中心理事长许带娣(第二排右四)及志愿者合影留念

春兰大姐还在永修县就如何宣传推荐“样式雷”与永修县原政协主席欧阳洁、县文联主席淦家荣、县人大朱红科长等进行了深入交流。她认为对民间及社会各方所做的工作要给予充分肯定。“样式雷”是不可复制的经典,期待更多力量,加入到研究、发掘、宣传、弘扬队伍中来。但推向新的高度,既要走进历史,又要开拓未来,还要立足当前。需要得到高层重视,需要进行顶层设计、统筹规划,政策支持,先易后难,逐步推进。

我们邀请春兰大姐一行在梅棠新庄“小城大爱”慈善中心理事长许带娣家品尝了农家饭,了解了“小城大爱”关爱生命、精准扶贫的感人事迹。

春兰大姐打开思维空间,纵览多方资源,建议永修应当打造集结庐山西海自然山水、“样式雷”历史文化和“小城大爱”人文情怀的旅游一体式景点规划,满足八方游客不同层面的需求,提供精美的自然与文化套餐。

pastedGraphic_3.png

春兰大姐(中)与永修县政协原主席欧阳洁(右一)、永修县人大科长朱红合影

春兰大姐表示,作为一位文化传播者,我将为宣传推荐永修“样式雷”身体力行、献计尽力。近期可以考虑邀请《中国日报》记者朋友来永修采访,撰写中英文文章加大海内外宣传推荐力度;另外将由江西省散文学会牵头,邀请江西省部分知名作家来永修“样式雷”采风创作,请多方人士为宣传推荐“样式雷”献计出力、共襄伟业。

pastedGraphic_4.png

建华以“清气若兰”书法作品赠送春兰大姐

春兰大姐一路谈笑风生,为我们讲述了许多过往经历及动人故事,这一天,让我们沐浴春风,共品兰香。

春兰大姐一再表示:十分感谢我年近九旬的老父亲和弟弟等陪同她永修之行,一天的时间虽然很短,但特别开心、满心温暖。

我为了表达感激之情,以“清气若兰”书法作品相赠。春兰大姐非常喜欢这幅书法作品。

因为她正像春天的使者,绽放的兰花,将清气播洒在山水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