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外国摄影师最欣赏的北京美景

986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很多外国人有机会来到中国,融入北京生活。对外国人来说,北京宏伟壮观的景致,既神秘又独特。他们在此游览、观察学习,并将沿途的见闻以及观察学习的体会记录下来,以游记、摄影集和回忆录等形式出版,留下了很多关于北京的独特记忆。

前门——北京的大门(正阳楼城门)

照片上非比寻常的长城美景,位于南口关。它“翻山越岭,这些鳞次栉比的山峰看起来人甚至都无法攀登。巨大的环状长城独自伫立在群山之中,给人留下尤为深刻的印象”。

紫禁城全景

《燕京胜迹》里包含了130余张罕见的老北京照片,其中很多建筑,如城墙和城门都已不复存在,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并且还有12张手工上色照片首次展现了中国宫殿庙宇华丽的色彩,富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以及极高的艺术性。

长城上的晨光

可以说,收录在《燕京胜迹》和《美哉中国》中的每张照片都堪称艺术品,不管你是否了解北京的历史,是否对这段历史感到惊心动魄,为这泛黄的影像拍案叫绝,怀特兄弟存留下来的这些唤起美感的影像,已将我们带入了一个壮美而宁静的“自由境地”。

皇家大门——端门

胡适先生说:“西方人其实远比中国人更加珍视北京的艺术魅力和建筑美感。……初到北京,他(赫伯特·克莱伦斯·怀特)便深深爱上了这座城市。红色的高墙、店铺外的各式幌子、美丽的荷塘、苍劲的柏树,尤其是壮丽的建筑,令他心醉神迷,欢喜万分。……很快,他便到北海、颐和园、御苑公园,各大寺庙,以及偏远的西山寻幽访胜。毫无疑问,他也到访过长城和明皇陵。……一些照片已经变成了历史的记录者。

皇家的别业——颐和园

童话般的中国花园——北平,颐和园牡丹园

在这张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皇家戏台前宽阔的平台上巨大的青铜装饰。初夏的花园里绿树成荫,盛放的牡丹绚丽夺目……让我们忘却发生在这些华丽的宫殿中的罪恶,忘却那些被杖毙在这皇家庭院里的明代大儒们,也忘却慈禧太后私自挪用海军军费大修颐和园的任性妄为。尽管北洋水师一败涂地,清王朝也已经灭亡了,但美景毕竟保存了下来,这也可以说是一件幸事。

皇家御苑——西山御苑宝塔

让我们平静愉悦地登上白塔,将那些烦心的宗派教义抛之脑后,沉浸于辽太后(或许是李夫人)的美丽传说中。据说,契丹皇帝曾在琼华岛上为她修建了一座梳妆台。让我们忘却,至少是暂时忘却身边劳苦大众的艰难苦痛,沉浸在北京的美中,即欣赏即思考。”

孔子纪念坊——国子监琉璃牌坊

赫伯特·克莱伦斯·怀特(Herbert Clarence White1896—1962):1896年出生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4岁时跟随父母回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生活。祖父母是著名的时兆出版集团的创始人,受他们的影响,很早就接触到了出版和摄影。1922年秋,他来到中国,与孪生弟弟詹姆斯·亨利·怀特一起在北京一所语言学校学习,被民国总统引为座上宾。后至上海,在家族企业——时兆出版社任艺术总监,并成立怀特兄弟艺术公司,指导和培训中国的艺术家。在华期间,他与弟弟一起,拍摄了4000余张展现中国建筑与风景的照片。

詹姆斯·亨利·怀特(James Henry White1896—1954):早期经历同哥哥一样。他于1921年来到中国,离开北京后,成为一名专业摄影师,同样任职于上海时兆出版社。他和妻子一起在北京、上海生活了8年。

尘土飞扬的路——北京的骆驼

不管你是否了解北京的历史,是否对这段历史感到惊心动魄,为这泛黄的影像拍案叫绝,怀特兄弟存留下来的这些唤起美感的影像,已将我们带入了一个壮美而宁静的“自由境地”。

驼拱桥——颐和园玉带桥

这是这是“业余”摄影师唐纳德·曼尼在民国初年,曼尼沿长江溯流而上,在拍摄条件并不理想的情况下记录下了秀丽壮美的三峡风景。

对于生活在上海的洋人来说,唐纳德·曼尼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他1899年来到上海,任上海屈臣氏大药房的董事经理。

义和团运动期间,他加入了公共租界的准军事组织——上海义勇队。从1903年起,他多次在上海业余摄影协会举办的活动中分享自己的摄影经验,先后出版了《北京美观》(1920)、《扬子风景》(1926)等摄影集。1943 年3 月,被日军关入上海龙华集中营。集中营内恶劣的条件导致他的健康状况极度恶化,不幸于1944 年1 月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