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徒的组织者正在躲进“暗网”

所谓 " 暗网 ",是指目前搜索引擎爬虫按照常规方式很难抓取到的互联网页面。

十处敲锣,九处有它。Facebook(脸书)和 Twitter(推特)是社会动乱运动中常见的使用通讯工具。

自 2010 年在北非的颜色革命中 " 声名鹊起 " 后,脸书和推特经常被反对力量用来号召支持者和发布行动信息。

如 2011 年的伦敦骚乱、2016 年的巴黎恐怖袭击和 2018 年的 " 黄背心 " 运动、2016 年的委内瑞拉动乱,以及发生在我们周边的案例,如 2014 年香港的 " 占中 " 运动、2016 年的台湾 " 太阳花学运 "。

许多专家学者对此都有不少研究成果,详细分析了脸书和推特在这些动乱中发挥的作用。

香港历次动乱力量使用通讯工具的演变

单独以香港为例,看看近几年动乱中反对力量使用的工具演变。

2014 年的 " 占中 " 运动中,反对力量除使用了脸书和推特,还有社交类的 Instagram、Whatsapp 和 tumblr 等,互动性更强的人气论坛,如 " 高登讨论区 "(被封)和 " 香港讨论区 "。

" 占中 " 反对力量还利用了新的即时工具 FireChat,这款成名于台湾 " 太阳花学运 " 的程序可以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通过蓝牙来传播信息,其创始人之一曾出现在 " 占中 " 现场支持反对力量。

此外还有 Telegram Messenger 和类对讲机应用 Zello PTT Walkie-Talkie 都在 " 占中 " 运动中发挥了信息传播、号召和串联作用。

当下发生的 " 反送中 " 运动中,Telegram 和连登讨论区(LIHKG)是主流的通讯工具。

Telegram 因其极强的匿名功能被广泛使用,在各类群组中大多数人都使用匿名。Telegram 在运动中主要被用于即时发布信息和广播通知功能,如通过投票、广播、聊天等功能,示威者得以迅速动员或变更策略。

连登讨论区在 2016 年底开始运作后,源于 " 占中 " 运动中的 " 高登讨论区 " 被封后迅速成为港人议论政治问题的平台,其主要功能是通过支持(upvote)或反对(downvote)按钮过滤出支持率最高的贴文,然后达成统一意见,包括号召大家罢工、罢课等。

同时,连登还与 Telegram 连接,互相转载冲击武器制作、实时警方行踪、仇警图片及假新闻等。另外,它还起着连接美国论坛的作用,很多信息通过连登分享至 Reddit 等论坛,获得更多人关注。

香港反对力量使用的通讯工具越来越注重隐蔽。从香港反对力量在运动中使用的通讯工具变化来看,他们越来越关注工具的安全和隐私性能了。原先的脸书、推特和 Whatsapp 等都被纷纷淘汰,进而热衷于使用加密性能更好的 Telegram。

Telegram 为一对一的聊天提供端对端加密,加密模式是基于 256 位对称 AES 加密,RSA 2048 的加密和 Diffie-Hellman 的安全密钥交换协议。

Telegram 的创始人是俄罗斯的富豪 Pavel Durov,也是欧洲最大社交网络 VK 的创始人。Telegram 因为拒绝给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已保护国家安全为由提供访问用户数据的密钥而败诉。后 Telegram 面临要么交出密钥,要么被俄罗斯封杀的局面。

所以,Telegram 在主流即时聊天应用中并不出彩,但在一些特殊领域内很受欢迎。这就不得不提及饱受诟病的暗网。

警惕暗网走向恐怖形式

所谓 " 暗网 ",是指目前搜索引擎爬虫按照常规方式很难抓取到的互联网页面。Tor 官网对 " 暗网 " 的定义是:无法通过公共网络访问,必须借助专用工具才能进入的网站。

" 暗网 " 本身并不违法,但其匿名特质易被犯罪分子利用,为恐怖分子提供了新的互联网生存机遇,例如利用暗网的匿名性进行非法金融交易、内部联系、恐怖宣传、反政府串联等破坏活动。

恐怖分子使用暗网进行交流,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加隐蔽、安全。虽然人们常常认为恐怖分子以秘密网络进行恐袭协调,但获得确凿的证据却是在 2013 年 8 月,美国国家安全局破译了基地组织领导人与基地组织也门分部领导人的加密通信。

在十年里,全球范围的基地组织网络领导人之间的交流,已经转入到暗网之中。当前,恐怖组织主要使用 Telegram 等在线应用工具,通过加密移动电话向海量用户发送信息,大量的社交媒体如推特 ( Twitter ) 开始向 Telegram 转移,自从 2015 年 9 月起," 伊斯兰国 " 和 " 基地 " 组织大幅使用 Telegram 软件。

另据研究显示,Telegram 已经成为暗网中犯罪分子使用排名第二的通讯工具,第一名是 Discord。但 Discord 并不能提供端到端的加密,或许基于此在香港的反对力量没有选择使用 Discord,而是更倾向于 Telegram。

这一应用工具的变化需引起警惕,Telegram 本身已经被打上了 " 恐怖主义 " 的标签,坚持使用它的香港 " 反送中 " 的反对派力量很可能会被不知情带入 " 暗网化 ",而走向恐怖主义的路径。

恐怖分子与持不同政见者沆瀣一气,使用暗网进行非法信息传送和秘密结社,还采用匿名的 SMTP 软件发送大量宣传邮件,与政府部门争夺互联网舆论引导权,以达到其政治诉求。

恐怖组织将暗网作为其宣传极端主义思想、散布恐怖主义的阵地;政治激进人士也利用暗网开展政治运动。仅仅在安全威胁联动层面就形成了客观的相互之间呼应态势。

让人担忧的现实是,他们在连登中发布非法信息及假新闻的行径,已经有网民倡议联合国应列连登讨论区为恐怖组织。而全球各国对 " 恐怖势力 " 的打击是存在共识的。

世界各国应协力打击暗网

2017 年,欧美执法部门联手关闭了以毒品交易为主的最大暗网市场 " 阿尔法湾 ";与此同时,全球第三大暗网市场 " 汉萨市场 " 也遭到取缔。暗网具有极端私密性,监管难度很大,正是这种天然安全性使其渐成为涉黑涉恐、儿童色情、销赃洗钱、杀人越货等恶行的滋生地。

暗网的规模究竟有多广?一项数据显示,加密软件可连接进入约 3 万个隐藏的网络服务站点,流量占整个互联网流量的 3.4%。而暗网中最流行的搜索工具可以检索 35 万个网页。此外,有研究指出,黑市网站毒品和违禁品的交易,每年可获利约 1 亿美元。暗网给世界各国带来安全隐患,俨然已成互联网公敌。

当前,除了美国和欧洲刑警组织之外,荷兰、立陶宛、加拿大、英国和法国等也加入到对暗网的执法中。

中国司法机关也已经关注到了暗网对社会发展的威胁,2016 年破坏了一起利用暗网进行违法犯罪的群体,共抓获 8 名嫌疑人。2019 年,最高检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对暗网的执法行动。但暗网的技术也在不断升级,依靠单一力量无法进行全面有效打击。未来,通过国际合作的方式,对打击地下黑市、震慑暗网交易有重要作用。如此,暗网的存在空间将进一步收窄。

(作者是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院长、全球互联网口述历史【OHI】项目发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