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旺溪“自主脱衣冻死事件”在圆满中落幕

作者:南山雅士

原本,我不想再提及旺溪事件。因为,每次回顾此事,我们的心总会被两个离奇遇难的孩子的惨状撕扯得心血淋漓。而真相一日不得彰显,大家的心总是无法安定下来,总觉得自己对不起那两个无辜的孩子。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也如几位网友在微信群所言“自从关注旺溪两男童之死,我人都变得神经兮兮了”么?只是,这份同理心,某些有权调查且公布真相的机构,可曾明白?民众的呼声如此激烈,也该用心听听啊!

以下,我们还是先将隆回旺溪事件简单回顾梳理一下。

一、旺溪事件事发以来大致经过:

1.1月2日,大约17时10分至17时30分之间,湖南隆回小沙江镇旺溪村陆家的两位男孩陆壹(8岁多)和弟弟罗志强(随母姓,约7岁)被发现死在了仓架岩的小溪中。死状很奇特:全身赤裸,并排仰面朝上躺着,呈苦笑状。哥哥躺在沙滩上,弟弟躺在浅水中(水深约10公分)。衣服整齐地码放在石头上,外衣干净而整洁,内衣有少许泥污和血渍。现场的三只鞋子距两人约二十至三十米远。另外一只后来在某姓少年老宅找到,有明显烧毁痕迹。当陆家叔叔找到两男童时,哥哥身体已僵硬,弟弟尚有呼吸。约18时多,村里个体医生赶到,经检查,弟弟亦已无生命体征。

此前,有多名目击证人在11点半至13点多看到某姓少年跟两兄弟在一起玩。也有多名证人证实事发先天某姓少年跟这两兄弟打过架。13点多至16点30分两兄弟消失在所有人视线之外,当天旺溪最低气温为零下3度,水温零下1度。期间,寻找兄弟俩的爷爷奶奶几次询问某姓少年母亲,得到的答复是没看见。但,16点30左右,某姓少年父亲打电话给陆家两位堂叔,称其妻子在小溪边发现两位少年。后又是他报警。约19时前后,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1月3日,隆回、邵阳刑警先后到达现场。

1月4日,有自媒体报道称,警方已基本排除他杀。

此后,警方于1月5日、2月20日、3月1日分别发出三份警情通报。

1月5日通报称:“经现场勘查、调查访问、尸体检验,警方已基本排除他杀,具体死因正在做进一步检验鉴定。”

但这份通报,网民普遍质疑:不到两天时间,涉及两个孩子的生命的大事就作出了结论,虽说是神速高效,但未免也太失之草率了吧?

2月20日通报称“2019年1月2日18时10分,隆回县小沙江派出所接群众报警,隆回县小沙江镇旺溪村有2名儿童死在村里的小溪中。接警后,市、县两级公安机关技、侦人员连夜赶到现场开展工作。据调查现场证人,并结合现场勘查、调查取证、尸体检验,基本排除他杀。

为进一步科学、权威地确定死因,我局已将提取的相关检材送往权威鉴定机构进行检验鉴定。待检验鉴定结论出来后,我们将及时发布后续警情通报。现2名儿童的尸体冰冻在县殡仪馆,敬请广大网民不信谣传谣。”

3月1日的通报,在综合1月5日和2月20日通报的基础上称“依法作出死者系自主脱衣在低温、湿冷环境中冻死的结论”。

第三次通报出台后,隆回、邵阳乃至全国网友一片哗然,民众普遍质疑:

1.说好的不传谣不信谣,我们也遵照执行。然而,为什么不给民众一些详细的说明或解释呢?可不可以及时地回应舆情,就“自主脱衣冻死”给出比较合理的解释?

2.三人同玩,为何只自主脱衣冻死两人?同玩的某姓少年为何不及时回家向大人求救?这不合常识、常理、常情呀?

3.“自主脱衣冻死″要符合以下条件:长时间;极端低温;丧失生存自主或求生意识;无法有效呼救或求援。但事发地离村庄也就三华里,两男童感觉冷可迅速回家呀!

4.“自主脱衣冻死”会出现以下现场景况:衣物鞋袜散乱弃于各处,面部表情呈快乐微笑,身上无明显外伤,且无血渍。但第一次尸检前家属与个体医生在现场见证:衣物整齐摆放,鞋子三只散见于距两男童二、三十米处,第四只鞋出现在某姓少年老宅且有明显焚烧痕迹;遗体面部呈无奈苦笑状;大、小腿各处有明显外伤;嘴角及雪地有明显血迹……这些,家属都有拍照保存证据。

以上种种疑惑,不见官方发布任何有力解释。

此后,不满此结论的家属在某自媒体的帮助下持续向隆回各相关机构申诉,理性维权。家属在面对公众时多次痛哭失声,但反复申明“相信党,相信政府”。令人唏嘘落泪。

3月11日。隆回县委书记点将,责成县委、县政府和县委政法委牵头组织联合调查组,在小沙江镇政府与家属召开见面会。3月29日,联合调查组邀请的省厅刑侦总队专家抵达隆回,在家属和小沙江镇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见证下对两男童遗体进行二次尸检。但第二次尸检有两处与第一次尸检显著不同:

1.陆壹的牙齿不见了六颗。其中一颗系换牙脱落。另外五颗显系外力所致。那五颗神秘消失的牙齿去哪了?难道陆壹在自主脱衣冻死前,自主用石头敲掉了五颗牙齿?即便此说成立,那么小的孩子,有那么大毅力忍痛连续敲掉五颗牙齿再去安安静静冻死?

2.左腿的筋组织肉内有淤血。两小孩的外伤皮肤内下有淤血。结合第一次尸检时不符合冻死的一些疑点:

“1.耳部有紫色伤痕。

2.面部明显肿胖,擦伤。

3.上肢手臂,下肢大腿、小腿、脚背有明显伤痕。”

至此,舆情再一次发酵到一个新的高潮,民众普遍不相信3月1日“系自主脱衣冻死”的结论。尤其普遍反感并质疑“自主脱衣”有何根据。

但自此以后,警方再无任何有效信息公布。联合调查组答复家属称,静待第二次尸检结论,届时将召开新闻发布会云云。

网民普遍质疑,为何相关机构不及时应对舆情,及时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民众关切,就“自主脱衣冻死”的科学依据及大致经过在不影响案件侦破的情况下作一些必要的说明?最起码也让民众看到相关机构积极应对的态度。这种极度的沉默,到底是理性的克制还是高傲的冷漠?如果是前者,笔者为此默默地竖双拇指点赞;如果是后者,那恐怕有违党的初心和“为人民服务”的本义。

但忽然之间,画风突变!4月10日,隆回警方以一纸通告的形式,宣布“肖承胜等五人涉嫌煽动扰乱社会秩序及诈骗犯罪等行为,已依法对其实行刑事拘留。″给民众留下无限猜想与悬念。

二.陆家的痛与伤

两男童的爷爷奶奶,是地道的年近七十的老农。其中爷爷一辈子没有走出过隆回,而奶奶在此前从未走出过小沙江镇。老实而寡言,几乎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小孩的父亲,原本在武冈妻子家做倒插门女婿,因家庭发生变故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回旺溪定居。小孩的母亲,是位残疾人士。其二叔陆溆华,已婚,稍稍见过些世面,被陆家委以对外联络重任。其小叔叔,至今未婚。

所有陆家的成年家属,普遍文化不高,收入偏低。没有任何人能说出完整的三句话,更没有任何人能把事情经过形诸文字。

1月2日事件发生后,陆家曾先后联系三家官媒寻求帮助,遭到婉拒。亦曾找过隆回某知名自媒体,但对方亦未曾给其实质性帮助。万般无奈之下,陆家于2月底找到了邵阳风骨平台的肖力之(即4月10日被刑拘的肖承胜),全权委托肖的团队处理申诉与调查事宜。

4月10日,肖及团队骨干共五人被刑拘的当天,陆家的爷爷奶奶、父亲和二叔四人,在隆回开展扫黑除恶宣传的当天,因在邻近的麻塘山乡长时间拦住宣传车喊冤,被派出所民警动用手铐强制带上警车。所幸,现场的麻塘山群众当场拦下了爷爷和父亲两人,当晚,奶奶和二叔经教育后亦放回家。期间二叔有受伤,并拍下视频和照片为证,是否做过法医鉴定则不得而知。

但网友普遍质疑,在家属万分悲痛之际,其言行确有出格和违法处,警方执法时可否人性化一点,不要动用手铐这一专政工具?警方当时完全具备将其强制劝离再继续执行公务的实力啊!网友们坦言,关注旺溪事件,一方面是出于对留守老人和儿童安全的担忧;另一方面则是出于对这个最底层最弱势家庭的深深的同情,总想着尽己所能帮他们一点点。

三.乱麻纷纷理头绪

就在事情一波三折、形势有如一团乱麻之际,更有自媒体人“星空瞎士”跳出来搅局。此“虾”连发三文,落井下石称肖力之等五人被抓为团灭,并宣布了官媒与某机构都未曾公布的肖力之“诈骗1万2千元”细节,让人认定其身份来头高深莫测;又辱骂肖的粉丝为“脑残”,大言不惭地开始招纳其转投“虾粉”;更以砖家身份,在百度上东抄西凑了一些“自主脱衣冻死”的事例,然而面对网友质疑却无法自圆其说。

结果,非但并未能平息舆情,反而引发民众对“肖力之五人被刑拘″合法性的探讨:

1.肖收受1万2千元不给对方写文维权的真实性。

2.多名律师质疑:肖力之收受对方1万2千元,双方有口头协议。即使未履约,也只符合经济纠纷相关条款,而不应该构成诈骗的要件。

3.肖有哪些行为涉嫌煽动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可否及时公布以正视听?

4.如果不能及时公布肖力之团队违法 犯罪的相关有效证据以释民众疑虑,民众是否可以有“先……后……”之猜测?

4月16日晚上,当地官媒隆回电视台披露了肖力之诈骗1万2千元一事,展示的画面是三位退伍老兵在公安局送锦旗说感谢的过程。其间语焉不详地提及他们是合伙为其战友维权,其战友遭遇新邵公安局行政处分,他们想找肖替其维权。

但网友吐槽:

1.有摆拍之嫌。送锦旗收锦旗的过程像早就安排好的。且说感谢话时有背台词嫌疑。

2.他们是否真有战友在新邵被行政拘留?如没有,则其涉嫌做伪证和诬陷。如确有其事,那么其行为涉嫌与肖力之合谋以舆论干预司法,涉嫌妨碍执行公务,对这种明显的违法行为,隆回警方为何不给予必要的处罚?甚至连最起码的批评也没给?

3.对这笔1万2千元的诈骗,肖力之至今并未承认,且警方只搜到其中9千7百元现金,案子尚未侦结,怎么就把钱全数退给所谓受害人了?

4.视频为何未提及最敏感也最有说服力的“老人去银行取款视频”及肖力之收钱视频等细节证据?为何没公布肖力之认罪画面?

一切,显得如此扑朔迷离。就在这种扑朔迷离之中,红星新闻记者悄悄来到隆回,深入事发现场,连发两篇深度调查观察,点击量两天内达到200万+。凤凰网等知名媒体及时转发。

感觉,事件正朝着一团乱麻的趋势发展。

就在隆回各方深陷乱麻之中之际,4月18日,中央扫黑除恶16督导组第2小组进驻邵阳。事件本身,有望彻底回归真相和法治。

在笔者看来,肖力之的进去,或许是出于解决问题的需要。因为现在,旺溪事件获得了一个彻底圆满解决的契机。相关机构可在一个比较平静的环境中,在省厅刑侦专家的指导下(或者直接由省厅负责)对事发经过进行耐心细致的侦查,基本还原当日事发经过。同时,在不涉密的情况下,择其要者向公众尽快公布。若是他杀,尽快启动重特大案件立案和侦破机制,对涉嫌玩忽职守者处以最严厉的处分,向人民交上一张“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满意答卷,并趁势在辖区推动学法普法活动,推进扫黑除恶进程。若彻底排除他杀,则公布令人信服的理由,并就“大孩牙齿被打落五颗、两孩有明显外伤”作出合理的解释,同时慰问、抚恤死者家属,耐心细致地宣讲法律政策,让其感受到社会主义中国的人文关怀。

而对肖力之及其团队,警方既然以“涉嫌煽动扰乱社会秩序和诈骗”对其进行刑事拘留,就应该就此尽快进行补充侦结,移交司法程序。本着讲事实、讲证据的原则,依法依规按程序处理。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如果证据不足,同样要对其适用“疑罪从无”原则。切不可为了达到某个目的而掘地三尺,上纲上线。让人民真正看到法律的公正公平,看到法制的尊严和法治的希望。

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很难产生英雄。但不管我们承认与否,接纳与否,肖力之已经成为隆回普通民众心目中的英雄。车位门事件、学奶门事件、旺溪门事件中,肖力之的任侠仗义、为人民代言形象已深入人心,在一个相当长时期内将很难改变。肖力之或许有错,或许有明显的违法行为;作为笔者,甚至也无法从现有信息或事实中判断其是否有犯罪嫌疑。但不管罪与非罪,请一定给他法律的公平与公正。这,既是对隆回人民情感的一种尊重,也是避免隆回社会阶层深度撕裂的一个机会。危机,有时更多地意味着机会。所以,笔者认为,处理肖力之一定要慎重。

如果,旺溪事件中相关方有错,那请拿出最大的诚意,及时改错纠错并致歉,重新赢得人民的尊重与信赖。如果,旺溪事件中是广大人民错了,亦请善待人民并及时解释。因为,“水则载舟,水则覆舟”,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我们这个政权的基石。这,是由我国的国体与政体决定的。人民,才是党和政府的母亲。没有人,会因为母亲的一时糊涂而彻底抛弃母亲。

不管如何,我敬重隆回人民,敬重他们在旺溪事件中为推动中国法治进程所做的无私奉献与不懈努力!最后,让我引用隆回网友中广泛流传的一段话作为结尾:“这件事情,表面上看和我们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因为并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可是实际上,却在往后会像一团阴影笼罩在众人的身上,我,你,我们,还有很多关心这件事的群众,都是因为心中的那种道义,那种正义,参与进来,也许这件事情不会有结果,也许这件事情会有一个反转,依法治国依然任重而道远,但是就是在这一件一件的事件中,碰撞出来,实践出来,虽然艰难,但是推动法治,我们这一代人,都是有责任的。”

来源:公众号画月品读(ID:huayue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