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节,沂蒙老兵——朱登喜讲述抗战故事

   中国记录杂志社临沂讯(记者:孟驿) 2019年8月1日,中国记录杂志社、百姓生活网、法治经济观察、中外法制网、临沂经济网、沂蒙新闻网及多家媒体来到河东区八湖镇沂自庄村沂蒙老兵——朱登喜家,讲述抗战烽火岁月的故事。

 

 

 

   朱登喜,男,现年93周岁,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八湖镇沂自庄村人。1942年成立汤河区,在八湖镇佐官庄参加区中队,陈宾任区长。从此入伍,跟随区中队打汤头鬼子据点,当时跟随区长陈宾当通讯员。他和区长陈宾、孙八眼、老杜四个人管理整个汤河区,共七十六个村庄。他们白天黑夜进行送信,昼夜不停,异常艰苦。

  1942年秋天,有人举报白菜街汉奸区长邵立文有一颗大金钩,七排子弹,三人轮流三天到他家里搜查,但是没有搜出来。后来,朱登喜自己亲自去邵立文家,并给他做思想工作,说,你们一大家子留着干什么?控排对小孩影响不好!听了这话,他老婆二话没说,就把枪和子弹交出来了。

   1943年,部队包围了整个临沂城并攻打临沂。朱登喜继续送信,在临沂东阳桥阻击南门的鬼子。西门和北门全是咱们的部队。部队沿着城墙挖壕沟,最后把城墙炸掉,解放了临沂,成立了汤河区(现在的太平镇)。区长让他带着部队入编临沂县大队第一连。陈宾先后给他去了三封信让他回去(头两封都不知道)。他就跟刘店子区王秀全说不去不行。他说,不去也行,提拔你当排长。他说,我不干排长,到连部当通讯员就行。他们在城北一带跟王洪九的部队周旋,住在俄庄并在那里活动了好几天。在镇压王洪九的部队过程中,有人向连部汇报王洪九的一个副官携枪逃跑,连部又叫他们去取枪。朱登喜叫那个副官,那个副官说什么事?朱登喜说有人举报你有枪,请你交出来。那个副官说没有,就是不交。朱登喜说,没有?不承认不准吧。他们把那个副官连吊带打,说服动员了一天,什么也没弄出来。最后,朱登喜跟他说,枪放你那里危险,临沂快解放了,你还跟王洪九去不可?他老婆到屋里把枪和八排子弹交出来了。

 

 

   1944年,朱登喜去晓庄学习,到临沂去查底,但是没查到。在王秀全、刘廷安的证明下又重新入党,进行了八个月的练兵,那时还不叫党校,叫爆破组、侦查组,当时还监着王秀全,练了三个月。学习结束之后,上级下令召开全县节约闹革命会议,决定战士两年一套棉衣,三个月不发菜金。贺彭举的部队需要官,叫朱登喜当营长,被他坚决拒绝了。后来,正副团长范政委从东南跑回来,让朱登喜部接受牵制贺彭举的任务。直到黑夜,他们钻了贺彭举设置的十二里刀山,一个来回挨了三百多下,脖子肿着,眼睛哈迷着,头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有力地保护了大部队的调防。任务完成后调回临沂。在罗荣桓的领导下,配合八师参加了鲁南战役,消灭敌快速部队28师。敌快速部队28师溃败后,跑到枣庄,他们就穿着裤头、背心在坑洼不平的道路上跑了二十五里路,一直追到枣庄,并在枣庄西北角阻止敌人逃跑。见八师朝他们追来,敌人就向煤窑洞子里钻,八师战士就朝洞里喊话:缴枪不杀,优待俘虏。战后,对战利品进行清点,用麻袋整整清点了八麻袋,缴枪一大堆。

   1947年,王洪九带敌人74师、83师、25师攻打临沂岗头,朱登喜负责送炸药,炸敌人的炮楼。岗头战役胜利后,朱登喜部带犯人向西北撤退,参加了阻击王洪九和南道战斗。随后,他部调往河东,在敌74师、83师、25师中间周旋,牵制74师到孟良崮,回头阻击敌83师,战役结束后又在河东的赤草坡、重沟、相公、小太平、程子河等地参加了与敌83师王洪九部的多次战斗。

 

 

 

 

 

     1948年,朱登喜部被编入七纵21师重炮营1连3排9班,朱登喜为班长。奉命攻打济南,在邹县阻击敌新五军的任务,解放了济南。同时,在淮海战役中,在七纵打下江苏的万闸口后,他所在部队一夜急行军135里接替十纵。在与敌新五军作战中,十纵伤亡严重:在八集子西北蘑菇屯,朱登喜左下肢受到枪伤两处,腿被炸伤,右下肢炸伤疤痕三处及胫骨,被背下来;在医院医疗。伤好后,被评为三等甲级伤残,经上级批准复员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