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不务正业的5位科学家

【中国记录讯】第五位

海蒂·拉玛 Hedy Lamarr

学术指数:87

“不务正业”指数:85

海蒂·拉玛在1941年申请的一项专利技术,据说灵感来自于音符。其中的无线电跳频技术,成为今天 CDMA 和 WiFi 的基础。所以大家把拉玛亲切地称为:“CDMA 之母”、“WiFi 之母”。

这位通讯专业出身的姑娘,不仅会写诗,会数学,会跳芭蕾,还美貌如仙。

1932年,18岁的拉玛出演了电影。

然而万恶的性别歧视,完全配不上这位女神。性感为她带来的不是赞美,而是诋毁。不仅在影坛被骂作花瓶,她的专利技术也得不到重视,被美国军方封存。

2014年,在诞辰一百周年之际,海蒂·拉玛终于入选了美国发明家名人堂。

她留给这个世界的一句嘲讽,至今依然适用:

Any girl can be glamorous. All you have to do is stand still and look stupid.

任何女孩都能变得迷人,只要你站在那儿,看上去蠢蠢的。

第四名

尼尔斯·玻尔Niels Bohr

学术指数:88

“不务正业”指数:85

上世纪初,丹麦足坛的霸主是AB俱乐部。该球会的主力中有一对亲兄弟,哥哥尼尔斯·玻尔是门将,弟弟哈那德·玻尔是前锋。1908年伦敦奥运会,弟弟代表丹麦夺得了足球银牌;而哥哥只能候补,作壁上观。据说哥哥的主要问题是在球场上不够专注。有野史记载,在一场迎战特维达队的比赛中,德国人外围远射,而尼尔斯·玻尔居然靠在门柱边思考一道数学题!

挂靴之后,弟弟哈那德在剑桥大学当上了数学教授,建立起周期函数研究的主要基础;而哥哥尼尔斯·玻尔则开创了哥本哈根学派,成为科学史上,与爱因斯坦一时瑜亮的超级巨星。由于对量子力学作出的巨大贡献,他在1922年获得诺贝尔奖,终于完爆了弟弟的奥运会银牌。据说当时丹麦报纸普遍采用的标题是:《著名足球运动员尼尔斯·玻尔被授予诺贝尔奖》。

第三名

西蒙斯 James Simons

学术指数:90

“不务正业”指数:90

西蒙斯是个数学天才,20岁毕业于 MIT 数学系,23岁在 UC Berkeley 拿到 PhD,24岁去 Harvard 任教,26岁被国防分析研究所(IDA)请到 Princeton,表面上搞研究,实则为军方破解密码。后来因反对越战而离职,30岁在 Stony Brook 当上数学学院院长……

1998年,Simons 60 岁,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某个会议上展示 Simons 早期生活的海报。

37岁那年,西蒙斯获得了几何学界的诺贝尔奖:韦布伦奖(Oswald Veblen Prize)。

感觉差不多刷到头了,是时候换个行业,开启新一轮的人生。

于是西蒙斯成立了一家名叫“文艺复兴”(Renaissance Tech.)的对冲基金。从名字上看,这是要挑战文艺复兴时期那批通才的跨界难度。不幸的是,他又成功了。西蒙斯在基金界的地位,就好比武当张三丰,他在华尔街之外开创了一个新的投资流派。这么说吧,现在基金风格分为三种,分别叫:巴菲特、索罗斯、西蒙斯。

为了纪念当年的韦布伦奖,西蒙斯将旗舰产品命名为“大奖章基金”(Medallion Fund)。这个基金就像印钞机,二十多年来一直在赚钱,年均收益率大概是巴菲特的两倍。一般的基金收费按照“双二标准”,管理费2%,分成20%;但西蒙斯有钱任性,非得管理费5%,分成36%。即便如此,大奖章依然遭到疯抢,最后不得不停止对外发售,只受理自己人的钱。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基金界哀鸿遍野,但大奖章依然盈利了80%,而西蒙斯个人收入25亿美元。美国国会召开危机聆讯,第一个通知的就是他,要求当庭发誓没有乱来:

John Paulson 和 Philip Falcone ——这两位的基金后来也挂掉了。只有西蒙斯稳稳地赚到退休,并且在退休之后还装了个逼,大意是:我人都走了,基金还在那赚钱,这让我觉得自己并不重要,有点失落……

值得一提的是,西蒙斯先生跟中国颇有渊源。他有两位好友,分别闪耀在数学界和物理界,一位叫陈省身,一位叫杨振宁。

西蒙斯这辈子最大的成就,不是一年赚到数十亿美元,而是和陈省身合作的“陈-西蒙斯定理”——这后来成为微分拓扑学的基础性理论。就在西蒙斯前往 Stony Brook 掌舵数学的时候,杨振宁也正好去 Stony Brook 掌舵物理。当时杨振宁已经通过“宇称不守恒”拿到了诺贝尔奖,正试图建立一个更加强大的规范场理论,但在纤维丛等数学细节上遇到了困难。西蒙斯引入和乐群帮他扫清了数学障碍,从而建立了近代物理的基础——“杨-米尔斯理论”。这是一个相对论量级的成果,区区诺贝尔奖已不足以表彰其伟大。所以我们看到今天 Stony Brook 的物理学机构,名叫“杨振宁理论物理研究所”;而几何学机构,名叫“西蒙斯几何物理中心”。

因为陈省身出自清华数学系,而杨振宁出自清华物理系,所以在清华百年校庆之际,西蒙斯以福布斯土豪的身份跑来捐了一座楼。有意思的是,小楼冠以陈省身之名,然后供杨振宁住在里面。

捐楼之前,西蒙斯在中国的名气还不大,甚至连百度词条都没有。你如果搜索“西蒙斯”,百度会温馨地提示:您要寻找的是不是席梦思?然后你会见到各种床垫品牌的推荐……

第二名

富兰克林 Benjamin Franklin

学术指数:93

“不务正业”指数:93

相对于西蒙斯,富兰克林并不陌生,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都知道——不仅知道,应该还同时知道好几位,比如:雷电之夜跑出去放风筝的科学家富兰克林,写出了中学课文《哨子》的文学家富兰克林,领导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富兰克林,等等等等。

然而有可能不知道的是,以上皆为同一人。

作为金融家,这个人还被印在了最大面额的美钞上:

作为科学家,他发明了双焦眼镜,发明了蛙鞋,当选为英国皇家学会院士。

如果没有他发明的避雷针,你们还能在知乎上装逼吗?

作为政治家,他参与起草了《独立宣言》。

作为教育家,他创建了宾夕法尼亚大学,以及以他命名的富兰克林·马歇尔大学。

确实,这个富兰克林是一个成功的打印机,出版商,科学家,发明家,外交家,公民领袖,政治家和哲学家。太多头衔加身!

然而这个一生开挂的家伙,墓志铭上却写的是:印刷工富兰克林。

难道忘不了小时候太穷,上不起学,不得不当了近十年印刷工学徒的经历吗……

我认为这个逼装得比西蒙斯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避雷针,都断了。

第一名

西蒙 Herbert Simon

学术指数:95

“不务正业”指数:95

表面上看,西蒙斯(Simons)是西蒙(Simon)的复数形式。

然而跟西蒙斯相比,西蒙乱入过的领域才是真正的复数形式。

1975年,西蒙得到了计算机领域的最高荣誉——图灵奖。这比较符合父亲对他的期待,毕竟他爹是德国的一名电气工程专家。然而作为美国的一名钢琴家,母亲总想用艺术气息熏陶他。在这样的合力作用下,西蒙考进了芝加哥大学……政治系。后来执教于卡内基梅隆大学,担任心理学教授…… 并获得了美国心理学杰出贡献奖。如果说硅基生物也有心理活动的话,那么图灵奖还可以理解。可他为什么又因为组织经济学研究,获得了197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西蒙一辈子都没闲着,他总共拿了九个博士学位: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博士(1943年);

凯斯工学院科学博士(1963年);

耶鲁大学科学博士(1963年);

耶鲁大学法学博士(1963年);

瑞典伦德大学哲学博士(1968年);

麦吉尔大学法学博士(1970年);

鹿特丹伊拉斯莫斯大学经济学博士(1973年);

密歇根大学法学博士(1978年);

匹茨堡大学法学博士(1979年)……

然而他最大的成就,却来自没有学位的卡内基梅隆大学。在那里,西蒙创办了工业管理研究生院,建立起组织行为和管理科学两大学术领域的研究体系,证明了不搞人工智能的法学博士不是好心理学家。

这让我想到了 GEB 的作者——侯世达。作为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的儿子,侯世达的身份是斯坦福大学数学学士、俄勒冈大学物理博士、印第安纳大学计算机教授、密歇根大学心理学教授……以及美国文理科学院院士。他在 GEB 中试图证明:哥德尔的数学、埃舍尔的版画、巴赫的钢琴曲……内核其实是相同的。凭借此书在逻辑学、语言学、人工智能、生物遗传、音乐、美术以及禅宗等方面的研究,他最终获得了普利策文学奖……

计算机科学里有一本奇书,它的作者是人工智能领域里不可忽视的人物;这本书的名字叫《哥德尔、埃舍尔、巴赫:集异璧之大成》,这个人就是侯世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