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大帝与埃及艳后谈恋爱时,需要有人在旁边做翻译吗?

世界历史上有很多英雄与美人的美谈,其中凯撒大帝与埃及艳后的风流趣事一直被传为佳话。一位是驰骋疆场的征服者,用铁与血撑起了罗马帝国的脊梁;另一位是一代女皇,游走于实权人物之间,投机一生。

一个是当世雄才,一个是绝色美女,他们的爱情故事被诗歌、戏剧吹捧上了天。公元前48年,凯撒追击庞培到了埃及。埃及人为避祸,杀了庞培,引起了凯撒的不满。在凯撒看来,一个罗马军官,不应该死得如此窝囊。

凯撒教训了埃及人,随后立托勒密十三及其姐姐埃及艳后共同为王,共管埃及。这个行为惹怒了埃及人,于是爆发了亚历山大战役。这场战争毫无疑问是战神凯撒打胜了,托勒密十三世死于战争,埃及艳后成为埃及女皇。

凯撒与埃及艳后的感情也因为这场战争而升华,战后便泛舟尼罗河上,享受了两个月的蜜月生活。在这两个月中,二人谈天说地,过得幸福快乐。不过,也有人不理解了,凯撒是罗马人,而埃及艳后是埃及人,两人会不会有文化冲突、语言冲突?

再怎么浪漫的爱情,一旦有文化或语言冲突,所谓的浪漫也会大打折扣。其实,大家不必担心,凯撒与埃及艳后说情话时,完全不需要翻译。因为他们都对希腊文特别熟悉。希腊文是埃及艳后的母语,也是凯撒必修的第一外语。

埃及艳后是埃及托勒密王朝最后一位君主。托勒密王朝到埃及艳后时已经传了两百多年了。托勒密王朝是亚历山大大帝死后由他的部将托勒密建立的王朝。亚历山大大帝死后,他的帝国一分为四,其中之一便是托勒密王朝。

托勒密王朝建立后,从希腊本土引进了大量希腊移民,这批希腊移民构成了托勒密王朝的统治阶层。埃及本土人,在这个王朝中,很少能跻身到统治阶层中。此后,埃及进入了希腊化的时代。所谓的希腊化,其实是希腊文化在埃及本土化的过程。

著名的历史学家贝尔认为:“希腊主义的外在形式,希腊语、希腊习俗、希腊宗教、希腊的社会生活、希腊的教育、艺术和文学,所有这些都被传输到新的环境中,但希腊文化的灵魂,即思想自由、完整的人性、微妙的平衡、无所畏惧地面对残酷的现实,这是希腊人的荣光。这些却没有被输送到埃及,反而在这样的环境中枯萎了。”

从贝尔的话中可以看出,埃及的语言、习俗已经希腊化了。托勒密王朝初期,皇帝颁布的诏书会用三种语言来写。分别是埃及圣书体、埃及草书、古希腊语,而希腊语很快就 普及为埃及的官方语言。

北京师范大学的张春梅老师认为,“实际上,托勒密埃及的希腊移民文化地位历经了一个变迁的过程,在托勒密王朝的初期,也就是公元前三世纪,希腊移民借助政治和军事实力的扶持还能够保留希腊的文化传统,这一时期的文化融合是希腊因素占据主导。但是到了公元前三世纪末以后,随着政治扶持力的下降,再加上两个民族通婚的盛行和长期的杂居生活使得希腊移民较多地受到埃及文化的影响,尤其是在宗教信仰方面,在这一时期,埃及文化占据了优势地位,希腊移民表现出‘埃及化’的倾向。托勒密时期两种文化的融合没有最后完成,罗马人的到来阻断了这一进程。”

到埃及艳后的时候,其实埃及的文化是希腊文化与埃及本土文化杂交的产物。埃及人既懂埃及文化,又精通希腊文化。同时,当时的罗马属于新兴的大国,尚未进入帝国时代,但是疆域已经很广阔了。

罗马文明是在希腊文明废墟上建设起来的,罗马文化是被希腊文化重构的。在罗马贵族阶层担任专业奴隶的,如家庭教师、雄辩家、秘书、建筑师等,几乎都是希腊人。罗马人对希腊文化有难以抑制的崇拜。去希腊留学几乎是当时罗马贵族成年之前必须做的事情。

在罗马的很多碑文都是用希腊语与拉丁语雕刻的。凯撒自幼崇拜希腊文化,接受过很好的希腊古典文化教育。他不仅能讲流利的希腊文,还对希腊经典如数家珍。所以,凯撒与埃及艳后在文化层次上没有任何障碍,在语言上也没有任何障碍。

他们俩谈情说爱不会有任何违和感,反而显得极为浪漫。(田德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