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不开那张新闻纸

【中国记录讯】这几日,每年一度的 “媒体融合发展论坛”又在深圳召开。这个论坛的主办方构成很有意思。“人民日报社”“中共深圳市委”“深圳市人民政府”三个主体,共同构造了一个中国顶级盛会的底色和成色,八月未央、生如夏花。

我们也发现,今年论坛的主题也很有意思。“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这八字真言代表着当前中国媒体融合领域最高级的认识论和发展观。

“你”和“我”,从二元分立,到主体间性,再到主体融合,形成合二为一、互相建构的局面。

综观大会诸家宏论,他们所秉持的价值观和方法论同样很有意思。虽然大家的讲话没有直言,但大抵说明了这么一个道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并不意味着零和博弈,并不是谁消灭谁,谁取代谁,而是“你”和“我”互为表里,联袂以进,如此才算是真的媒体融合,也惟其如此,才能产生1+1大于2的化学反应。

前几日,媒通社第一次发出“离开那张新闻纸,媒体融合终将死路一条”的论断,在业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为了更清楚表达,更广泛传导这种朴素的认知,我们有必要老调重弹,再说一次,俗话说得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因为在媒体融合发展和推演的过程中,有一种观点甚嚣尘上:传统媒体已经过时,应该被彻底置弃,应将所有的资源和力量用来发展新媒体,而在市场投放端,亦应如此。

伴随着这种观点的流布,唱衰传统媒体尤其是纸媒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甚至将停刊纸媒视为一种“政治正确”和“时尚潮流”。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新闻周刊》乃至国内的一些报纸都在实践这样的融合路径,但不得不说的是,这些报纸在停刊纸质版之后,其影响力也在急遽萎缩,甚至走进了死胡同。残酷的现实证明,贸然停掉那张新闻纸,媒体融合终将成为一纸空谈、镜中水月。

我们认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首先声张的是这么一个道理,媒体融合的大前提是,“你”和“我”都得存在,方能构成媒体融合的逻辑基础。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中国,报纸的意义仍然足够重大。新闻纸,并不单纯是一张纸,它是品牌的载体,更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正如中国新闻界的传奇才女、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卢新宁在这次大会上谈到的:中国的融合发展,与西方国家不同,决定我们未来的,不是什么“商业模式”,而是“价值模式”;检验我们是否成功的,不是什么盈利能力,而是舆论引导能力。

如果我们仅仅从纸的角度来理解报纸和处理报纸,那么,我们将犯下历史虚无主义的错误,对于媒体转型恐怕也是不负责任的。

在中国现实语境下,倘若轻蔑新闻纸所承载的多重意义,媒体融合转型将成无本之末、无源之水。

报纸本身也许不再产生多少商业价值,甚至成为一种负累,但在这个新闻喧嚣、公信力匮乏的年代,报纸仍然是人们寻求真相、守望确定性的一种必不可少的渠道。

停刊报纸,将自己all in到新媒体江湖,等于扬短避长,不是书生之见,就是始乱终弃。那张纸在,人们的信心和确据就在,那张纸不在了,人心离散,失败就在拐角处等待。

在这个属于今日头条、一点资讯、腾讯新闻的年代,用户为什么要留恋一个僵死的传统媒体账号?!与新媒体江湖上那些充满狼性的领军者相比,任何传统媒体账号都不堪一击。

正因为不堪一击,正因为利用价值特别是政治宣传价值被釜底抽薪,很多纸媒的新媒体转型,从一开始就面临着深重的脆弱性,既失去了读者,也失去了官方的仰赖,稍遇挫折,便是最坏的结局。

越是在这样一个媒体战国年代,对于纸张的敬畏越是需要伸张。有人说,报纸已经没有人看了,为什么还要留着它?其实,报纸能给读者的一些东西,新媒体账号永远给不了。

焦虑的大众需要白纸黑字所带来的那种信赖感和安全感,报纸内涵的权威和公信价值,不仅不会式微,反而愈加凸显。

不依托报纸本身、凌空蹈虚的融媒体转型,都是假转型。不理解新闻纸的特殊意义,无视时代背景和国情,操切咸与维新的融媒体转型,都是假融合。

媒体融合,并不需要前赴后继的烈士和死士。媒体融合,应是一个涅槃重生的过程,是一个站在品牌积淀基础上惊险跳跃的过程。纸媒也不是不能死,但那些死去的纸媒,应该像一个斗士一样死去,而不是在一夜之间,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