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卫士走进都江堰

《中国记录》记者:黄美

        2017年6月30日,中国保安协会、台湾中华保全协会、四川保安协会、安蓉利邦集团、汉轩堂公司领导一行走进都江堰,观看了盛大的都江堰放水仪式,一年一度的清明放水节大型旅游活动,以纪念率众修建都江堰水利工程、造福成都平原的李冰父子。古时,每到冬季,人们便用杩槎筑成临时围堰,使岷江水或入内江,或入外江,然后淘修河床,加固河堤,这就是岁修。

        到了清明时节,举行既隆重又热烈的仪式,祭祀李冰父子,祈求五谷丰登、国泰民安,然后拆除杩槎,滚滚岷江水直入内江,灌溉成都平原千里阔野,表达了勤劳勇敢的劳动人民对生活的热爱、向往和追求,这是川西平原源远流长的传统习俗。

       清明放水节再现了成都平原农耕文化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和民俗文化,体现了中华民族崇尚先贤、崇德报恩的优秀品质,具有弘扬传统文化的现实意义。

       如今,都江堰终年均可放水,但作为一种古老的民俗文化传统和富有巴蜀特色的旅游观光项目,放水节仍每年清明如期举行,并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现在号称“天府之国”的成都平原,在古代是一个水旱灾害十分严重的地方。那时候,可没有上图叫“鱼嘴”及其后面的那条长长的绿化带,“宝瓶口”那里也被山阻挡着,没有江水通过,这就意味着整个成都平原得不到江水的灌溉,江水全部流向西边那一大片,在夏季的丰水期,水灾非常严重。

        大约在公元前270年来到了蜀郡当太守,李冰上任以后,决心治理岷江,解除民众的痛苦。李冰和他的儿子二郎,不辞劳苦,沿着岷江两岸进行实地考察,掌握第一手材料,弄清水情、地势等情况,制定了治理岷江的方案。李冰决定采用“分流导江,筑堤引水”的方法,修建都江堰工程。

       都江堰工程分为三个部分: 鱼嘴分水堤、宝瓶口引水口、飞沙堰溢洪道。鱼嘴分水堤,是在江心修筑的巨大的分水堤,分水堤像一条大鱼。堤的顶端呈圆锥状,形如鱼嘴。当岷江水流到都江堰,鱼嘴就把江水劈成两叉,分成内江和外江。右边的外江是本流,用以泄洪排沙;左边的内江是别流,是人工开凿的河道,用来灌溉。

        宝瓶口引水口,是内江过水的咽喉。在阻碍江水流人内江的玉垒山,这里的地质构造是坚硬的砾岩岩层,李冰要在这巨岩间用人工开凿了一个引水口,谈何容易。一开始进度很慢,后来,李冰听了老民工的意见,先在岩石上开出一些沟槽,放上柴草,点火燃烧,使岩石爆裂,加快了工程进度,终于开凿出一个宽20米,高40米,长80米的口子,形如瓶颈,叫“宝瓶口”。被切离玉垒山而独自留在宝瓶口左侧的岩石堆,就是有名的“离堆”,内江水冲到这里,被离堆迎头挡住,形成壅水和漩流,迫使江水不致大量涌进狭窄的宝瓶口,只好随着漩流回壅,从飞沙堰排到外江去。由于这里岩石坚固,虽千年大水冲击,仍岿然不动,有效地控制着水的流量。

       飞沙堰溢洪道,位于“大鱼”的背上喷水孔处、金刚堤末端,长约200米,是内外江之间的一条连通水道。它能自动地调节内江水量,还有强大的排沙能力。水少的时候,它就起挡水的作用,使内江的水不会流到外江。水大的时候,它既可以泄洪,又可以排沙,有的越过飞沙堰排到外江的沙石,重达几百公斤呢。飞沙堰为什么能“飞沙”呢?这是有科学道理的。原来在河道弯曲的地段,一边是凹岸,一边是凸岸,而飞沙堰就在凸岸这一边。由于弯道环流的作用,表层水流向凹岸,底层水流向凸岸,因此沉底的沙石,大部分随着地层的水流流向凸岸,越过飞沙堰,冲向外江。这叫做“凹岸引水,凸岸排沙”。

       都江堰的三项工程,鱼嘴分水,飞沙堰溢洪,宝瓶口把关,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构思巧妙,珠连璧合,收到“引水以灌溉,分洪以减灾”的效果。内江通过宝瓶口后,再由一系列大小鱼嘴分成万千条灌溉渠道,组成一个纵横交错的灌溉网,使成都平原成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

       李冰为了维护都江堰工程,还规定每年的十月下旬,进行修整,也就是掏滩。他在江底埋下了石马,掏滩掏到了石马,就符合要求。“深掏滩,低筑堰”,这是李冰留下的宝贵经验。千百年来,人们遵循着李冰的管理准则,保护着都江古堰。今天,都江堰已经能灌溉27个县市,800多万亩土地,继续养育着成都平原的百姓。

       同行的人民卫士们不但被川西民俗文化的独特美所吸引,更是一路惊叹世界自然文化遗产都江堰的精妙,惊叹李兵父子的智慧!深深的被李兵父子为百姓服务,百折不挠、锲而不舍的精神而憾动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