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恩嘉:《人类大考验》

人类大考验

刘恩嘉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人类正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考验。这场考验不仅是对人类医学防控水平的考验,更是对各国社会治理体系的考验,而且也是一次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认识的深刻教育。政治不能决定病毒的走向,但是政治取向却能决定抗击疫情的能力,因为,社会治理体系的优劣,直接决定抗击疫情的能力,政治取向是构建社会治理体系优劣的决定性因素。在这场疫情面前,中国表现出的巨大社会治理能力举世瞩目,先进的执政理念释放出了巨大的凝聚力、执行力、社会向心力、社会动员能力,体现出了人民自觉地牺牲精神,团结一致的自觉性,这就是中国能在短时间内控制疫情,取得抗击疫情阶段性胜利的核心因素。

控制疫情,乃至全面扑灭疫情只是完成考验的开始,恢复和发展经济才是考验的继续。这次疫情无论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人类战胜新冠病毒是其必然结果,但是,疫情会加速推进社会发展的进程,加速经济格局的重组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信息生产力时代需要一个符合于时段客观要求的社会治理体系,也需要一个符合于信息生产力运行的经济治理体系,这就是人类面临大考验的继续。

  • 疫情就是大考场

面临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肺炎的疫情,世界各国的表现呈现于世,它就像交出的一张张答卷等待着世界人民的裁判。中国以其巨大的社会治理能力,以及先进的社会治理体系,很快交出了答卷,并获得了举世瞩目的优异成绩。反观以美国为首资本统治的西方世界,在疫情面前,作为不积极,颠倒黑白、诬蔑陷害、推诿逃责却表现得淋漓尽致,富人优先、经济至上选票至上,漠视生命不管人民死活,就连医护人员的起码的保护用品都不能保证,如何抗击病毒就不言而喻了,现在欧美成为疫情的重灾区,实属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习近平主席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不仅是应对世界突发性灾难的诺亚方舟,而且是发展世界经济的统一战线。疫情暴发,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只有人类共同团结起来抗击疫情,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中国在基本控制了本国疫情后,还没有来得及脱下战袍就奔赴欧洲,支援疫情严重的国家,目前,中国已经派出多支医疗队,集中大量医疗物资,为一百多个国家提供无私援助。但是,再看看世界老大的美国在干什么,号称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其治理体系支离破碎、尾大不掉,漠视生命,利益至上,美国优先、霸权至上、冷漠傲慢、自私自利的本性,已经将本国及他国人民推到了疫情的水深火热的深渊,他们关心的只有选票而不是生命。

中国和世界在抗击疫情的大考验中,各自的表现有目共睹,以美国为首纠结了一些跳梁小丑,抹黑甩锅中国,制造混乱企图推卸自己的责任,及其治理体系的软弱无力的现实。他们在疫情大考验面前怕了,他们怕的不是疫情,他们怕的是中国强大的社会治理能力,他们怕的是中国先进的社会治理体系,怕的是在世界性的灾难面前,人们必将看清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其社会治理体系在灾难面前不堪一击,根本无力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他们怕的是疫情过后,人民会做出客观的裁判和正确的选择,他们黔驴技穷只剩下一招,那就是他们惯用的伎俩,就是造谣生事、甩锅抹黑、推卸责任。

  • 信息生产力的进程将击垮资本统治的西方世界

信息生产力是以信息主导替代资本操控的先进生产力,信息生产力时代的到来,将使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发生大变革、大重组。因为信息生产力运行的先决条件,就是通过社会生产组织革命,构建社会生产组织平台,实现市场一体化、经营管理一体化、资源配置一体化,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成本最小化、效益最大化的信息生产力效益,而实现市场一体化、经营管理一体化、资源配置一体化的先决条件就是利益关系和谐,利益关系和谐又必须在能够保障社会利益关系和谐的政体支撑下来完成。

    不同的生产力时代,必然要产生适应于这个时代客观需求的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其实也是经济运行的治理体系,而这个生产关系的存续,需要一个维护、支撑其存在的政体,这个政体的政治取向也就决定了生产关系的存在形态,也是经济治理体系的存在形态。维护资本利益最大化的政体,它绝不会允许利益关系和谐的生产关系存续,反之,一个追求人类共同文明,为实现利益关系和谐的政体,必然要为这个政治取向服务,从而构建一个符合于信息生产力时代客观要求的生产关系。信息生产力时代是人类追求和谐发展的时代,利益关系和谐是和谐发展的前提条件,利益关系和谐的生产关系是信息生产力运行的制度及组织保障,因此,追求社会利益关系和谐的政体,是这个时代的客观选择,它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违背了时代的客观要求,就必然被时代所淘汰。

 维护资本利益最大化的资本统治政体,只能生存于资本生产力时代,在信息生产力时代必然要被淘汰出局,这是时代的意志。当前,世界经济持续低迷的根本原因,就是资本统治的西方经济大国,其政体的政治取向,以资本统治为取向,它违背了时代的意志,阻碍了社会生产组织革命及信息时代生产关系形成,阻碍信息生产力进程所造成的必然结果。

信息生产力时代的生产关系,必须是各利益主体,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各得其利、互不侵蚀,为追求成本最小化、效益最大化的目标,共同努力的和谐生产关系。构建这个生产关系的基础,在于利益关系的和谐,利益关系和谐的保障,在于追求人类共同文明政治取向下的先进政体。而维护资本单方利益最大化的政体,是由资本支持和支撑的政体,必然是维护资本统治的政体,在这个政体与利益关系和谐的生产关系,是一种矛盾对立的关系,实现了利益关系和谐的信息生产力时代生产关系,也就是从根本上打破了资本利益最大化,没有了资本利益最大化,维护资本利益最大化的资本统治也就不复存在了。因此,政治取向决定了生产关系的存在形态,生产力时代要对政治取向进行客观的裁判和选择,信息生产力击垮资本生产力的产物,维护资本利益最大化、霸权至上,资本统治的西方世界,是人类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必然结果。

  • 世界性的疫情是摧毁资本统治的加速器

马克思曾经说过,“当人类出现瘟疫大流行,资本就暴露出种种弊端,从社会主义必将取代资本主义的趋势来看,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马克思的论断即将被证实。面对席卷全球的新冠病毒疫情,中国与西方世界的表现,都将淋漓尽致的呈现在世人面前,中国以其政治取向而构建的社会治理体系,以其强大的凝聚力、号召力、执行力,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几天内就调集了42000名医护人员奔赴疫区,10余天就建成了高水准的方舱医院,医疗物资源源不断运向疫区,不丢一户、不弃一人,在两个多月的时间内,就基本控制了疫情,展现了抗击疫情人民战争的动人画面,体现了中国真正的强大和作为中国人的自豪。中国的疫情刚刚得到基本控制,中国即向世界伸出了援手,派出多支医疗队及大量医疗物资,投身于世界疫情严重地区,表现出了大国的责任和担当,体现构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表率。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却充分表演了西方式的傲慢与偏见、冷漠与无情,在他们眼里资本高于生命,选票至上、霸权至上,美国优先、富人优先,充分凸显出来其治理体系的脆弱、执行力的无能,为了他们的选票和推卸责任,反而将精力都用在了抹黑他国,造谣诬蔑无不用之其极,致使病毒肆虐疫情暴发,到头来害人害己。

在疫情的大考验面前,西方世界的丑恶暴露无遗,人民会彻底看清什么样的社会体制才是他们所需要的,什么样的政府才能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在以生命财产为代价的教训下,人民必然会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疫情就是摧毁资本统治的加速器。

  • 构建信息生产力时代的经济治理体系是人类社会进程的必然选择

席卷全球的疫情是当下对人类的大考验,而疫情过后的世界经济的恢复与发展,将是人类必需面对的更大考验。由于信息生产力必将取代资本生产力,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而以资本统治的西方世界,始终抱残守缺,阻碍了信息生产力时代客观要求的社会生产组织革命,致使信息生产力时代的进程迟滞,导致了世界经济在低迷中停滞不前,难以走出低迷的困境。世界性的疫情更使得世界经济雪上加霜,疫情过后的世界经济大衰退、大萧条已成定局,如何应对大衰退、大萧条,如何挽救世界经济,就是人类将要面对的更大考验。推动信息生产力的进程,完成信息生产力运行的首要条件,进行社会生产组织革命就是唯一出路。

社会生产组织革命的目的,就是构建一个利益关系和谐,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和谐分配、各得其利,适应信息生产力时代客观要求的社会生产组织,也就是构建一个符合社会主义原则要求,具有时代性的和谐生产关系。进行社会生产组织革命,首先需要构建符合信息生产力运行的载体,这个载体就是社会生产组织平台,在社会生产组织平台上,实现市场一体化、经营管理一体化、资源配置一体化,从而获得成本最小化、效益最大化的信息生产力效应。

信息时代的社会生产组织是依靠社会生产组织平台来运行。社会生产组织平台由两部分构成,一为企业管理社会化体系;另为信息化资源配置系统组成,它是由CMS系统软件控制运行,完成市场一体化、经营管理一体化、资源配置一体化,从而实现信息生产力的运转。通过保守计算表明,实现社会生产组织平台运行,企业的财务成本可降低60%以上,财务成本的降低,是通过缩小ST系数(社会商品需求与社会资源投入量,即企业生产量与资本投入量)来实现,资本操控企业运行的ST系数为3(理论计算值,其实实际大于3),而通过信息化的社会生产组织平台,企业运行的ST系数仅为1,或者小于1;经营管理成本降低40%,人力资源成本降低25%,这两部分是通过专业化、社会化的企业经营管理公司及人力资源服务公司了实现。社会生产组织平台不仅是信息化社会生产平台,而且它也是合理的科学利益分配量化平台、安全可靠的投资管理平台。

  构建社会生产组织平台,可有效地化解社会矛盾。以社会生产组织平台进行绩效分配量化,“以资本与劳动(物化劳动、活劳动)投入所实现的价值和所承担的风险程度(风险程度包括资产风险、劳动投入风险、职业责任风险、身体伤害风险和社会偏见风险)进行分配。这一原则是以价值实现和风险的承担程度作为分配依据,是充分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原则,遵循经济运行规则的和谐分配的原则。

通过这个分配原则,对各利益主体(投资主体、经营管理主体和生产主体)的受益进行了明晰的规范,对其职业行为进行了有效的利益制约,从而形成了各利益主体追求企业效益最大化的利益统一性、激励性,形成各得其利的利益取向,规范性、制约性,相互协调发挥合力有效性的制约激励机制,这一分配原则充分生动的体现了信息生产力时代的生产关系。

    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是社会利益分配的和谐性社会化,但它并不排斥个人能力决定的分配差异化,分配差异化必须建立在参与创造利益,进行分配的主要利益主体(投资主体、经营主体、生产主体)间的和谐性和公平性,在信息时代,人们通过高度发达的信息手段,完全可以对各利益主体的投入、各自能力及其实现总价值量,进行较为精确的量化,对其承担的风险程度进行明确的评估,参照各利益主体的分配加权系数(通过绩效量化管理单元软件完成),这就具备了建立和谐、公平利益关系的科技水平和社会条件因此,社会利益分配的和谐性社会化,个性差异化的分配制度,得以实现这是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分配原则,是抑制分配失衡和两极分化的有效手段。

    五、社会生产组织平台是经济战略系统化实施的平台

1、助力“一带一路”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划时代的国际化经济战略,目前正在大力进行“一带一路”沿线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如果通过社会生产组织平台,进行产业链国际化的运作,即可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不仅可以加速收回基础设施的投资,而且可以加快“一带一路”经济成果的显现。

2、助力中国制造2025

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近期经济发展战略,这一战略的实施和实现,要依赖于中国制造的强大市场竞争力和产业能力,在社会生产组织平台的支撑下,可以有效地构成产业链国际化,使中国的产业和产能与国外产业相结合,形成紧密的产业链利益共同体,即可形成世界工厂的大格局。在世界经济低迷的现状下,在生产力时代转型期,世界经济方向迷茫的当下,构建产业链国际化具有巨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

3、社会生产组织平台是打破美元霸权的利器

美国的最大利益来源于美元霸权,同时美元霸权也是美国的致命的命门,目前美元霸权正在受到生产力时代选择的巨大挑战,公平合作、和平发展与美元霸权的对决已经拉开序幕。优势与劣势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将会角色互换。在信息生产力时代的今天,中国巨大的国有资产,国有资本以及世界第一的外汇储备,工业制造世界第一,就是社会生产组织革命的最大优势,是世界和平发展的巨大推力。这就意味着在世界发展的大格局中,出现了在两个不同的“频道”上,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拼凑你的军事航母,我打造我的经济航母,你的军事航母无非是拉帮结伙来维护霸权利益;我的经济航母是为公平合作、和平发展打造的国际化社会生产组织平台,构建产业链国际化。通过这个平台进行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资源配置,对合作国的企业按产业链划分,实施市场一体化、经营管理一体化、资源配置一体化,以人民币进行结算,就可以直击美元霸权的命门,以经济航母的实力一剑封喉,人民币自然就成为国际结算货币。这种各自表现,由时代的客观要求来选择的对决结果已经毫无悬念,只是需要时间来揭晓而已。

    五、只有中国才能引领世界战胜考验走向光明

    生产关系的变革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主要内容,社会利益关系乃是政治的主要内容。社会生产组织是具象化的生产关系,是生产关系的本质,进行社会生产组织革命,就是进行生产关系的变革。事实证明,社会主义体制就是信息生产力时代社会生产组织的体制保证,同时,事实也证明了资本主义体制是保护资本利益最大化,维护资本统治的上层建筑,因此,在资本主义体制维护下的资本生产力运行,必然导致其在经济低迷中不可自拔。进行社会生产组织革命,并以此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切入口,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不断完善社会主义体制,中国实现两个一百年的伟大目标指日可待。

当前,世界正处于生产力时代的转型期,政治、经济格局也必然进入了一个变革和重组过程,严峻的挑战和方向的选择谁也回避不了,抱残守缺无疑是死路一条,只有进行社会生产组织革命,形成适应于信息生产力时代客观要求的社会生产组织,才是唯一出路。

当前在信息生产力时代的转型期中,世界经济在低迷的泥淖中停滞不前,又适逢瘟疫席卷全球,世界经济雪上加霜,人类正经受着生与死的考验。事实已经证明,资本统治的西方世界,无论是应对疫情还是推动世界经济的发展,已经到了无力回天行将就木的最后时刻,只有中国才能通过进行社会生产组织革命,引领世界进入信息生产力时代。

信息生产力时代是以信息主导替代资本操控的经济运行时代,通过资本操控,获得资本利益最大化是资本主义体制的命门,因此,在资本主义体制下,进行社会生产组织革命,必须首先进行社会体制的变革,这无疑就是虎口夺食。社会主义体制与信息生产力运行的客观要求相适应,它是信息生产力时代社会生产组织的体制保障,是构建这个时代的经济治理体系的政体保证。构建适应于信息生产力客观要求的经济治理体系,不仅是应对疫情过后经济大衰退、大萧条的唯一出路,而且也是信息生产力时代经济运行的制高点。

进行社会生产组织革命,必须要有维护和谐社会利益关系的政体作为支撑和支持,中国共产党所构建的政体,就是符合信息生产力时代客观要求的政体,因此,只有中国可以首先构建符合信息生产力时代客观要求的经济治理体系,以及构建这个经济治理体系的运行载体,也就是社会生产组织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不仅可以实现中国的信息生产力运行,而且可以通过这个平台进行产业链国际化,从而促进其他国家的信息生产力运行。可以说应对人类大考验,只有中国的政体条件、经济条件、工业制造能力,才能具备应对考验,引领世界经济发展的地位,带领世界经济走向光明。中国进行社会生产组织革命,构建社会生产组织平台势在必行刻不容缓,这是时代赋予中国的机遇和责任,中国,只有中国才能成为世界的引领者。

(完)

2020年4月6日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webwxgetmsgimg.jpg


作者| 刘恩嘉,社会学博士、经济学硕士,黑龙江省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特邀研究员、客座教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特邀研究员,黑龙江省工商联总商会名誉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