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农民变叱咤香港“船王”的风云史

短短十余年,资产从10万港币到300亿,他缔造了一个现代商业传奇。他,就是香港远航集团总裁、安徽桐城人桂四海。近些年,桂四海频频回安徽考察投资项目,从他投资家乡的脚步里,可以感受到他那份浓浓的乡情。

经常有人问桂四海:“你的名字是不是后来改的?”他总是笑一笑,用浓浓的桐城口音说:“别人老以为我是后来改的名字,其实名字根本没改,一出生下来父母起的就是这个名字,命中注定我一生要与大海打交道!”

桂四海,1950年出生在桐城市青草镇,在农村土生土长的他,25岁前从未见过大海,怎么也没有想到后来竟一生与大海结缘。准确来说,不是没有想到,是从来没想过。桂四海对此还说了一个小趣事:“我是安徽出生的,安徽你看哪有海,没有海,只有江是不是,没见过海,我以前讲过笑话,说大海啊,原来你也是水啊。”

从百年名校桐城中学高中毕业后,桂四海先是回家务农,1970年幸运地被招工到马鞍山当木工,1972年因能力突出被推荐到安徽大学外语系学习。从农家子弟,到一名工人,再到一名大学生,桂四海称他这是实现了“三级跳”。

1975年,桂四海25岁,刚从安徽大学外语系毕业,被分配到天津做了一名船员,从此与大海结下了不解之缘。桂四海坦言:“说真话,我去是为了挣钱的,我要养活我自己啊,那时候很穷啊,大学毕业是三十八块钱,我一上船以后然后就八十块钱,八十块钱比一般高干还多啊。”话虽这么说,在船上做翻译的桂四海不久就体验到了做船员的滋味,也体会出船员为何有着如此高的待遇。

桂四海至今都记得,第一次是从上海坐船去日本东京附近的千叶港,航程也就3天多时间,赶上8级风浪,结果晕船的一塌糊涂,首先把吃的东西吐出来,然后把黄水吐出来,最后连胆水都吐出来,恨不得扒到船上跳海里去,不想活了。

做海员的那四五年时光里,桂四海漂洋过海去了很多国家,感受了异国的风土人情,也吃遍了海上颠簸的艰苦。桂四海说他自己都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会爱上海洋,爱上驰骋海洋的远洋运输事业。做船员期间,桂四海勤奋好学,从甲板、机舱到业务,他几乎什么都做过。

海水是咸的,船员的生活是淡的,桂四海觉得翻译没意思,没什么事干,所以把航运学员的书都看,自己边实践边学习,慢慢对船感兴趣了。由于踏实勤奋,为人优秀,4年多以后,桂四海被选送到北京深造,随后,便去了北京一家知名远洋总公司工作。

八十年代初,他又欣然受命,加入了香港一家大型船务公司。在这里,桂四海的才干不断得到提升,1987年,年仅37岁的他就被提拔为主管生产和业务的副总经理,是当时集团最年轻的公司级领导之一。然而,就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却做出了一个常人难以理解的重大决定——辞掉一切,单挑一切!

那时,正是上世纪90年代初,下海还不为老百姓所熟知,不惑之年的桂四海带着不足10万港币,在香港白手起家创业,从事远航业,继续与大海打交道。

对于别人的不解,桂四海说:“我总感觉人一辈子要奋斗,有奋斗才有前途。这是一个人生的转折,我做了两年的思想斗争,如果说我眷恋官场,我可能就不会下海,但是我还是下了,作为个人想试试看,我感觉到对自己充满着信心。”

1990年,当桂四海离开国企闯天下时,他的家产不足十万港币,太太的月薪只有2000多元港币。桂四海租船、揽货、积累资金,他做了3年的无船承运人,也经历了3年多旁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和艰辛。难以想象的艰苦有多苦?苦到蒸馏水机都买不起,只能自己烧好水带一壶茶去公司喝。

所幸上天不负有心人,到1993年底,桂四海花了330万美金购进一条二手船,从而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艘船,他说:“那种自豪感是别人无法想象的,那真是比吃了蜜糖还要甜,尽管那条船是个二手船。”桂四海一直认为“商人的命运系于国运”,90年代,他认准了国运开始昌盛,从1993年底到1996年,从二手船买起,先后买了6条船。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后,正当许多人为金融风暴带来的影响而沉沦时,凭借自己对国情的了解和丰富的经验,桂四海敏锐地觉察到随着中国工业化时代的到来,将更多地需求国际货物包括矿石等,而这意味着“船是奇货可居”,航运复苏的时代即将来临。

于是他频频“出手”,在2002年末至2004年的短短时间内连续购买了8条新船,同时把产业从海上发展到岸上,在天津、广州等地投资建设了码头、船坞等。有人说,桂四海买船像买一件衣服一样简单快捷,桂四海却说看准了的东西就要果断地去干。

正是靠着敏锐和果敢,桂四海的远航事业实现了“滚雪球”式发展,早在2007年,船队运力就近200万吨,规模跃居香港三大船东之一,资产总额已从当年的不足10万起家发展到逾100亿。“现在想想四海这个名字还真适合我,以前当船员时是四海漂泊、四海为家,如今自己从事远洋运输,船队是四海通达、四海纵横,名字是真起对了!”桂四海说。

最乐意回报故里

香港是桂四海的“大本营”,但他时刻不忘自己是个安徽人,早在2007年,他就开始频频回家乡考察投资。“安徽是我的家乡,是安徽的根,徽商的本,香港的地,成就了我今天的远航梦。”桂四海深情地说。多年不改的桐城乡音,儒雅亲和的谈吐,令人恍惚间觉得坐在对面的并不是一位亿万富豪。的确,从桂四海身上,从来看不到半点儿刚愎自用的影子,更找不到一点儿唯我独尊的痕迹。

作为香港最大独立船东的董事长,桂四海蜚声国际航运界,但是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位非常低调的人。他不太喜欢船王这个称呼,因为觉得没有必要,头衔太多以后不好,还是实实在在的做点事情。实实在在的事情是什么?对桂四海而言,就是家乡的发展。投资家乡、回报故里是他最乐意做的事,他也愿意为家乡做点实事。

桂四海先后在安徽投资了航运、房地产、五星级酒店等多个项目,致力于港口、机场、酒店等建设,投资额达20多亿元。在桐城中学办四海助学基金、成立远航集团安徽投资有限公司、成立远航集团(安徽)置业有限公司、在九华山动工建设五星级大酒店、投资20亿元在安庆建设港口、码头……从他投资家乡的脚步里,可以分明感受到那份浓浓的乡情。他说:“我郑重承诺过,凡是我在家乡投资的这些收益,我将全部留在家乡继续投资滚动发展,不从家乡拿走一分钱。”桂四海在安徽生活了25年,在香港生活了26年,一个是生他养他的家乡,一个是奋斗打拼的地方。这两种情结似乎都交织在桂四海的内心当中。

2008年4月,新一届的港澳安徽乡友联谊会,桂四海当选为会长,不仅因为他在香港当地的影响,更因为这些年他对家乡的支持和关注,在乡友中得到了极高的威望。

“无论走到哪里,也可以说我是走遍天下,我都会说我是安徽人,我爱家乡,我作为一个安徽人感到骄傲。”

2018年7月10日9时30分,随着位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一期大厦里的香港交易所传来的鸣锣声,远航港口(08502.HK)成功在香港交易所上市。池州港成为池州市首家在香港上市企业,长江港口第二家在香港上市的企业,成为池州港口发展迎来重要里程碑意义时刻。

此次远航港口公开发行2亿股。在香港交易所现场,远航港口公司代表及中介团队代表共同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桂四海作为远航集团公司董事长兼远航港口公司董事会主席,在挂牌仪式致辞时表示:“上市的锣声敲开了公司通往国际资本市场的大门,也开启了公司发展的崭新里程。”

更对家乡喊话:“我们将会利用港交所创业板这个优秀平台,抢抓新机遇,实现新发展,创造新辉煌,为池州经济发展作出更大贡献,为我们的投资者带来更大的回报。”

远航港口由池州的4家企业组成,当年为回馈家乡成立的池州港远航控股有限公司,目前已是池州市最大的公用港口、中心港区,安徽省长江五大港口之一,在交通运输部长江25个重点港口中位列16位。

2009年经国务院批复同意正式对外开放,是目前池州市唯一的国家一类开放口岸,现有江口和牛头山两大港区及港口物流园区,年货运综合通过能力2600万吨,年集装箱通过能力5万TEU。按照计划,本次上市募资所得将全部用于江口港区三期项目建设,计划投资3.6亿元,拟建4个万吨级泊位及仓储设施,目前项目已进入实质性建设阶段,建成后江口港区规模将扩大一倍。

当初为了回报故里而成立的公司,现今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不知桂四海先生的心境如何?我想,应该是高兴的吧。毕竟,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安徽得到了长足发展,我们在外的安徽人也感到自豪。”

60年代当农民,70年代当木工,然后上大学,当翻译,做船员,80年代成为国企副总经理,又毅然辞掉“铁饭碗”,“下海”远航,创下百亿“财富神话”被人称为香港“船王”。人生似乎就是这样,永远捉摸不透,永远波澜壮阔,一个际遇撞着另一个际遇,就像海中波浪一般,后浪推前浪,赶着人往前走。

1972年到安徽大学外语系学习的桂四海能否想到,2018年他会站在香港交易所现场,为家乡公司致辞?没人能想到,就像我们想不到十年后、二十年后的自己会做什么。

对于桂四海而言,他是泥土地里长出了根,融在海洋的一片蔚蓝中,是安徽的根,徽商的本,香港的地,成就了桂四海远航的梦。